【专稿】起义?抗暴?228事件首先需要从国家民族角度还原真相

阅读数:2469发表时间:2017-02-26 07:43:08


起义?抗暴?228事件首先需要从国家民族角度还原真相


儒家网特约专稿

作者:顾雪婴(台湾学者)


七十年前的2月28日,台湾多座城市爆发反政府暴动,暴动者占领公署,夺取武器,进攻政府军驻地,打杀大陆各省籍公务人员,致数百人遇难。


事变期间,政府军兵力薄弱,台湾政局在很大程度上被暴动一方的临时政治组织控制,直到3月8日,从大陆调来的政府方面镇暴部队登岛,逐渐控制局面,有约600至800名暴动组织者或参与者被捕杀。


从暴动的动员、进行过程看,其发起者、主导者和主要参与者基本上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皇民化」菁英和由海南岛回台的台湾籍日本兵,暴动的动机,主要是宣泄对日本战败、中国政府接收和统治台湾,自己被剥夺日本身分,重新被赋予中国人身分的强烈抗拒情绪,与「反对劣政、贪腐」没有直接关联,与有左翼色彩的「爱国民主」诉求更是相去甚远;与此相关,在台湾日据史上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影响的前台共成员,仅有程度极低的参与,几乎只扮演了旁观者的角色。


暴动失败,前台共成员逃往香港和新中国避难,为将自身纳入中国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乃宣称此前的台湾暴动是他们所策划,而还没机会了解事件来龙去脉的中国共产党就被黄袍加身,成为一场「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人民起义」的领导者。


在内战中失利,将统治重心逐渐移往台湾的国民党,觉得自己有必要密切依靠冷战中的反共阵营,因而便宜规避了统治台湾必要的去殖民化过程;缺乏高明统治术的国民党,也竟不知道应当藉由嘉奖在事变中冒险救助大陆省籍公务人员和平民的台湾民众,扩大在台湾的统治基础,因而当共产党出面声称其为事变负责时,犹如捞到救命稻草,遂长期声称二二八是共产党策划的暴动叛乱。


伴随国民党的进一步台湾化,从李登辉开始,台湾当局改由从另一角度主导曲解二二八历史,以之作为排斥「外来政权」、推动「台独」的主要借口之一。民进党等「台独」主力的二二八论调逐渐成为台湾社会的主流认知。


「台独」宣称:中国在抗战胜利之后收复台湾,是利用「终战」之机「非法占领」;中国政府在台湾的统治,是以一个落后的中世纪制度凌驾于「现代化」的台湾之上,以「外来殖民者」的身分剥削压迫台湾人民,违背台湾人民意志的「外来殖民」统治;「二二八」是开化的台湾人民依照自己的意志,反抗黑暗腐朽的「中国殖民统治」、争取「台湾民族」独立建国的开端;国民党政府对「二二八」的镇压,是「外来政权」对本土人民的残暴屠杀。


「台独」的二二八论述倒是坦率地承认了当年皇民暴动的动机,从反面映照出二二八在性质上是中日战争的延续,也是台独开端的真相。二二八期间,「皇民」和前台藉日本兵手持武士刀追杀「支那人」;替代政府领袖林茂生、王添灯透过美国驻台北副领事乔治‧柯尔向美国国务卿马歇尔请求美国支持台湾独立。人数极有限的少数前台共人士参加暴动活动,但竟不了解暴动目的,其他参与者也不知道他们的身分。这样做,没有人得到中国共产党的指示,同时并不符合中国共产党当时的革命路线。


「台独」的二二八论述也从反面显示,「官逼民反」、「反暴政」之说不能成立。当时抱有社会主义理念,后来投身中共解放事业的行政长官陈仪在台湾推动农民减税、公地放领等许多惠农政策,培养、任用台湾省籍官员和公务人员,又主导台湾金融独立,让台湾避开了后来席卷大陆的金融风暴。


马英九在其执政的八年中,不仅未能复原历史真相,反而配合民进党的反中论述,将二二八定位为「官逼民反」、「国家暴力」。


大陆在改革开放之前和改革开放初期曾多次纪念二二八,原因之一是统战需要,其二是没有条件厘清二二八的真相。两岸关系缓和后,大陆有识之士逐渐理解了二二八的性质,官方确立了国家主权的立场,对这一事件采取降温态度,几乎有三十年来没有举办纪念活动。


与此相似,官方在面对打着左翼革命旗号的1944年新疆北部分离主义暴动,也开放学术界发表客观研究成果。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这样的态度显得审慎、明智。


在台湾社会,向往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有识之士,面对二二八的历史真相在「台独」政治力重压下遭到大规模扭曲倍感痛心,面对民进党掌握政权、国民党早已失语的情势又无可奈何,但对于大陆日渐坚定的民族立场抱持极大期望。


就在此时,忽然听说大陆官方今年要扩大纪念二二八事件,并由北京联合大学朱松岭教授撰文,重新采用前台共成员的「反暴政」说,以为可以就此粉碎「台独」论述,这一消息令人忧心。


面对二二八、伊宁事变(「三区革命」),曾经缺乏殖民地斗争经验和民族事务经验的中国共产党一度照搬阶级斗争哲学,但大陆官方三十年来的低调路线显示,中国共产党在回顾其历史时,对于党在不同历史阶段,不同时空环境下的任务的体认逐渐清晰。


显然,在1944年的新疆与1947年的台湾,政治斗争的主线是国家统一与民族分裂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中国共产党在这两个具体时空下,必须厘清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的主次先后;厘清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华民族先锋队与工人阶级先锋队这两个角色的主次先后。


对照「台独」的二二八论述,可见前台共成员和朱松岭教授的「爱国民主」、「反暴政」说,其实违背了二二八当时的历史真实,也违背了二二八前后中共中央在台湾宣传中华民族团结统一,支持爱国家爱民族人士的路线,在客观上极可能为台独反中活动的正当性背书,助长当前「台独」势力的气焰。从长远而言,也不利于世人了解历史的真相,永不再蹈民族分裂的覆辙。 


【此文系儒家网特约专稿,转发请注明来源】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