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宋朝哪个地方最容易发生爱情?

作者:吴钩阅读数:733发表时间:2017-08-11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宋朝哪个地方最容易发生爱情?

作者:吴钩

来源:“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闰六月二十日庚午

           耶稣2017年8月11日

 

今天如果要评选出中国一个最容易发生“爱情”的地方,我觉得应该是云南丽江小城了。当然,这里的“爱情”需要打上引号,因为往往不过是一夜情而已。如果在宋朝呢?哪个地方又最容易发生爱情?

 

我认为是北宋东京城的皇林园林“金明池”。

 

为什么?因为这金明池,每年春天,都会举办非常精彩的水上节目表演,比如游泳比赛啦,花样跳水啦,水上魔术与杂技啦,划龙舟啦。而在这期间,这个皇家园林是对外开放的,市民不分男女老少,都可以入内游园。所以,春天的金明池非常的热闹,游园的男男女女中,往往带着“红裙争看绿衣郎”(这是王安石咏金明池的诗句)的淡淡暧昧。


   

 

(上图所绘,就是宋代金明池了。你看图上密密麻麻都是游人)

 


因此,金明池也就成了文人想象中最容易发生点故事——特别是爱情故事的城市空间,不少宋朝笔记小说与宋话本的情节展开都以北宋金明池为背景。来看几则:

 

洪迈《夷坚志•西池游》:“宣和中,京师西池(即金明池)春游。内酒库吏周钦倚仙桥栏槛,投饼饵以饲鱼。鱼去来游泳,观者杂沓,良久皆散。唯一妇人留,引周裾与言,视之,盖旧邻卖药骆生妻也。自徙居后,声迹不相闻。见之喜甚。(后面略去若干字,自己脑补画面。下同)”

 

《夷坚志•吴小员外》:“赵应之,南京宗室也,偕弟茂之在京师。与富人吴家小员外日日纵游。春时至金明池上,行小径,得酒肆,花竹扶疏,器用罗陈,极潇洒可爱。寂无人声,当垆女年甚艾。三人驻留买酒……)”

 

宋话本《闹樊楼多情周胜仙》:“从来天子建都之处,人杰地灵,自然名山胜水,凑着赏心乐事,如唐朝便有个曲江池,宋朝便有个金明池,都有四时美景,倾城士女王孙,佳人才子,往来游玩。天子也不时驾临,与民同乐。如今且说那大宋徽宗朝年,东京金明池边,有座酒楼,唤作樊楼(这里作者显然搞错了,宋时樊楼并非设于金明池畔)。这酒楼有个开酒肆的范大郎,兄弟范二郎,未曾有妻室。

 

时值春末夏初,金明池游人赏玩作乐。那范二郎因去游赏,见佳人才子如蚁,行到了茶坊里来,看见一个女孩儿,方年二九,生得花容月貌。范二郎立地多时,细看那女子。那女子在茶坊里,四目相视,俱各有情。女孩儿心里暗暗地喜欢,自思量道:若还我嫁得一似这般子弟,可知好哩。今日当面挫过,再来那里去讨?正思量道:如何着个道理和他说话?问他曾娶妻也不曾?……”

 

   


(这就是宋时的东京樊楼了)

 

宋话本《金明池吴清逢爱爱》:开封府市民吴清与朋友赵应之、赵茂之,相约游金明池。“三人绕池游玩,但见:桃红似锦,柳绿如烟。花间粉蝶双双,枝上黄鹂两两。踏青士女纷纷至,赏玩游人队队来。三人就空处饮了一回酒。吴小员外道:‘今日天气甚佳,只可惜少个侑酒的人儿。’二赵道:‘酒已足矣,不如闲步消遣,观看士女游人,强似呆坐。’三人挽手同行。刚动脚不多步,忽闻得一阵香风,绝似麝兰香,又带些脂粉气。吴小员外迎这阵香风上去。忽见一簇妇女,如百花斗彩,万卉争妍。内中一位小娘子,刚则十五六岁模样,身穿杏黄衫子。

 

吴小员外看见,不觉遍体苏麻,急欲捱身上前。却被赵家两兄弟拖回,道:‘良家女子,不可调戏。恐耳目甚多,惹祸招非。’小员外虽然依允,却似勾去了魂灵一般。那小娘子随着众女娘自去了。小员外与二赵相别自回,一夜不睡,道:‘好个十相具足的小娘子,恨不曾访问他居止姓名。若访问得明白,央媒说合,或有三分侥幸。’次日,放心不下,换了一身齐整衣服,又约了二赵,在金明池上寻昨日小娘子踪迹。……”

 

这金明池,简直就是北宋城市的“爱情地标”。北宋时东京城,除了金明池,还有其他的“爱情地标”,如樊楼,如大相国寺。以后再细说。

 

责任编辑:柳君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吴钩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