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竞恒】妇女也可担任族长?——也说中国古代的妇女地位

作者:李竞恒阅读数:730发表时间:2017-09-13
李竞恒

作者简介: 李竞恒,字久道,西历一九八四年生,四川江油人。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教师,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出版专著有《干戈之影:商代的战争观念、武装者与武器装备研究》《论语新劄:自由孔学的历史世界》,在《读书》、《文史知识》、《原道》等刊物上发表文章多篇。


原标题:中国古代的妇女地位

作者:李竞恒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南方周末》2017年9月7日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七月十七日丁酉

          耶稣2017年9月7日


 

  

 

2017年2月17日,中国北京,由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和西安博物院共同主办的“环肥燕瘦——汉唐长安她生活”展览。(视觉中国/图)

 

著名的学者赵明诚则称其妻李清照为“亦妻亦师亦友”,夫妇之伦在师友之间。

 

对于从小读鲁迅杂文成长起来的许多人来说,中国古代妇女只是和缠足、贞节牌坊联系在一起,一片黑暗,但真实历史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殷周时代,多有女贵族领主活跃于政治经济领域,如著名的商代妇好,一条典宾卜辞记载妇好从自己的封地上提供了三千人的武力。妇好是女领主,有自己的封地、财产、武力,并率领军队出征,她不是商王的奴仆,而更类似合作伙伴。卜辞中还有其他一些被称为“妇”的女领主,王卜辞中多有她们进贡财物的记录,表明这些女领主各有自己的领地。

 

周代青铜器铭文中也多有女封君治理领地、封臣的内容,如《令簋》等器中就记载“王姜”对臣下赏赐贝、臣、田、裘等;《季姬方尊》中,记载“王母”被称为“君”,管理宰,并赏赐女儿季姬土地、人口、马牛、粮食等;《螨鼎》也记载,女君“任氏”被家臣称为“皇君”,赏赐给家臣人口。琱生诸器中也有妇女“君氏”掌管召氏宗族。西周王后,也掌管王室的工业和武器生产。

 

贵族制下女子“三从”,实际上只是表述贵族妇女服丧之礼。《仪礼·丧服》“妇人三从之义”,意思是女子出嫁前为父亲服斩衰,出嫁后如果丈夫死则为丈夫服斩衰,夫死从子意思是改嫁后,前任丈夫的儿子为继父服一年的齐衰,所以该女子可以按照儿子为继父的标准,也服一年齐衰就可以了。

 

夫权的崛起与贵族制崩溃有关,殷周时代贵族妇女也可担任族长,因为她们被视为从属于宗族共同体,但礼崩乐坏,编户齐民的一夫一妇核心小家庭取代了宗族,妇女只能从属于官府登记户口为丈夫的小家庭。“夫为妻纲”之说,就最早出现在《韩非子·忠孝》篇中。北大藏秦代竹简《善女子方》中,就强调“善衣(依)夫家,以自为光”,人身依附于丈夫,“虽与夫治,勿敢疾当”,意思是丈夫打妻子,也不要躲,而且要“屈身受令”。西汉早期法律《二年律令》中规定:“妻悍,而夫殴笞之非以兵刃也,虽伤之毋罪”,丈夫打妻子,只要不用兵器,打伤了也没有罪。官府赋予丈夫极大的夫权,恰恰是编户齐民一夫一妇小家庭管理的需要。杨宽先生就说,秦朝“用法令来对女子作严厉的压迫,是此前所未有的”。

 

贵族制虽然崩溃,但贵族文化被记录在儒书中,如《礼记·昏义》记载公婆飨宴新媳妇,一方降自西阶,一方降自东阶,意为将宗族管理托付给新的女贵族媳妇,用宾主之礼,体现新妇责任重大;《礼记·曲礼下》也有贵族“男女相答拜也”的记载。后来汉儒重建的家庭文化中,产生了夫妇之间“举案齐眉”的互敬典故,汉儒汇编《白虎通·嫁娶》亦言:“妻者,齐也,与夫齐体”,指夫妇之间为对等的关系。

 

宋代士大夫文化重视妇女权益,如范仲淹范氏义庄《义庄规矩》规定,如果家族妇女再嫁,义庄出钱二十贯,男子再娶则不支钱。范仲淹不但并不反对妇女再嫁,而且在经济上会出钱去保护她们的权益。著名的学者赵明诚则称其妻李清照为“亦妻亦师亦友”,夫妇之伦在师友之间。

 

宋代民间出现了缠足现象,但这属于社会一般的审美趣味。傅斯年说:“欧美时装女子的高跟鞋,实与中国妇女之缠足在心理及作用上无二致”。现代女性手术整容、抽脂、削骨之类,也是类似缠足,属于社会一般的审美成本。但士大夫对社会上流行的缠足趣味,则有所批评,如理学家车若水就指责:“妇人缠足不知始于何时?小儿未四五岁,无罪无辜,而使之受无限之痛苦。缠得小来,不知何用?”而理学创立者程颐的所有后代,一直到元朝都忠实沿袭不缠足的传统。

 

“古风妻似友,佳话母为师”,赵园《家人父子》中,黄宗羲、理学家刘宗周、孙奇逢、叶绍袁、毛坤等人都称夫妇为师友、宾客。出土的明代墓碑上,也赞美夫妇之间“如宾如友”。夫妇被认为可以介于老师、朋友、宾客之间,在人格上是对等的。

 

责任编辑:姚远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