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大宋诺贝尔奖揭晓,哪位大牛会得奖?

作者:吴钩阅读数:592发表时间:2017-10-12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大宋诺贝尔奖揭晓,哪位大牛会得奖?

作者:吴钩

来源:“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八月廿三日壬申

          耶稣2017年10月12日

 

假设一下——假如一千年前就有了诺贝尔奖,会有哪些中国人有机会问鼎诺贝尔呢?

 

之所以将假设的时间点放在一千年前,是因为一千年前的中国适逢宋代,那是中国文化的顶峰,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便认为,“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宋代也是中国科学发展的鼎盛期,写《中国科学技术史》的李约瑟说道:“每当人们在中国的文献中查找一种具体的科技史料时,往往会发现它的焦点在宋代,不管在应用科学方面,或纯粹科学方面,都是如此。”那个时代如果有诺贝尔奖,中国人获奖必如探囊取物。

 

物理学奖

 

曾当过大宋社科院院士(馆阁校勘、集贤校理)的北宋科学家苏颂,最有资格问鼎11世纪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位在工程学与天文学上有着深刻造诣的大学者,历时数年,终于在1092年成功组装出一个集观测天象、计算时间、报告时刻诸功能于一体的自动化天文机械——水运仪象台,率先使用了擒纵装置,由水力驱动,一昼夜浑象自转一圈;每到一定时刻,就有木人自行出来敲钟击鼓、报告时刻、指示时辰,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钟。苏颂又将水运仪象台的总体与各部件绘图加以说明,著成《新仪象法要》一书,因此,今人根据苏颂的记载还可以复制出水运仪象台。

 

颁奖词:人类对于自动化技术的渴望无疑是推动历史的最大动力之一,苏颂作出的贡献使得人们运用精密的仪器完成自动化划分时间刻度成为可能。他还将时间的流动与天体的运行紧密联系在一起,启示了未来人们对宇宙奥秘的探索。

 

化学奖

 

比苏颂年轻11岁的沈括,担任过北宋社科院院士、天文学院院长(钦天监)及宋政府的外交官,是一位全才式的科学天才,对天文、历法、地质、光学、医学、数学等领域都有过人的研究。他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发现磁针在指南的时候,“常微偏东,不全南也。”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对地磁偏角的记录。他又发现,日月星体为球形,月球并不发光,其光亮来自太阳光的反射。他又发现,硫酸钙晶体解理之后的“最小单元”,都具有相同的晶形,为六角形,规整如同龟甲。如果不是对大自然的奥秘有着赤子一般的好奇心与求知欲,恐怕沈括不会有那么新奇的发现。

 

颁奖词:沈括在他的著作《梦溪笔谈》中首次提出了晶体具有解理性的特点,七百年后,法国科学家阿羽依才有相同的发现。一个化学奖不足以说明沈括的全部成就,我们授予沈括此奖,是为了表彰他对于世界万物都保持着好奇心的赤子精神,那是人类社会的科学技术每一点滴进步的永恒源泉。

 

生物学或医学奖

 

如果要给13世纪的宋人颁发一个生物学或医学奖,那么这个人非南宋的宋慈莫属。这位著名的法医、大法官,于1235年开创了法医鉴定学,因此宋慈被尊为世界法医学鼻祖。他完成于法官任上的《洗冤集录》,是世界上最早的法医学专著,记述了人体解剖、检验尸体、勘察现场、鉴定死伤原因、自杀或谋杀的各种现象,并区别了溺死、自缢与假自缢、自刑与杀伤、火死与假火死的鉴别,这些技术至今还在应用。

 

颁奖词:在世界其他地方还匍匐在神判的阴影下时,宋王朝的法官宋慈已开发出一套完善的刑事检验方法,运用精湛的法医技术,准确分析出死者致死的原因,并能重建刑事案发生的现场。这一技术应用于刑事审判,让无数人洗雪了不白之冤。

 

文学奖

 

宋代的文学星空璀璨,李清照是其中比较耀眼的一颗。这位才情与豪气均不让须眉的女词人,前半生过着优裕、幸福的小日子:写诗、读书、点茶、打麻将、与丈夫赵明诚到大相国寺淘宝。后半生因为金兵南下,国破家亡,生活开始颠沛流离,境遇孤苦。赵明诚死于战乱,与新任丈夫成婚不久,又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家国的变故,人生的转折,使得李清照词风大变,作品多了一种人生苍凉的况味。

 

颁奖词:宋代有资质获得文学奖的作家绝不止一个,从苏轼到辛弃疾,从柳永到姜白石,我们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之所以将诺奖的桂冠授予李清照,是考虑到她是一位女性。李女士的文学成就,挑战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也让我们体会到一种只有女性笔触才有的难以排遣的忧伤。相信一千年之后,她的作品仍然打动人心。

 

和平奖

 

签订“澶渊之盟”的大宋皇帝赵恒与辽国太后萧绰,可以当之无愧地获得了11世纪初叶的诺贝尔和平奖。根据盟书,宋辽约为“兄弟之国”,地位平等;宋朝每年给予辽国一定的经济缓助;约定两国互不增加边防设施;又约定司法上的合作,订立罪犯引渡协定;双方在边境开设榷场,开展贸易。“澶渊之盟”的订立,给宋辽两国带来了一百年的和平。期间尽管发生过一些冲突与纠纷,但都基本上都能够通过和谈解决,不致于诱发战争。

 

颁奖词:“澶渊之盟”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国际关系:和平相处,平等交往,双边贸易。并以缔约的形式确立双方的权利、义务。十九世纪西方民族国家主导建立起来的近代国际关系,其文明含量也没有超出“澶渊之盟”的框架。

 

经济学奖

 

1020年代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应该授予发行世界第一张纸币的益州交子务。交子,原为四川商民自发发行的银行券,后因主持交子铺的富民“资产浸耗,不能即偿”,交子无法即时兑换成现钱,引发争讼,宋政府便关闭了民营的交子铺,并设立官营的益州交子务发行“官交子”,最初的发行限额为1256340 贯,准备金为36万贯,并赋予官交子的法偿地位——显然,这时候的交子,已经从银行券演变成以国家信用支持的法币了——这也是世界史上最早的纸币。

 

颁奖词:交子务的设立,不仅使宋王朝成为最早使用纸币的国家,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经济学者对通货膨胀的控制、准备金的比例、货币调控的技术都有了深刻的认识,而这个时候,欧洲人对于纸币的运行机制还觉得不可思议,以致游历中国的马可•波罗将纸币形容为“大汗专有方士之点金术”。

 

 

责任编辑:柳君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吴钩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