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佘太君该不该以这种方式胁迫杨六郎?

作者:许石林阅读数:577发表时间:2017-12-06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烹饪协会名誉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著有《桃花扇底看前朝》《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幸福的福 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等。


佘太君该不该以这种方式胁迫杨六郎?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十月十九日丁卯

           耶稣2017年12月6日

 

  

 

许姬传先生文中说秦腔《辕门斩子》,佘太君不该向杨延景(六郎)下跪,以其不合礼法,应删去。

 

其文曰——

 

我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就正于秦腔工作者:秦腔有佘太君向杨延景下跪的情节,我觉得不太合适。因为佘太君不是普通老太太,她是精熟六韬,挂帅征辽的名将,当然懂得军纪军法,在封建社会里向儿子下跪来乞求饶恕杨宗保,似乎有损佘太君的形象。京剧处理的杨延昭对母亲的唱词,只是数说杨宗保违反军法、临阵招亲,不能因年幼而枉法包庇。最后,杨延昭的唱词:“娘若是再讲情儿要自刎头来。”使佘太君无法再说下去。因此我建议,秦腔工作者在剧本方面斟酌修改一下,就更适合今天观众的脾胃。(许姬传《陇游散记·观摩〈辕门斩子〉的感想》)

 

其实,正因为不合礼法,佘太君下跪,才对儿子杨六郎形成巨大胁迫压力,这一招佯跪,现在老太太们还在使用。

 

再说,佘太君只是向儿子杨六郎反复求情,六郎不允,在焦孟二将的唆使撺掇下,扬言要下跪,吓杨六郎,哪怕是跪下,也并非真跪。何况这就是戏啊!

 

戏中人,要有戏感,按说像佘太君这样的贵夫人不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是,应该什么和事实是什么,不会完全相吻合。情理二字,多数是偏差的,在妇人,情理的表现,更多会偏向情而忽于理,何况是要斩佘太君心爱的孙子,情急之中,受焦、孟二将摆布,老太太凌乱失态,更显其女人的本性鲜活。再说,那就是戏中戏嘛。去掉这一情节,我估计秦腔观众是不干的。

 

大跪小、长跪幼、尊跪卑,这是要破人伦天理极限了,不至万不得已,不为也。下跪,这是解决人间矛盾的核武器。核武器有核武器的用法。最佳状态是拥有而不发射,但核武器分明在起作用。百姓看戏,至此,知其事而会其意,感激于心,等于加深人伦法则礼教意识,此正戏曲高台教化所在。若舍秦腔之佯跪,而就京戏之矜持,徒然于人物身份表面相协,而无此效果。

 

责任编辑:姚远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许石林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