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情书,用文言文好写还是用白话文好写?

作者:许石林阅读数:580发表时间:2018-05-15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情书,用文言文好写还是用白话文好写?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四月初一丁未

         耶稣2018年5月15日

 

 


前人有云:人之患在好为人作序。


然而,凡弄笔墨者,又不得不为人作序。作序是责任。其中原因就不说了。


五月以来,我已经两度为人作序,至今还欠一篇序、一篇前言——前沿因为活动已经举办,等不及我,又转变为要写一篇评论了,如同又欠一序。

 

在当今,人混到了为人作序的地步,至少说明你不年轻了。这是让人黯然伤神的事儿。

 

蒲城县档案局,整理本县先贤、进士周爰诹先生《蒲城文献征录》,即将付梓,整理者赵可先生、梁琴局长诚恳请我写序。我是什么人?怎么敢为先贤写序!力辞无效,勉强弁言数语,辞用文言。


因与某兄言及写作。有感于刚刚为《蒲城文献征录》弁言,我说,其实写文言文,比写白话文容易。


这真不是矫情的话。

 

我的体会,文言文是矜持的表达,作者与被描写的对象之间,有格式化的自由空间,二者不至于没大没小、失之狎亵。而白话文则很容易让你没有余地。所以,白话文更难写。


即便是徐渭撰文谀颂严嵩,如果转换成白话文,你更读不下去。

 

写文言文,犹如红叶题诗,表达爱慕之情,写得再情真意切,也给写作者自然留有自尊的空间;而白话文写情书,浅白、露骨、肉麻,没有这些自尊的空间,必使求爱者尊严扫地方见其真切,因此,多少铮铮铁骨的大丈夫,被他年轻时写的情书颠覆了其高大庄严的形象。


我至今不读白话文以来的各种名人的情书,因为受不了那些酸和露骨,就是感觉这种文字没有给作者留有余地和退路,甚至让读者都没有余地和退路。

 

有的人看情书就像吃药,会上瘾。大多数女人以看男人用情书毫无底线鬼话连篇地哄骗为乐,这种女人类似患了情书阅读依赖症。

 

当然了,也像说情话、写情书,看什么人说、写,那些说话写东西不负责任的二流子,随便他怎么说,反正他不信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他说起来就没有心理压力,连篇浑话、肉麻汹涌,他无所谓。


相反,严肃端谨之士,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因此就写不了白话文的情书。不如写文言文。

 

有人说,现在,能写就不错了。别要求那么高。

 

是的。

 

责任编辑:柳君


许石林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