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蒋庆著《公羊学引论》(修订本)出版

作者:蒋庆阅读数:1863发表时间:2014-08-11
蒋庆

作者简介:蒋庆,男,西历一九五三年生,字勿恤,号盘山叟,祖籍江苏徐州,出生、成长于贵州贵阳。西历一九八二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西历二〇〇一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主要著作有《公羊学引论》(辽宁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版)、《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三联书店二〇〇三年版)、《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三联书店二〇〇四年版)、《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台北: 养正堂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华民国九十三年版[西历二〇〇四]),《儒学的时代价值》(四川人民出版社二〇〇九年版),《儒家社会与道统复兴——与蒋庆对话》(范瑞平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八年版)等,《再论政治儒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版),《儒教宪政秩序》(英文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版。),《广论政治儒学》(东方出版社二〇一四年版),《政治儒学默想录》(福建教育出版社二〇一五年版);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吹剑编撰于西历二〇一七年)

 

 

 

 

 

书名:《公羊学引论:儒家的政治智慧与历史信仰》(修订本)

作者:蒋庆

出版社:福建教育出版社

书号:978-7-5334-6373-1

出版时间:2014.08 

开本:16         

 

 

作者简介 

 

蒋庆,大陆新儒家最著名代表人物。1953年生,字勿恤,号盘山叟,祖籍江苏徐州,出生、成长于贵州贵阳。著作有《公羊学引论》《政治儒学》《再论政治儒学》《广论政治儒学》《儒学的时代价值》《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等,另有英文版的《儒教宪政秩序》(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选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

 

内容简介 

 

本书是大陆新儒家精神领袖蒋庆先生的成名作,二十年来,此书已成为当代经典,本次修订了若干细节问题。蒋先生认为,儒学有两大传统即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政治儒学以春秋公羊学为代表。全书细致而深刻地论述了春秋公羊学的性质和基本思想等。

 

作者寄语

 

先严夷夏之辨,元年自有统,不与夷狄主中国。

且缓西东会通,公器本无方,宜将西学益群生。

 

 

《公羊学引论》学者荐评

 

Jiang Qing is a remarkable intellectual and sociological phenomenon,and he is China'smost visible proponent of Confucian revivalism. His work engages scholars andhe is a courageous and active force for political reform in China. ——JustinTiwald, 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

 

我之所以说“蒋庆先生是六十年来大陆唯一思想家”,是因为蒋庆先生打破了百年来中国思想界营造并被人们普遍信持的思想、价值和观念迷信,树立了中国思想之主体性,建立了中国人思考政治问题之基本范式,因而足当唯一思想家之誉。——姚中秋

 

一些人,或是由于学理不清,或是由于耐不住寂寞,急于阿世以成为帝王师。但在这一点上,蒋庆一直保持了儒家的清高与清醒。——白彤东

 

蒋庆先生的政治儒学,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与哈耶克的自由主义理论,尤其是哈耶克晚年的理论相印证。——盛洪

 

蒋庆的理论自成一家,冲击性很强,迫使人们思考一系列理论与实践的问题、历史与现实的问题。——王绍光

 

蒋庆的思想可以用“意义很大,问题很多”八个字概括。——陈明

 

 

目录

 

梁治平序

自序

 

第一章  公羊学的性质

 

一、公羊学是区别于心性儒学的政治儒学

(一)公羊学的焦虑是制度性的焦虑

(二)公羊学主张在制度中来完善人性

(三)公羊学的实践目标不在成己成德而在改制立法

 

二、公羊学是区别于政治化儒学的批判儒学

(一)何谓政治化的儒学

(二)公羊学不是政治化的儒学

(三)公羊学是儒学传统中的批判儒学

 

三、公羊学是区别于内圣儒学的外王儒学

(一)内圣外王释义

(二)内圣儒学与外王儒学辨正

(三)公羊学外王的基本特征:向世界开放的结构性思维方式

 

四、公羊学是在黑暗时代提供希望的实践儒学

(一)公羊学是在黑暗时代提供希望的实践儒学

(二)公羊学是在希望中积极从事实践的儒学

 

第二章  公羊学的创立与传承

 

一、公羊学创立于孔子

(一)公羊学是春秋学

(二)《公羊传》是孔子自传

(三)公羊口说是孔子亲说

 

二、公羊学的传承

(一)孟子与公羊学

(二)荀子与公羊学

(三)司马迁与公羊学

(四)董仲舒、何休与公羊学

 

第三章  公羊学的基本思想(上)

 

一、《春秋》新王说

(一)孔子为何要作《春秋》

(二)历代公羊家及汉儒对《春秋》新王说的论述

(三)《春秋》当新王举例

(四)《春秋》新王说的意义

 

二、《春秋》王鲁说

(一)《春秋》王鲁名义

(二)为何《春秋》要托王于鲁

(三)《春秋》王鲁举例

(四)《春秋》王鲁说的意义

 

三、孔子为王说

(一)“王”字的含义

(二)孔子有为王的意思表示

(三)公羊家对孔子为王的具体论述

(四)孔子为王的意义

(五)孔子为王说在历史上的消失

 

四、孔子改制说

(一)孔子为王作《春秋》改旧制立新制

(二)公羊家关于孔子改制的论述

(三)孔子所改之制举例

(四)孔子改制以待后王取法

(五)孔子改制说的意义

 

第四章  公羊学的基本思想(中)

 

五、天子一爵说

(一)春秋前天子非爵

(二)天子一爵是孔子所改

(三)天子一爵是公羊家所传

(四)天子一爵说的现代诠释

(五)《春秋》三等爵制的迷惑

(六)天子一爵与受命而王的深刻矛盾

(七)天子一爵说的意义

 

六、天人感应说

(一)天人感应说本于《春秋》

(二)天人感应说举例

(三)天人感应的理论架构

(四)天人感应说的批判功能与效用

(五)天人感应说的意义

 

七、夷夏之辨说

(一)夷夏之辨的性质

(二)夷夏并非绝对界限

(三)夷夏之辨与民族主义

(四)夷夏之辨说的意义

 

八、经权说

(一)经权说本孔子思想

(二)公羊家的权道思想

(三)“实与文不与”中的经权思想

(四)经权说举例

(五)经权说的意义

 

第五章  公羊学的基本思想(下)

 

九、张三世说

(一)《春秋》中的三世说

(二)诸经中的三世说

(三)三世说的性质

(四)三世说的意义

 

十、大一统说

(一)公羊家提出大一统说的时代背景

(二)公羊家关于大一统的论述

(三)大一统思想的形上含义

(四)大一统思想的形下含义

(五)大一统说的意义

 

十一、通三统说

(一)公羊家对通三统的看法

(二)通三统的性质

(三)通三统说与终始五德说

(四)通三统说的意义

 

十二、大复仇说

(一)公羊家对大复仇说的论述

(二)大复仇说所体现的精神

(三)今古文在复仇问题上的分歧

(四)大复仇说的意义

 

第六章  公羊学散论

 

一、儒家大一统的政治智慧与中国政治文化的重建

(一)大一统思想的本来含义

(二)大一统思想的真实价值

 

二、《春秋》孔子为王辩

(一)诸家之解释及其辨正

(二)公羊“王”为文王之争讼

(三)孔子为文王辩

 

三、公羊札记

 

后记

 

 

《公羊学引论》梁治平序

 

十数年前,我与蒋兄同时就读于西南,彼时,我们相识而无往来。毕业后,大家各分东西,不通消息。直到两年之前,我们聚首北京,促膝长谈,始由相识而进于相知。

蒋兄志于学,精于思,勇于行。先曾钻研佛典,以其空寂无所寄托,转而问道于耶教,又因彼隔膜难以打通,终归于儒学。这一段心路历程不但标示出他欲行救世之志向,而且也表明了他在儒学传统中所采取立场之特殊。 

蒋兄上下求索,坚持不懈,端因其内心焦虑无以平复之故。此种焦虑固然为生命的,同时亦是当下的、历史的和制度的。蒋兄遭受种种现实之压迫与刺激,不堪忍受,奋起而行,其苦痛乃是当下的,其欲疗救之创伤亦是当下的。只是,与一般倡言“理性”,屈从“规律”者相反,蒋兄强调历史,推崇产生于历史文化中之智慧,坚信传统乃再生之源。同时,他又相信人心系于制度,对于社会问题之解决,典章制度具有不可取代之功效。由此一立场出发,他就不但弃绝了所有出世的和末世的宗教,而且还对儒学中偏于“心性”且至今不衰的一支提出了批评。在蒋兄看来,“心性”之学乃是“为己”之学,于政制甚少贡献。强以此学为儒学全体,即是否定儒学之政治智慧,结果在今日只能是舍己从人,“全盘西化”。蒋兄于此特标出“公羊学”,以为“公羊学”乃政治儒学,制度儒学,为儒家政治智慧集大成者,其内蕴宏富,义理精微,足以为今人所用,重构儒学,重建中国文化。 

两年前既已闻此议论,惜乎未得其详。近日蒋兄重来,随身带了这部《公羊学引论》,我得先睹为快。读后静思,头绪繁多。这里只说几句书外的话。 

蒋兄不但相信《春秋》为孔子所作,《公羊传》为孔子自传,公羊口说为孔子亲说,而且相信孔子为王,孔子作《春秋》是要为万世立法。这纯是公羊家的立场,也是两千年前世间颇流行的看法。后来因为种种缘由,是说日衰,延至近代,世人假科学、理性之名看待古史,以怀疑始而以否弃终,于是,孔子可以为道德家,可以为哲学家,可以为教育家,独不可以为王。近代“世俗化”运动之是非功过姑且可以不论,先要问下列问题:公羊家所持之论有无根据?曰有。其根据是否充分?曰充分亦不充分。以世俗理性之立场必以其为不充分,以信仰之立场必以其为充分。理性可证历史真伪,信仰能否探得历史真实?曰能。蒋兄不但征诸文献,诉诸推理,更且以同情之想象贯注于历史,以彼忧患之心去体察两千年前古人焦虑之情,因能得历史真实。他的立场是信仰者的立场,他的信仰是生命鼓荡其间的信仰。吾人追循其思路,善察之,体认之,必有所得。 

依蒋兄所见,公羊学肇始于孔子,自春秋而秦汉,绵延七百余年,予生民以慰藉,给时代以希望,更为此后两千年之中国制度奠定基础。东汉以还,古文学兴,公羊家一蹶而不振。清季,公羊学复兴,求微言大义,托古以改制,同样是行此批判之事。再往后,儒学衰微,传统失落,经学遂成绝学。古之人不喜公羊学,以其非媚世之意识形态;今之人不兴公羊学,以其为儒学古董。两千年之诋毁与误解可谓深矣。然蒋兄何以于儒学之中专治经学,于经学之中独事公羊?我以局外立场观之,于上述蒋兄之历史信仰之外,还见出更深一层原因。春秋之世,礼崩乐坏,政治混乱,人民无靠,于是公羊家出,怀抱救世热望,持守大道,批判现实。而自19世纪中叶以降,政治之黑暗,社会之腐败,日甚一日。无秩序,无理想,人心漂荡,精神失落。在我国五千年历史上,这两个时代最像,是以最多仁人志士,慷慨悲歌。蒋兄以其一己之生命体认与历史信仰,独宗公羊。上追孔圣,下继前贤,由先秦之孟(轲)、荀(卿),接前汉之董(仲舒)、何(休),而晚清之康(有为)、崔(适),欲振经学于当世,继绝学于未来。这自然不是学究气的经学研究,而是贯穿以生命信仰的致用之学。蒋兄用心良苦,吾人岂可以不察? 

七十年前,国人众口一辞,曰礼教杀人,孔学当废。今之人回首往事,恍若南柯一梦。传统当重新评估,此渐成学界共识。时人之喜谈传统创造性转化即是著例。然而倡言此说易,实行此说难。海外学人注目于未来,以儒学为后工业社会之精神滋养。蒋兄独不以为然。儒学生于斯,长于斯,乃中国文化根基,倘彼不能为今日之中国人提供精神支撑与引导,不能救世于斯,光大于斯,何以言收拾人心于世界未来?蒋兄作《公羊学引论》,综述前贤,阐发古义,正非为门户之辨,而欲沟通中西,融会古今。然而为传统之现代诠释谈何容易!我国文化源远流长,自成一格,义理精微,至大至深。唯两千年间,政治上实行专制,经济上重农抑商,社会中以家族为本,文化上严义利之辨。凡此种种,若欲推陈出新,使与现代生活相融和,进而成未来中国文化之再造之源,又岂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八个字可以阐说清楚。但凡历史中之价值,无论其超越性若何,总不能免于有限性与偶然性之纠缠,因此,成功的诠释者,必擅长于“剥离还原”之法。“剥离还原”者,但去其皮肉,不坏其筋骨,如此,方可以推求本源,探得真义。我观是书,蒋兄于此用心极深。唯因世人昧于经学,于公羊家隔膜尤甚,蒋兄不能不以大量篇幅阐说经义,正本清源,其对于传统之现代阐释虽不乏精粹,终不能全面展开,这方面更系统更深入的论说只能待于来日了。 

最近十数年间,海内外从事于传统思想现代诠释者日众,然抱持济世之心,汲汲于传统政治智慧之现代义,而以公羊传人自居者,唯蒋兄一人。彼在南方一隅,置身“商潮”、“股风”之中,不独平日所思所想无人可以交谈,其甘于寂寞一心向学的态度也与周围人事格格不入。难得他数年如一日,隐于市,不动心,信弥笃而志弥坚。终于撰成此书,是不负前贤,亦是尽性立命。是书涉义广而论世深,见仁见智,读者自具慧眼。蒋兄命我作序,我不敢推辞,聊缀数语于此。是为序。 

 

                                                                             1992年11月13日治平

                                                                            谨识于北京万寿寺寓所

 

 

《公羊学引论》自序

 

公羊一学,创自尼山,源出麟经,为孔门圣学。春秋以降,七百年间,大儒讲习,群师共奉,至汉乃为显学。汉革秦弊,独尊儒术,礼法大备,文制灿然,全赖斯学。《春秋》王心,孔子圣意,万文千指,董何并传。无奈古文阴起,窜乱圣经,大义既乖,微言是绝。于是世间空留《繁露》《解诂》,莫之能解。至唐昌黎遂叹近世公羊几绝,何注之外,不见他书;圣经贤传,屏而不省;要妙之义,无自而寻。呜呼!经山传海尽是古文之天下,千年神州全奉左氏之殿堂!至清,公羊乃兴。庄、刘、宋、孔呼其前,凌、龚、魏、陈涌其后。千年古义,复明此时;元学奥旨,大畅人间。降及晚清,奇葩再发,康崔独秀,经苑芬芳。岂思室内起火,疑古蜂起;歆学余绪,作浪兴风。于是辩有为亡,非圣无法;托治国故,以史乱经。自此而后,斯学扫地,无人讲习,更遭践踏,旨丧义缺。此间虽有一二贤者如北流陈柱欲挽狂澜而崇正学,然旷野孤歌,其学无闻。至今,又忽忽六十载矣,公羊已为绝学!昔何邵公悲公羊之乱于左氏,而作《解诂》,今余悯公羊之绝于中国,爰作是书。余虽不敏,私心窃望孔子王心长存于诸夏,洙泗圣学不绝于今日也。 

世有论儒学为“为己之学”者,言现代儒学之最大功用在成德成圣,不在经世治国,其言下之意谓今日经世治国非西学不能为功,儒家之政治智慧已为出土文物矣。是书之作,欲驳正此论,证明儒家之政治智慧仍未过时,在今日仍有其价值,乃建立中国政治理论不可或缺之丰富思想资源也。 

吾儒之学,有心性儒学,有政治儒学。宋明儒学为心性儒学,公羊学为政治儒学。二学性质不同,治世方法各异。然二学均得孔子之一体,在儒学传统中自有其应有之地位与价值。惜千余年来,心性儒学偏盛,政治儒学受抑。时至今日,心性儒学宗传不断,讲论不息,大儒辈出,政治儒学则无人问津,学绝道丧,门庭冷落。职是之故,孔子道术既裂,儒学传统不全,如车之只轮、鸟之独翼,国人只知吾儒有心性儒学,而不知吾儒有政治儒学,无怪乎谈政治者只能拱手让于西学矣。故是书之作,欲补儒学传统之全,还吾儒之本来面目也。

是书立言论事,一以公羊义理为准,故是书为公羊学著作,而非客观研究公羊学之著作。公羊学为今文经学,故是书亦为今文经学。此又读是书者不可不知也。 

司马迁言《春秋》文成数万,其指数千;又言万物聚散、礼义大宗全在《春秋》,故公羊学阐《春秋》旨义又何止千万数也!余区区此书,不过六章十二说,其于公羊义理渺如沧海一粟,故曰《引论》。至于鸿说大论,再现公羊昔日风采,是所望于来贤后儒也。 

 

                                                                            孔元二千五百四十四年、西元一千九百九十二年

                                                                                    丰沛蒋庆序于深圳布心花园布心书屋

 

 

 

《公羊学引论》后记 

 

近几年来,我受到现代儒学向心性一偏发展无力响应现实政治挑战的刺激,开始究心公羊学,希图从中发掘出儒家传统的政治智慧,以解决中国政治文化重建中如何吸取传统思想资源的问题。此时的心境,曾作一联表达:

 

先严夷夏之辨,元年自有统,不与夷狄主中国。

且缓西东会通,公器本无方,宜将西学益群生。

 

经过几年的潜心研习,获得不少心得,始体味出公羊学丰富深厚的政治智慧与纯正博大的儒家精神。时值友人梁治平先生推荐,蒙《国学丛书》编辑部王焱先生、俞晓群先生接纳,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此书于是问世。故在此我谨向治平先生、王焱先生、晓群先生表示谢意,因我一向疏于著述,若没有他们的鼓励与支持,此书决不会问世。 

在深圳,要潜心学问实不容易。在商品大潮金钱至上的无情冲击下,在股票市场一夜间致富的发财诱惑中,欲终日枯坐书斋,捡寻故纸,此心确实须承受住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所带来的紧张与痛苦。这些年来,在满耳发财声中,在文化理想的冷落寂寞中,此心之所以稍可平衡者,一是吾国无数古圣先贤守死善道的人格榜样,一是吾妻方玲每日每夜默默无言的理解与支持。今日书成,聊可报其恩于万一也。 

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本人所在单位深圳行政学院及行政学研究所在时间上给予了大力支持,在此亦一并表示感谢! 

此书写毕,誊抄最苦。手稿全由吾妻抄正,其辛劳可想而知。今日书成若多有几人愿读,并多有几人能读懂,就是最大的回报了。 

 

                                             西元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记于深圳布心花园布心书屋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蒋庆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