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庆】康有为的三大思想遗产:国教论、孔教会论、虚君共和论 ——蒋庆先生论康有为书

作者:蒋庆阅读数:2412发表时间:2015-06-02
蒋庆

作者简介:蒋庆,男,西历一九五三年生,字勿恤,号盘山叟,祖籍江苏徐州,出生、成长于贵州贵阳。西历一九八二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西历二〇〇一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主要著作有《公羊学引论》(辽宁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版)、《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三联书店二〇〇三年版)、《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三联书店二〇〇四年版)、《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台北: 养正堂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华民国九十三年版[西历二〇〇四]),《儒学的时代价值》(四川人民出版社二〇〇九年版),《儒家社会与道统复兴——与蒋庆对话》(范瑞平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八年版)等,《再论政治儒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版),《儒教宪政秩序》(英文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版。),《广论政治儒学》(东方出版社二〇一四年版),《政治儒学默想录》(福建教育出版社二〇一五年版);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吹剑编撰于西历二〇一七年)

  

 

 

 

康有为的三大思想遗产:国教论、孔教会论、虚君共和论

——蒋庆先生论康有为书

作者:蒋庆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四月十五日戊申

           耶稣2015年6月1日

 

 

 

  

康有为

【按:日前,某就学界公羊学热及所谓“康有为主义”,致函请益蒋庆先生。先生长函以复,评议康子谨严公允,为先生著述中所不多见者。现征得先生同意,由中国儒教网、儒家网全文刊发,以飨读者。文中四个注释,皆某所加。慕朵生西历2015年5月31日。】

 

慕生如晤:

 

来函收悉,内情尽知。汝言近来公羊学热与康有为主义出现不少问题,我深以为然。以康子论证社会主义固不伦,而否定康子之“孔教论”,则是不知近现代中国已非昔日之中国,若儒教在民间无团体性之法律存在方式,即便“王官学”有所实现,则社会层面之“保教”必无以存之。何以故?此乃因现代任何一种宗教必以法律方式存在,非如古昔儒教是自然生存,故社会层面若无团体性之儒教存在,则无以同其他宗教竞争(现代宗教社会学有“宗教市场说”),如此必然会导致儒教在社会层面完全失守,他教会完全占领民间社会也。是故,就算政治上之“复古更化”实现,因应现代中国社会已无绅士群体与宗族组织之现状,团体性之儒教亦必不可少,因只有团体性之儒教方有力量——如中国古代之绅士群体与宗族组织之有力量——从事中国民间社会之教化也。康子所谓“保教”,既有“政治保教”,又有“社会保教”,在社会中建立制度化组织化之团体性儒教,是所谓“社会保教”也。对此“社会保教”,康子用心之深,陈子[①]弘教之切,时人岂可以“效耶教”一语否之哉!又有不可思议者,百年来国人于西方或效其思想,或效其政治,或效其法律,或效其经济,或效其教育,不一而足,均全盘效之,而为何独不可效其宗教乎?效其宗教又何故是反儒家乎?西方宗教作为制度性之存在已团体化组织化两千余年,其中自有可效法处,若当今儒教欲团体化组织化,西方宗教可效者多矣。试问:效西方之政治、经济、法律可,效西方之宗教独不可,是何理耶?吾所谓效西方之宗教如耶教者,非谓效西方宗教之义理,乃谓效西方宗教之制度有补于儒教团体性存在者,而吾儒教之义理亘古自足义胜,自不须效也。君不见,春秋夫子“综合改制”有取法“时制”一维,今之“时制”有所谓“西制”者,此效西方宗教之制度择其善者补于儒教团体性之存在,非夫子所倡之“综合改制”而何!故吾人于今日,可理直气壮坦言效法西方宗教乃至人类其他宗教(如伊斯兰教)之制度性所长,以辅助建立民间团体化组织化之儒教也。夫如是,义理仍是吾儒教义理,只是制度上取其所长为吾义理之用,何来丧失儒教自性而与夷犾主中国耶?论者不思之甚也。

 

至于康有为,吾尝言其思想遗产之大端有三:国教论、孔教会论、虚君共和论是也。此“三论”乃康子本于儒教义理又因应时代挑战而形成之思想精华,合于夫子损益改制之旨,康子欲使儒教在“现代性”主宰中国之翻天覆地新历史条件下不至沦亡澌灭,又不至在西化浪潮中丧失儒教文明之中国性,而孤身一人独立苍茫抗拒时代潮流,致力于儒教之新生转进。嗟呼!其心之苦,其情之哀,其愿之宏,其事之难,论者不深体而悲悯之,反谓其整体思想反儒家而弃绝之,是何心哉!是何心哉!康子思想固复杂多歧,然上述“三论”断断乎根于儒家思想而损益“时制”奋起“保教”于不坠,吾人正须深体康子之衷曲而深悯之,奈何竟谓康子整体思想反儒家,视康子与章太炎、吴虞、胡适、鲁迅、陈独秀之辈为同流,吾真不知其所以也。试问:有“保教”“尊孔”之反儒家者乎?或有之,吾不知也。

 

然因康子思想复杂多歧,吾人并不讳言康子思想存在诸多问题:如受西方启蒙理性影响倡言“人类公理”而有激进倾向,受佛教众生平等思想影响主张废除家庭而不合儒教传统,以历史直线进步观解释春秋“张三世”而有违儒教经义,于儒教经典中比附西方民主而多乖刺不类,所拟之民国宪法西化色彩太浓而与西化派所拟之民国宪法无大区别,以及分判今古文经太严而自小经学资源,辨伪太过而启“古史辨”之历史虚无主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故当时之人叶氏[②]有“貌孔心夷”之说,辜氏[③]有“中国雅各宾”之论,而顾氏[④]对康子辨伪曾三致意焉。虽然,今日吾人继承康子思想遗产,须深入辨析,可继承者继承之,不可继承者搁置之,不可因其思想存在之问题而否认其思想遗产之价值,亦不可因其思想遗产之价值而无视其思想存在之问题。夫如是,康子仍是儒家之康子,即是去其思想存在问题之儒家康子也。

 

西历五月三十日蒋庆于阳明精舍


【注释】 


[①] 陈子,即陈焕章。


[②] 叶氏,即叶德辉。


[③] 辜氏,即辜鸿铭。


[④] 顾氏,即顾颉刚。

 

责任编辑:葛灿灿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蒋庆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