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必萱】我所知道的王国雄

作者:范必萱阅读数:14222发表时间:2015-08-17 22:15:32
范必萱

作者简介:范必萱,女,贵州贵阳人。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曾任科研单位技术员、杂志社编辑、行政机关公务员。退休前就职于安徽省审计厅(正处级),高级审计师,注册会计师。一九九八年提前退休,担任蒋庆先生的学术助理。出版有《月窟居笔记》。

  

 

 

《月窟居笔记》之三十七:我所知道的王国雄

作者:范必萱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月窟居笔记》(范必萱 著)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七月初四日乙丑

           耶稣2015年8月17日

 

 

 

但凡与国雄相处过的人,都会对他的质朴、谦虚和虔诚留下深刻印象。

 

“丙戌会讲”之前,我们忙于紧张的筹备。一天上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介绍自己名叫王国雄,是贵州师范大学的在读硕士生,恳请参加阳明精舍即将举办的会讲。语气中透出诚恳。我解释说精舍因住宿条件有限,恐不能如他所愿,待会讲结束后欢迎他来精舍小住几天。但我心中感到过意不去,不忍将这个未曾谋面的后学拒之门外,便将此情况向蒋先生作了汇报。蒋先生说自己也接到了王国雄的电话,这位后学之前曾经到过阳明精舍,求学十分诚心。但由于精舍住宿安排困难,也只能婉言谢绝了。我们心中都留有一些遗憾。

 

第二天傍晚,国雄又打来电话,再一次恳请,再一次表明只是旁听。他说自己绝不会给精舍增添其他麻烦,如果住宿困难,只安排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就行,甚至可以打地铺……我被他的话打动了,再次去请示蒋先生,看能不能满足他的心愿。蒋先生听后也很感动。于是我们对原来的住宿安排进行了大幅度调整,终于设法为国雄挤出一个铺位。

 

国雄来到阳明精舍显得十分高兴,行为举止却小心翼翼。看得出,他对这次学习机会十分珍惜,对这个儒家的清静道场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恭敬。

 

那些日子,每天清晨醒来,我都能听到国雄和心兰的朗朗读书声。早晨在存心斋集体诵读时,由于屋内没装电灯,国雄往往选择光线较暗的位置入座,将明亮之处留给视力不好的同道。诵读时他神情专注,从不懈怠。会讲时,他仔细倾听,认真笔记,发言时态度也很是谦恭谨慎。每次集体活动,国雄总是主动协助我做一些杂活,勤勤恳恳,从无怨言。

 

国雄出生于江西农家,自幼好学,深受长辈喜爱。上大学后对国家民族怀有忧患意识,有志为国出力。后经友朋牵引,追求西学,以为那是立身之本。但没想到学习越深入,内心的困惑就越多。他秉性纯真,好学向善,总感到十分迷茫。2000年,他读到蒋先生的《公羊学引论》,犹如醍醐灌顶,才明白西学中的谬论,明白修身善己、立己达人的道理,从此起信于儒学。2003年,国雄考上贵州师大硕士研究生,修习传统文化。在此期间,他得知蒋先生在龙场云盘山建阳明精舍,承继儒门道统,便主动上山拜谒蒋先生,请益求教。

 

“丙戌会讲”结束后,国雄给我发来短信,他说:“精舍一月,同道汇聚,请益蒋公,切磋义理,体道弘道,受益颇深。每日里同道之间秉性而学,率性而为,那份纯粹,那种信念,是当今社会所缺乏的,国雄十分珍惜。”“国雄在精舍受全方位熏陶,蒋公之善诱,同道之辅励,终立一生根本,好之乐之不能忘怀!”

 

以后的一段时间,国雄与我保持着联系。他多次表示阳明精舍是他的精神家园,蒋先生是他的精神导师。他说,听蒋先生讲学问,如沐浴春风。不论在学识上还是人格上,蒋先生都是他最尊敬的导师。2012年,国雄到广州增城工作。应深圳孔圣堂主事周北辰邀请,利用业余时间到孔圣堂向同道讲解《孟子》。他说第一次讲经自己很紧张,那天下午,讲经开始之前,按照孔圣堂的规矩,他们首先进行了祭拜先师仪式,大家起立合唱《宣圣颂》。这是在阳明精舍学唱的儒教歌曲,他并不陌生。之后,他从司马迁《史记·列传》对孟子的评说开始讲起,介绍孟子的身世,讲孟母仉氏善于教养,三迁而教,成就了孟子德行;再讲到孟子受业于子思之门人,私淑孔子,传承先王之道,倡性善,辟异端,等等。讲经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结束后匆匆辞别北辰兄与诸同道,赶回增城上班。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晚上十点半左右才回到他工作的校区。人虽很疲劳,但心中却充满快乐。他说,孟子学问对于当今中国的教育意义很大。如今功利至上、道德沦丧,如能弘扬孟子之学,重教化,行王道,社会风气定能大有改善。

 

后来国雄因工作变动,不能继续到孔圣堂服务,对此他时常自责,深深负疚。

 

国雄说:“如今我虽为谋食奔波劳顿,但终是保持素位而行,安贫乐道。工作之余,读经诵典,修身善己,不为世转。”

 

愿国雄在今后的日子里,守住“家国天下”的情怀,不为滚滚劳尘所肆志。

 

2015年4月写于合肥静心斋

 

责任编辑:葛灿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范必萱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