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燕】痛斥儒家神棍蒋庆“泼在地下的胡辣汤”

阅读数:2401发表时间:2015-08-21 08:09:33


痛斥儒家神棍蒋庆“泼在地下的胡辣汤”

作者:叶海燕

来源:作者新浪微博(@公民叶海燕 )

时间:西历2015年8月17日


 号称儒家领袖的,名为蒋庆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最近接受了澎湃的采访,谈只有儒家才能“安顿”女人。看这标题实在是好笑。仿佛是一个暴发户,手下打手如林,又有些家产,于是傲慢地对女人说,“只有我能包养你。”如果是古代受儒家毒害的女人,指不定会心怀感恩,道个万福,谢爷大恩。可惜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中国女性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在毛泽东时代“妇女能顶半边天”的鼓励下,已经开始走向独立自主,并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在男女平等这项基本国策面前,对于性别平等也有更理性及更广泛的追求。今天的儒家神棍们,却又打着儒学的招牌,想在朝堂上混点存在感。在女人面前说东道西,竟然厚颜无耻地谈教化女人,安顿女人。凭几个神棍也配?!


说他们是神棍,并非是人格上的污辱。实在是这些人缺少说理的能力。言语之间,逻辑混乱,狗屁不通。所以,只能靠树立神学一样的权威来捍卫儒家的地位。骗取人们对儒学的认同,还有朝堂对儒棍的经济支持。也就是想在体制内混口干饭吃。我猜是逻辑数理学不好的人才去玩儒学。因为儒学不需要逻辑。只需要虔诚信拜。估摸也是因为无法在学术领域自成一家,被佛教的兴旺发达烧红了眼,于是就积极往儒教的路上狂奔去,指待骗点香火钱用用。


这个蒋庆估计也是高中没毕业,不会说理。他的采访看起来就像懒大娘的裹脚布,我几次想关掉网页,但又苦于要批评,只好强读下去。无奈之际,就让我想起了河南的一道有名的小吃——胡辣汤。他这篇观点就像胡辣汤一样,一团糊,不仅毫无价值,还经澎湃之手洒了一地。


 1、他分不清整体与部分,人与男女之间的关系。比如最简单的,孝道是男女皆应尽之道。但在他的嘴里,变成了女人的专利。明明是人之道,他偏偏将之强化为女人之道。


2、他不知道合理是要证明的,不是靠比较。他用论证中国古代妾的境遇优于西方二奶的方式,来证明儒家对女性的友好。难道一个打你五耳光的人,就一定比打你一耳光的人好吗?不论是一耳光还是五耳光,都是应该要批判。可因为儒学缺少批判的精神,在这些问题上,就只能和稀泥。他们的没有基本的是非对错的标准,只会做简单的挑选。不论是古代的妻妾,还是现代的二奶小三,都受着父权文化下,社别不平等的影响。


3、儒家没有平等观念,他们捍卫家庭里的专制与等级。他居然用古代专制时代小说红楼梦里的家庭模式来证明家庭等级的必要性,用贾母来证明,女性也可以拥有家庭权威。他用从男权至上变更为长辈至上的等级来弱化男权对女性的掌控。可我们要知道,贾母虽然在家庭中有权威,但是主要的家庭事务,她是不过问的。也就说,她并不掌握实权。


4、这个儒棍还公开宣称,“做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才是中国女性成就感与归属感的基本所在”。虽然他并不否认女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事业。但是他要求女人把家庭的责任放在第一位,而且是否是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才是女人成功的标准。儒家神棍们恰恰忽视了,父爱对于家庭来说,同样重要。抚育孩子,照顾家庭是夫妻共同的责任。他这种极端的观念把女性束缚在家庭之中,完全抹杀了女性的社会价值。也就是说,那些有成就的女科学家,女艺术家,女作家。她们即使有了很大的社会成就,这也不是值得尊敬的事情,还是得看她们在家庭中的表现。这种落后的谬论如果在国际上流传开来,估计也会笑掉大牙。当国际人权组织,一再强调反对对女性的歧视,《消除一切对女性歧视的国际公约》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而中国的儒家神棍们,却还男权旧制里醉生梦死。果然是最帅的逆袭。


5、儒家并没有进步,还像以前一样,对女性具有强烈的性别刻板印象,并想依据这些印象来规训女性,教化女性。儒家认为女性感性,内向。天生适合家庭。对于儒家这种恋母情结,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是失去独立与自我意识的一群可怜的权力依附者。权贵给他口饭吃,他趴在权贵的脚下,母亲给他口奶吃,他就想一辈子趴在母亲的怀里。明明是可以去追求个人人生与事业发展的母亲,他偏要她在家里为他烧火煮饭带孙子。这样过一辈子,他认为是女人的幸福。对于这一点,我只想直接地说,儒棍们,成年之后,该断奶了。放过你的妻子与你的母亲吧!她的人生不能只是照顾你。


6、儒家对婚姻的幸福缺少标准与想像。在儒棍们看来,离婚代表着不幸,婚姻稳定代表着家庭幸福。他们把儒家能将男女约束在婚姻里当成是一种成功来标榜。这简直是太好笑了!不幸的婚姻,无异于坟墓与牢狱。离婚自由是中国两性权益的巨大进步。离婚的人都是这项权益的受益者。只能说,因为被家庭专制已久,他们对于两性关系,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想像。


看完整篇采访,我认为,至始至终儒家们都不懂女人,也不爱女人。至始至终他们都只是自私的知道,自己的家庭中需要一个女人(保姆),只要拥有了这个保姆,他既可以被照顾,也不必面对在现实社会中跟女性的平等竞争。


这些可怜的儒家神棍,是落后社会的产物。他们在几千年的文化墓棺里沉睡,因为政治保守势力给他们输了一点血,让这些古老的巨婴又有了一点空间与活力。一睁开眼睛,就又张嘴要母亲喂奶,妻子侍寝,女儿奉茶。还没步入老年,就开始全身残疾,要女人照顾了。


对这些懒惰成性,不思进取,在朝堂中捍卫做奴才的尊严,“我做奴才那是固守君臣之道”,在家庭中还想要做主子的威风,坚持“夫为妻纲”。说到底,无非是想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儒家神棍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作者简介:叶海燕,女,笔名流氓燕,西历1975年生于武汉,中国民间知名女权活动人士。2005年,出版个人随笔集《夏花禁果》。2005年后开始从事关爱性工作者的公益活动,于武汉、广西博白两地先后建立女权工作室。)


作者背景


凤凰网访谈叶海燕:每个人都能做女权主义者,我是最彻底的一个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guaiqingnian/detail_2012_05/04/14303074_0.shtml



相关链接


【蒋庆】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
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6034/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