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佩】我是信儒女性,我有故事对《中国妇女报》讲

作者:胡子佩阅读数:2466发表时间:2015-08-25
胡子佩

作者简介:胡子佩,名晖莹,号知止轩,女,西元一九七一年生,江苏南通人,知止堂义学主事。

  

 

 

我是信儒女性,我有故事对《中国妇女报》讲

作者:胡子佩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七月十二日癸酉

           耶稣2015年8月25日

 

 

 

【作者简介】胡晖莹,字子佩,女,1971年生,江苏南通人,企业职员,2008年创办民间公益性组织知止堂义学。7年来累计志愿服务达1600多小时,先后被共青团崇川区委授予“崇川区十佳志愿者”、中共崇川区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崇川区文明委授予“三星级江海志愿者”、“2014年全区社区志愿者校外教育辅导员先进个人”、崇川区新闻出版局授予“崇川区阅读明星”、南通市社科联授予“南通市百名优秀社科志愿者”、南通市文明委授予“南通市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先进个人”、南通市2013年度“十佳志愿者”、南通市文明办授予“南通市突出贡献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江苏省全民阅读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授予“2014年度江苏省全民阅读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著有《一体微行:知止堂义学五周年回眸》(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年4月出版)

 

  


8月12日,澎湃新闻发表的一篇专访《大陆新儒家领袖蒋庆: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引发热议。蒋庆先生的一些观点,特别是“儒家礼教的根本用意,是要根据女性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给予妇女一个公正合理的安顿;做好女儿、好母亲、好妻子是女性的自然属性与家庭属性的必然要求,是衡量中国女性生命意义的最基本的价值依托”,倍受中国现代人士的质疑,不仅在网上激辩,就连全国妇联的机关报《中国妇女报》也发表了署名评论《现代女性岂能被陈腐观念“教化”》,更是引发关注。

 

作为一名信奉儒家思想的现代女性,我一直非常关注这场讨论。孰是孰非,在公开我的态度之前,不知有没有人愿意听我讲几个故事?

 

这是社区里千家万户中的普通一户人家,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爸爸妈妈和一个聪慧可人的小女生——南通知止堂小学员陈嘉仪。

 

陈嘉仪妈妈在医院工作,耳闻目染了身边许多悲喜交集的故事:有为了母亲治病而不惜离婚卖房救母的孝顺女儿;也有俗话说的“久病床前无孝子”,家有好几个儿子,却一个也舍不得出钱为父亲治病而选择放弃治疗。课堂上孩子们听老师讲孝亲敬老的故事时,会天真地问老师为什么讲的故事都是父亲或者母亲生病的故事呢?孩子们不明白,可是陈嘉仪妈妈心里却非常明白。

 

陈嘉仪的爸爸妈妈在南通工作,而年迈的父母在如皋老家,虽然不能天天陪伴在老人家的身边,照顾他们,但他们平时几乎天天打电话回去嘘寒问暖,关心老人的生活起居,还教会了他们学会用手机微信,有时还会与他们视频问候一下。有一次婆婆患眼疾在如皋住院,他们夫妻晚上下班后赶回去照顾她,第二天早上再赶回南通上班。

 

因为工作的原因,陈嘉仪爸爸早出晚归,所以家务事和小孩基本上都是妈妈一手操办。陈嘉仪妈妈既要上班,又要忙家务事和小孩,确实有点辛苦,但她做到了,家里井井有条,周围的人都说她是“贤妻良母”。

 

听着小嘉仪大声读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陈嘉仪妈妈又有一个想法:在2012年知止堂成立家长会时,她第一批参加了,现在已是团队五星义工。

 

再说一个男生妈妈的故事——屈元浩妈妈。

 

屈元浩妈妈是位全职妈妈,别以为全职的都是阔太太,她是被生活逼成全职的。因为双方老人身体不好,总是往医院跑,夫妻二人却要上班,没法照顾老人,请假吧,一是单位不容易请,二是单位扣的事假工资也狠,两人一商量,屈元浩妈妈就成了全职妈妈了。

 

全职妈妈的“工作”就是围着锅台转,围着老人和孩子转。一边是住院的老人要照顾,一边是上班的上学的要照顾,生活的磨练让屈元浩妈妈练就了一手好厨艺,不论是学堂组织的重阳节野餐还是清明节做柳叶饼、端午节的食俗体验,大厨的手艺让孩子们垂涎三尺。

 

屈元浩妈妈的绝活不只这些,网上不是有调侃“现代妈妈新标准”的段子吗:下得了菜场,上得了课堂;做得了蛋糕,讲得了故事;教得了奥数,讲得了语法;改得了作文,做得了小报;懂得了琴棋,会得了书画;搜得了攻略,找得了景点;提得了行李,拍得了照片;想得了创意,搞得了活动。屈元浩妈妈都行!她被小小小剧社的孩子们封为“总监”,是我们团队妈妈们的表率,她还是我们团队的三星义工。

 

如果您觉得这两位妈妈因为知止堂,给陈腐的观点给教坏了,不具代表性的话,不急,我再讲几个故事。

 

8月21日,我参加南通市巾帼志愿者协会年会。在这个团队里,有机关人员、社区干部、企事业单位女工、自由职业者,既有女大学生,也有退了休的老奶奶。姐妹们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开展各类公益活动,在妇联的指导下,关爱单亲贫困母亲、空巢老人、留守儿童、流动儿童等特殊困难群体是我们的工作重点,常年开展志愿服务,不仅有物质帮助,也有精神关爱。

 

在姚港社区有个4:30雅行社区学校。说起这个社区学校的诞生还有一个故事:早在2010年的一天,租住在社区过渡房的一个新市民孩子,放学后在玩耍中割破了手腕静脉,正巧被入户联系群众的社区干部发现了,才避免了一场悲剧。这次事件之后,社区干部在社区党委的支持下,对辖区租赁户孩子及本地孩子的情况进行了走访调研,发现这些孩子放学后,成群结队在马路上、小河边玩耍,极易发生事故。正是在这种情况下,4:30雅行社区学校诞生了,填补了孩子们的“真空90分钟”。在这所社区学校里,除了有志愿者辅导孩子们功课外,还为孩子们设置了丰富多彩的主题课和实践课。包括健康法律讲座、畅游科技馆、学雷锋志愿服务、户外拓展以及书法、绘画、航模、风筝等兴趣课。5年来,看着孩子们高兴了、安全了、成长了,家长们笑了,新市民家长们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和社区的距离也更近了,整个社区的环境也变得更加和谐。

 

2013年,因为社区的整体拆迁,雅行学校从社区搬到了虹桥三小,志愿者们往返的路程增加了,困难也增多了,尤其是巾帼志愿服务队的队员,作为女同志,她们还担负照顾家庭日常的责任,但是她们都坚持下来了!

 

在市房管系统有支“太阳伞”巾帼志愿服务队,目前有成员58人。作为在职人员,姐妹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时间、精力都有限,于是她们将志愿服务定位在“聚心凝力”上,特别注重关爱那些困难群体。她们无微不至帮扶聋哑单亲母亲,为她们购置生活用品和女儿的学习用品;想方设法帮助伤残军人家庭,为他在一个物业公司落实了合适的工作;情深意切地扶持重症单亲妈妈,为她患病的儿子送去生活用品,支持她女儿完成学业。

 

有两件事让姐妹们特别感慨:一次是她们组织为特教中心的孩子捐物品,一位上访大爷看到她们的倡议后,拿来他孙女的玩具大娃娃。来房管局上访的一位退休大妈,看到她们募集冬衣的倡议后,主动从家中拿来10件衣裤,其中有6件是新衣。“奉献爱心可以感染人心,化解矛盾和怨气,成为解开心结的一把钥匙。”

 

美丽辛勤巾帼互助社的成员都是由外来儿媳和困难母亲组成。在别人眼中,她们就是需要帮助的人。虽然她们不能给别人物质上的帮助,但是她们在一起抽空关心养老院的老人,为他们洗发,做可口的饭菜、清洗晾晒床铺;一起关心小区里的空巢老人,为他们洗衣服、晾晒衣物。巾帼互助社中,每一位成员都是因为淳朴和善良走到了一起,用小小的爱心去帮助更困难的人,同时也是用这小小的爱心在支撑自己,去勇敢面对生活中的磨难。当她们为老人服务时,她们是开心的;当老人向她们露出真心微笑时,她们告诉孩子,生活中除了不幸,还有大爱的温馨;当她们的付出得到社会认可时,她们告诉自己,只要拥有善良的心,贫困的人生也能灿烂!

 

三个巾帼志愿服务团队的故事,她们中有社区干部、机关工作人员,也有普通女性,她们让社会感动的不是在政府的议事厅发表着什么高见,也没有做出什么力挽狂澜的惊天伟业,她们就是在平常的生活中,在那些不起眼的小事中默默的奉献着爱心。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姐妹们只是凭着女性细腻而又敏感的心思,觉得自己有个幸福的家庭,所以看不得别人的苦难。姐妹们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志向,能想到的做“大事”,也终是离不开家长里短,婆婆妈妈。

 

小溪汇成江海,一点点小爱也能汇成大爱,汇成城市发展、社会文明的动力。您能认为,她们为城市的发展所做的努力一定不如市长吗?


夫子说:“《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把家庭照顾好,把家人安顿好,就是为政的一种方式。姐妹们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怎么就不现代了呢?

 

读书不多,不会用专业术语来讨论什么是“儒家礼教”,什么是女性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但是我知道,便是今天,便是大家都称之为现代的今天,女性也是不可能与男性绝对的平等。职场不是还有个自黑的段子: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呵呵,男人女人还是难平等啊。既然无法绝对平等,那为什么不依照天生的不同,选择各自合适的舞台呢。“做好女儿、好母亲、好妻子,才是中国女性成就感与归属感的根本所在”,这话也没有什么问题啊,上面讲的5个故事,那些让我们骄傲的姐妹们难道不是?

 

如果您说5个故事还不够,我承认,在780万人口的南通,区区10万巾帼志愿者,单从数字上就可以看出这不能代表所有的女性。但是,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我们10万江海玫瑰是时尚的引领者,是南通女性的代表。

 

我不知道中国妇女报发表的《现代女性岂能被陈腐观念“教化”》一文的作者是男还是女,如果是一位姐妹,从文章中感受到您不输男儿的豪气,如果您不愿意守着小小的家,要去外面打拼,做个您所理解的“现代女性”,这没有什么错,但是要提醒您的是现代女性一定不会只有一条标准,即使我们的生活方式不同,您现代了,但不等于别人就是陈腐。何处才能安顿我们的身心,相信没被“教化”的您和被“教化”我,答案应该是相似的。

 

如果是一位男性,我猜想,在某个夏夜,家中温柔娴淑的女主人收拾好厨房,做好家务,或是陪着婆婆一边看电视一边说着闲话,或者陪着孩子做作业、读书,而此刻男主人,一定是安静地呆在书房里看书、做学问、写文章。我想问的是,那篇文章,您给您母亲及夫人看过了吗?


【相关链接】

 

【蒋庆】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6034/


【中国妇女报】驳蒋庆:现代女性岂能被陈腐观念“教化” (舟子):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6089/


责任编辑:葛灿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