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博义】论“女性” ——从蒋庆引发的争议说起

阅读数:2222发表时间:2015-08-25 18:28:19

  

 

 

论“女性”

——从蒋庆引发的争议说起

作者:梁博义

来源:先进辑刊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七月初十日辛未

           耶稣2015年8月23日

 

 

 

近日,蒋庆教授关于现代女性的一场对话引发了热议,其目的是对儒家关于女性言论的义理澄清,和对近代史中“五四”思想家对儒家在此方面的误解进行解释,并希望重新树立“家庭本位”的“修齐治平”式的社会安顿进路。而受到现代性思想洗礼之人对其一种看似守旧式的“腐儒”思想进行了各式各样的攻击,其中少有理性之论,而罗雅琳之文《何为现代女性的合理“安顿”》,虽从马克思主义与德里达的思想出发并结合日本电视剧中女性之命运,给出一种通过友爱来超越限于“家庭本位”的批评,但他们可能由于照顾到读者的喜好,并未讨论于其上的形而上层面的问题,从而,这个问题还是未能做出一种真正的澄清。

 

要对“女性”一词进行形而上学澄清,首先我们要确定将其与“女人的本质”区分开来,并且与“一个特定女人的本质”,例如“鲍薇的本质”区分开来。因为,虽然“女性”词是指“女人的本质”的,但它的意思却是用来意指那些“女人之为女人的东西”,而排除了一切别的规定性。而“女人”这个词也意指“女人的本质”,但是通过一种整体对其进行意指。

 

其次,我们要排除对“女性”进行研究的生物学态度,即不能从生物之雄雌群落的状况来对“女性”进行解读,同时人类学态度,即从原始部落来研究“女性”也是不可取的,其原因是由于两者都无法解释一个“城邦”中的“女性”(或者说在一个政治社会中的“女性”)。而我们会发现“人性”其实并不能从动物中发现,所以“女性”也类似,生物学中的研究,正确的名字就是“雌性”。

 

再次,我们要注意“女性”在每个女人中的实现程度都不同,而这种实现是通过社会推动而实现的,而与此同时“女性”也是通过某个政治社会才能被规定的,我们知道“人性”也是如此,凡是属人的,必定会有一个政治社会。所以普遍意义上的政治社会是规定“女性”的,而现实的政治社会则是实现“女性”的。而所谓“安顿”得好,其实就是实现得好。而所谓“古典取向”,则希望能有一实现得最好的“女人”,来显现“女性”在某一政治社会中实现的完美状况。很大程度上,不仅靠自身的努力,还要看时势。所以完美实现必然是个别的。

 

通过这些分析,我们会发现,许多对蒋文的批评,都对“女性”一词理解有重大误区,而我们也发现两篇文章中出现的某些问题,他们都是将个别的完美实现进行推广化的一种尝试,实质上是将实现意义上的东西本质化,从认知意义上,本质是存在的一种样态(这可以从词源中看出来),但在存在秩序上则难以判断,从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说,他们忽视了个别性,所以许多个别人员会对蒋庆这种“反动透顶”的言辞反感。但政治上永远只能用普遍的方案对“人”进行安治,政治需求一种存在秩序,可惜即使是“守经行权”,也慢慢地会蜕化成一种怪异的“经”,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在政治社会中永远需要哲学来看护的缘故。

 

(梁博义:热心读者,神秘的共济会会员,据说在南京搞科研)

 

【相关链接】

 

【蒋庆】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6034/

 

【罗雅琳】何为现代女性的“合理安顿”——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6091/

 

责任编辑:葛灿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