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你以为聊十二星座很时尚么,其实宋朝人早就这么聊了

作者:吴钩阅读数:657发表时间:2018-08-09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你以为聊十二星座很时尚么,其实宋朝人早就这么聊了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六月廿七日壬申

           耶稣2018年8月8日

 

  

 

我身边有许多年轻的朋友、同事,平日坐下来聊天时,特喜欢聊十二星座,用十二星座给你分析性格、预测运程。几乎没有一个年轻人会谈十二生肖,尽管在传统的相书中十二生肖也是算课之一。仿佛谈十二生肖太Low,而谈十二星座则显得很时髦、洋气、现代。但其实,十二星座的话题并不洋气,也不现代。

 

为什么?因为一千年前的宋朝人,已经跟你一样在谈论十二星座的运程了。只不过那时候不叫十二星座,叫“十二星宫”。

 

十二星座最早来自古巴比伦的天文记录。古巴比伦的天文学家将黄道十二等分,分割成十二个星宫,并记录在一部叫做《当天神和恩利勒神》的泥板书上。随后“黄道十二宫”传入古希腊,再从古希腊传到天竺(印度),被天竺僧人吸纳进佛经中。大约在隋朝时候,“黄道十二宫”随着佛经传入了中国。

 

将十二星宫带到中国的天竺僧人叫那连提耶舍。隋朝开皇初年,他从印度带来一批梵文佛经,并着手翻译成中文,其中有一部叫《天乘大方等日藏经》,里面便提到十二星宫:“是九月时,射神主当;十月时,磨竭之神主当其月;十一月,水器之神主当其月;十二月,天鱼之神主当其月;正月时,特羊之神主当其月;二月时,特牛之神主当其月;是三月时,双鸟之神主当其月;四月时,蟹神主当其月;此五月时,狮子之神主当其月;此六月时,天女之神主当其月;是七月时,秤量之神主当其月,八月时蝎神主当其月。”

 

——可以看出来,隋朝时候十二星宫的排序跟现在的十二星座是一样的,名字也大同小异,如双鱼座写成“天鱼”,白羊座写成“特羊”,金牛座写成“特牛”,双子座写成“双鸟”,处女座写成“天女”,摩羯座则写成了“磨竭”,这应该是因为当时译名尚未统一,所以有时候又写成“磨蝎”、“磨碣”。

 

佛经中的十二星宫学说很快又被中国本土的道教吸收,《道藏》中也有黄道十二宫的记载,并跟中国传统历法中的“地支”与“十二次”对应起来:“子名玄枵,又曰宝瓶(水瓶);亥名娵訾,又曰双鱼;戌名降娄,又曰白羊;酉名大梁,又曰金牛;申名实沉,又曰阴阳(双子);未名鹑首,又曰巨蟹;午名鹑火,又曰狮子;巳名鹑尾,又曰双女(处女);辰名寿星,又曰天秤;卯名大火,又曰天蝎;寅名析木,又曰人马(射手);丑名星纪,又曰磨蝎。”

 

到宋代时,十二星宫的说法已经广为流布,图像史料、文献记载与出土文物都可以证明宋朝的民间社会已广泛知道十二星宫。

 

有一部刊刻于北宋开宝五年(972)的《炽盛光佛顶大威德销灾吉祥陀罗尼经》(现藏于日本奈良寺院),卷首图就是一幅环状的十二星座,如果从正下方的宝瓶座算起,按逆时针方向,依次为双鱼、白羊、金牛、双子、巨蟹、处女、天蝎、天秤、射手、摩羯。可能因为刻经的工匠粗心大意,漏掉了狮子座,天蝎座与天秤座的顺序也出现错位。

 

  

 

(《炽盛光佛顶大威德销灾吉祥陀罗尼经》卷首图)

 

日本京都教王护国寺收藏有一幅佛教占星图像《火罗图》,绘于天皇永和二年、即南宋乾道二年(1166),是一张根据中国佛经原版仿制的摹本,图上也绘出了十二星宫图案,以十二星宫代表十二个月份:一月鱼宫(双鱼),二月羊宫(白羊),三月牛宫(金牛),四月夫妻宫(双子),五月蟹宫(巨蟹),六月狮子宫,七月双女宫(处女),八月平宫(天秤),九月蝎宫(天蝎),十月弓宫(射手),十一月摩羯宫,十二月宝瓶宫(水瓶)。

 

  

 

(日本京都教王护国寺所藏《火罗图》)

 

人们还在苏州的宋代瑞光寺遗址发现了一份北宋景德二年(1005)刊刻的《大隋求陀罗尼经》(苏州博物馆藏),上面也画了一幅环状的十二星宫图,图案非常清楚,跟我们今天看到的十二星座形象几乎没有差异,天秤宫的图案还是西式的天平,而不是中国传统的杆秤。惟摩羯宫画成龙首鱼身的有翅怪物,与今天常见的羊首鱼身图有别。

 

  

 

(《大隋求陀罗尼经》十二星宫图)

 

出土的宣化辽墓(墓主张世卿卒于辽国天庆六年,即1116年)壁画也有一幅十二星宫图,按顺时针方向,依次为白羊宫、金牛宫、双子宫、巨蟹宫、狮子宫、处女宫、天秤宫、天蝎宫、摩羯宫、宝瓶宫、双鱼宫。除了金牛宫图案被盗洞破坏之外,其余十一宫的图案都保留完整。

 

  

 

(宣化辽墓壁画中的十二星宫图)

 

敦煌莫高窟第61窟的甬道南北壁上,也分别绘有大约是西夏时期留下来的炽盛光佛图,图中炽盛光佛坐于车上,周围簇拥九曜星神、二十八宿与黄道十二星宫。只是因为年代久远,有些星宫图已风化剥落,但天蝎、巨蟹、金牛、摩羯、双鱼、天秤等星宫图还清晰可辨。

 

 


(敦煌莫高窟第61窟的炽盛光佛图)

 

 

 

(莫高窟第61窟炽盛光佛图中的星宫图)

 

在河北邢台的开元古寺,今天还可以看到一座铸于金代的大铁钟,铁钟上也铭刻有十二星宫。其中天秤宫的图案变成了中国传统的杆秤;双子宫被刻成日月图案,这是因为中国人又将双子宫写成“阴阳宫”,一些工匠便用日月图案来表示阴阳;摩羯宫则被当时的工匠刻成石碑图形,大概因为“摩羯”又写成“磨碣”,金代的工匠便将“磨碣”想象成了碑碣。

 

 


(开元古寺金代铁钟上的十二星宫图。图片来自马伯庸先生的微博)

 

在宋人的著作中,十二星宫的说法也不鲜见。如北宋人傅肱写了一本《蟹谱》,收集了一堆跟螃蟹有关的典故,其中说到,“十二星宫有巨蟹焉。”又如南宋人陈元靓写了一部家居日用百科全书《事林广记》,在天文类中提到一张《十二宫分野所属图》,将十二星宫与中国十二州相搭配:宝瓶配青州,摩羯配扬州,射手配幽州,天蝎配豫州,天秤配兖州,处女配荆州,狮子配洛州,巨蟹配雍州,双子配益州,金牛配冀州,白羊配徐州,双鱼配并州。文人就爱玩这种文字游戏,南宋末诗人陈恕可填过一首咏螃蟹的《桂枝香》小词,中有“秦星夜映,楚霜秋足”之句,这里的秦即为秦地雍州,借指螃蟹。

 

可以想象,宋朝文人在聊天时肯定会谈论十二星座,以显摆自己的学问。你要是没点十二星宫的知识,穿越到宋朝,碰上宋人雅集,持蟹把酒,大谈“秦地”、“雍州”,你还真会感到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总而言之,十二星座并不是一个多么现代而洋气的话题,只不过是前人的唾余而已。

 

本文节选自我的新书《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非完整版本。想了解宋朝人谈十二星座的更多内容,请阅读《风雅宋》哈。

 

责任编辑:姚远

 

 

 

吴钩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