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王道政治民为本

作者:余东海阅读数:645发表时间:2018-08-10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王道政治民为本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赐稿,本文选自余东海著《孟子心法》一书(待出版)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六月廿九日甲戌

         耶稣2018年8月10日

 

  


民本原则是王道政治的基本原则。在民、国、君等政治三要素中,民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国为民而建,君为民而立,官为民而设。民是君王、官府和官员仁爱的对象,爱民是第一政治责任。孟子说: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孟子尽心下》)

 

社稷,社,土神;稷,谷神。古代帝王或诸侯建国时,都要立坛祭祀“社”、“稷”,所以,“社稷”可作为国家的代称。丘民,小山、小陵谓之丘,积物如山也谓之丘。丘民有两种解释。朱熹释为田野之民,王夫之释为众民、天下之民。

 

民本思想在儒家经典中是一以贯之的,孟子在此表述得特别明确。民本原则落实于政治,表现有二:一是爱民亲民,富之教之,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二是承认主权在民。舜由尧推荐,并摄天子之政已久,但在尧去世后,仍须守丧避位三年,得到民众支持,方才正式登基;禹继舜位,也是如此。后来,益又由禹推荐继承天子位,但民众不支持益,而支持启,益便不能正式登基,只能让位。这都是对人民主权的尊重。“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就是对主权在民原则的古典表述。

 

以民为本,这就将王道政治与国家主义和君本主义划清了界限。儒家爱国忠君的前提是,国家和君王敬天保民。民本论富有民主精神,可以涵盖民主,但不同于民主。东海曾根据民本原则,提出儒家式的三权分立观: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详见《主权在民论》一文。“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到众民支持可为天子,即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堪称“主权在民”的古典表述。

 

注意,儒家并非只有民本原则。儒家道德上以仁为本,在人与物、人与鬼神关系中以人为本,共有三本。人本、民本统归于仁本,一而三,三合一。

 

又请注意,君为轻并不是不重要,只是重要性不如人民和国家,在政治序列中排在第三位。三者都是儒家在政治上效忠的对象:首先忠于人民,其次忠于国家,然后忠于君主。忠于君有条件,忠于民无条件。

 

或谓:“孟子所谓的君,是指战国相王,不是指天子王。把孟子这句话延伸到天子王之上,是极其错误的。若人民不敬天,上天不赐予天子,人民将遭天谴,会被灭绝,还想贵?”云。


 


这是想当然的妄测。民贵君轻的君,包括诸侯国国君和天子在内的所有领导人。

 

《尚书•大禹谟》说:“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爲天下君。”这里的君,形容指天子。《礼记•曲礼下》说:“君天下,曰天子。”《管子》说:“昔者七十九代之君,法制不一,号令不同,然俱王天下者,何也?必国富而粟多也。”王天下的七十九代之君,就是天子。

 

君字表德。《白虎通》:“君者,羣也,羣下歸心也。”君是群下归心、受人拥护义。《說文》:“君,尊也。从尹,發號,故从口。”君是尊贵义,君字有口,意味着发号施令。《說文》又说:“又凡有地者,皆曰君。《儀禮•子夏傳》:君,至尊也。註:天子,諸侯,及卿大夫有地者皆曰君。”

 

天子也称人君。《庄子》说:“故曰:莫神于天,莫富于地,莫大于帝王。故曰:帝王之德配天地。此乘天地、驰万物而用,人君之道也。”为与国君区别,天子又称大君。《易乾凿度》:“王者,天下所归;天子者,继天理物,改一统政;大君者,人君之盛德。大化行于万人,宜处王者,施大化,为大君也。”

 

《白虎通》论君臣、父子、夫妇三纲,其中君臣之君,显然包括天子和国君。《白虎通爵篇》又说:“天子者,爵称也。”称天子为一爵,认为天子地位虽然最为高贵,并非绝世之贵,一人超然居于众人之上,而是与公侯伯子男一样的爵位。

 

天子一爵说发端于孔孟。《孟子万章下》序班爵之制云:“天子一位,公一位,侯一位,伯一位,子男同一位,凡五等也。”《易纬乾凿度》说:“孔子曰:《易》有君人五号:帝者,天称也;王者,美行也;天子者,爵号也;大君者,兴盛行异也;大人者,圣明德备也。”

 

顾炎武《日知录》说:“为民而立之君,故班爵之意,天子与公侯伯子男一也,而非绝世之贵。代耕而赋之禄,故班禄之意,君卿大夫士与庶人在官一也,而非无事之食。是故知天子一位之义,则不敢肆于民上以自尊;知禄以代耕之义,则不敢厚取于民以自奉。”

 

春秋战国之时,尚有周天子在。如果天子是不同于国君的绝世之贵,孔孟就不会放弃周天子而周游列国。冯梦龙《古今谭概》文戏部有一首著名的骂孟七绝,后二句写道:“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如果天子是绝世之贵,这个质难就可以成立。

 

如果天子是绝世之贵,孟子也不会赞同汤武革命,不会说出“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弒君也”这样的话。纣王居天子之位,但无天子之德,革命就是正义的,杀之就是“诛一夫”而非“弒君”。杀国君杀天子都是弒君。

 

综上,根据君字释义、经典义理和孟子的思想行为逻辑,孟子民贵君轻之君,包括天子在内。

 

责任编辑:柳君

 


余东海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