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京华】魏了翁的学术思想是湘文化的重要资源

阅读数:569发表时间:2018-10-09

 

 

魏了翁的学术思想是湘文化的重要资源

来源:张京华

来源:《中华读书报》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八月十七日辛酉

          耶稣2018年9月26日

 

今年,是先贤魏了翁诞辰840周年纪念。

 

魏了翁(1178-1237),字华父,号鹤山,学者称鹤山先生。四川邛州蒲江人。宋宁宗庆元五年(1199)进士第二人及第,历官签书剑南西川节度判官厅公事、秘书省正字、校书郎、知嘉定府、汉州、眉州、泸州、潼川府、权工部侍郎。贬靖州,复职进宝章阁待制,为潼川路安抚使、知泸州、权礼部尚书兼直学士院、同签书枢密院事、督视京湖军马兼江淮督府、知福州,终福建安抚使。年六十卒,谥文靖。

 

宋理宗宝庆元年(1225),权臣史弥远当政,魏了翁被以“封章谤讪”“朋邪谤国”“欺世盗名”罪名,落职夺三秩,谪居靖州,前后七年。

 

魏了翁的思想价值和学术地位,可从六个方面加以分析。

 

魏了翁是两宋重臣,政见卓荦。他所处的南宋时代,内忧外患,积贫积弱。“权臣相继,内擅国柄,外变风俗,纲常沦斁,法度堕弛,贪浊在位,举事弊蠹,不可涤濯。”魏了翁念及于此,应诏上章,疏列万言,先引故实,次陈时弊,分别利害,粲若白黑。宋理宗读之感动,即于经筵举之成诵。还朝六月,前后二十余奏,皆当时急务。

 

魏了翁长于吏治,实学实用。他知汉州,以化善俗为治。知眉州,复蟆颐堰,筑江乡馆,利民之事,知无不为,治行彰闻。知泸州,葺其城楼橹雉堞,增置器械,教习牌手,申严军律,兴学校,蠲宿负,复社仓,创义冢,建养济院,居数月,百废具举。

 

魏了翁是当世著名的才子,才华过人。《宋史》称魏了翁少年时,“年数岁,从诸兄入学,俨如成人。少长,英悟绝出,日诵千余言,过目不再览,乡里称为‘神童’。年十五,著《韩愈论》,抑扬顿挫,有作者风”。元程端礼《送牟景阳序》说:“蜀文再变于魏了翁。”清人高度评价说,“其天姿本自绝异,故自中年以后,覃思经术,造诣益深。所作醇正有法,而纡徐宕折,出乎自然。绝不染江湖游士叫嚣狂诞之风,亦不染讲学诸儒空疏拘腐之病。在南宋中叶,可谓翛然于流俗外矣”。

 

魏了翁一生学术,根柢理学。魏了翁的学术、为人、政绩,和他在历史上的地位,是积极健康,端庄大气,行中道,走正路,居于儒家学派的核心,与当时的主流思想保持一致的。黄宗羲、全祖望著《宋元学案》,将魏了翁列为《鹤山学案》,并摘其《师友雅言》《鹤山大全集》《鹤山奏札》中精要,认为魏了翁是朱熹、张栻私淑弟子。魏了翁在眉州,“尊礼耆耇,简拔俊秀,朔望诣学宫,亲为讲说,诱掖指授,行乡饮酒礼以示教化,增贡士员以振文风”,“士论大服,俗为之变”。在潼川,“若游似、吴泳、牟子才,皆蜀名士,造门受业”。在邛州,服丧乡居,“筑室白鹤山下,以所闻于辅广、李燔者开门授徒,士争负笈从之,由是蜀人尽知义理之学”。

 

魏了翁为两宋理学的正统化,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魏了翁与真德秀为友,相与推崇周程张朱,二人并称“真魏”。嘉定七年、九年,魏了翁接连两次上疏,最早奏请为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赐爵定谥,“示学者趣向,朝论韪之,如其请”。奏疏中,魏了翁重新勾勒建构了儒学的发展脉络,指出:“盖自周衰,孔孟没,更秦汉魏晋隋唐,学者无所宗主,支离泮涣,莫适与归。醇质者滞于占毕训诂,隽爽者溺于记览词章。言义理则流于清虚寂灭,论事功则骛于权谋智巧。诬民惑世,沦于肌髓,不可救药。而[周]敦颐独奋乎百世之下,乃始探造化之至赜,建图著书,阐发幽秘,即斯人日用常行之际,示学者穷理尽性之归。使诵其遗言者,殆得以晓然于洙泗之正传,而知世之所谓学,盖有不足于学者。于是河南程颢、程颐亲得其传,而圣学益以大振。虽三人于时皆不及大用,而嗣往圣,开来哲,发天理,正人心,使孔孟绝学独盛于本朝,而超出百代。”魏了翁《长宁军六先生祠堂记》说:“周元公先生自庆历间与程大夫为友,二程子从之游盖昉此。横渠张子则于二子而有闻焉,前倡后承,积百余年,而后其道大明。”《宋元学案》又载魏了翁说:“周子奋自南服,超然独得,以上承孔孟垂绝之绪。河南二程子神交心契,相与疏瀹阐明,而圣道复著。”魏了翁又作《道州宁远县新建濂溪周元公祠堂记》《宝庆府濂溪周元公先生祠堂记》,“只如宁远、营道,皆濂溪乡邑,皆某作记”。

 

魏了翁的学术思想早在宋代已经流传古朝鲜(别称鸡林),影响东亚。王德文《注鹤山先生渠阳诗跋》说道:“尝观古人立朝论事,奋不顾身,其风节若可表厉斯世。逮夫处幽闲寂寞之滨,则悲伤愤郁,形于诗歌,有不能一朝居者。虽以屈贾韩柳,弗免此累。鹤山先生六载渠阳,授道著书之余,日与骚人墨客以诗相倡酬,春容暇豫,俨然有春风沂泗气象,视数公何如哉?渠阳之诗,天下傅诵,鸡林亦争致之。其间用事宏奥,揽者不能尽知。”

 

魏了翁的学术思想遗产,十分厚重。魏了翁的学术著作,有《九经要义》,包括《周易要义》《尚书要义》《毛诗要义》《仪礼要义》《周礼要义》《春秋左传要义》《礼记要义》《论语要义》《孟子要义》,共263卷。有《鹤山先生大全文集》,共109卷。魏了翁还精于书道,擅写行楷,有《提刑提举帖》藏于故宫博物院,《文向帖》藏于上海博物馆,又有墨迹见于宋本《注鹤山先生渠阳诗》中。近年已有学者出版《魏了翁年谱》《魏了翁评传》《魏了翁文学研究》,对其生平、学术有详尽论述。《魏了翁全集》的点校本新版也在整理中,很快将会出版。

 

魏了翁的学术思想是湖南的重要文化资源,在湖湘文化中占有极大的分量。“考诸近世,倡明正学以绍孔孟之传者,前后迭出,率在湖湘间。”从思想、学术的厚重上看,现在学术界公认周敦颐为湖湘文化的开创者、第一人,去年是周敦颐诞辰1000周年纪念,省内外对濂溪理学的思想和地位有热烈的讨论,道县濂溪故里的周敦颐诞辰千年庆典活动被上海社科院软实力研究中心评为影响中国社会的十大文化要事。王夫之是本省第二位文化名人,叶德辉论湘学曾说:“湘学肇于鬻熊,成于三闾,宋则濂溪为道学之宗,明则船山抱高蹈之节。”明年是王夫之诞辰400周年纪念,有学者称,周敦颐、王夫之是湖湘文化的“双子星座”。而魏了翁比王夫之年代早,地位高,影响久,魏了翁对湖南的贡献和在湖湘文化中的地位应当不在王夫之之下。

 

魏了翁是湖南靖州县乃至怀化市的第一个优秀文化品牌。“追褫三阶,窜投荆鄙,七年去国,六载囚山。”魏了翁是最早对靖州的风土民俗作了详细记录并加以赞赏的第一人,他说,“靖为天下穷处,其蕞陋又在峡郡下,而士风不恶,民俗亦淳,时和岁丰,则物贱如土”。他在靖州撰写的《渠阳集》,共18卷,其中《古诗》一卷,《书》三卷,《记》四卷,《序》《铭》《跋》各一卷,《墓志铭》七卷,诗文共计二三百篇。他写的《鹤山渠阳读书杂钞》《经外杂抄》《鹤山先生渠阳诗》,在他贬谪期间已有抄本流传。《九经要义》也编纂于靖州。魏了翁说:“某自迁渠阳,山深日永,《易》《诗》《三礼》,重下钝工,名物度数,音训偏旁,字字看过,益知义理无穷,而岁月易失。使非假以暇日,将虚此生。今未敢便有著述,且温旧读,以发新知。”《宋史》称道说:“了翁至靖,湖湘、江浙之士,不远千里负书从学。乃著《九经要义》百卷,订定精密,先儒所未有。”魏了翁在靖州创建了鹤山书院,作《靖州鹤山书院记》,宋理宗御书“鹤山书院”四大字面赐魏了翁。

 

总之,魏了翁研究在湖南具有绝对的意义和永久的价值。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