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天下最不能做的事,就是为人当枪手、做文胆

作者:许石林阅读数:621发表时间:2018-11-07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天下最不能做的事,就是为人当枪手、做文胆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九月三十日癸卯

          耶稣2018年11月7日

 

【一】

 

好好的文字,让“懵逼”一个词给毁了

 

一早看公号“新闻早餐”的一篇东西《这一对鸟夫妻让总统落泪,全世界位置心疼哭泣!》

 

内容很好,标题耸人听闻,可以谅解。

 

唯文内文有一处用了“懵逼”一词,很刺眼。

 

不禁品评论道——

 

好好的文字,让一个词“懵逼”给毁了。

 

写东西,类似这种鄙俚粗野之词,一定要慎用。同样的,如“半毛钱”之类的词儿也慎用。

 

我不是多么文字洁癖的人,写东西也常用鄙俚之语,骂脏话的段位也不低。尽管如此,可能正因为如此,我还是认为,他写那么好的内容,一定要慎用。用要用得是地方。

 

严格地说,当今人普遍粗鄙无文又自甘下作,所创造的新词儿,无一不是极尽下流以尽可能谄媚愚下,使者播于市井,所谓吸引眼球。因此这种新词儿,不用没关系,用不好只有坏处,这种所谓“地气”最好不接,因为弄不好,你不能化腐朽为神奇,地气接不上倒接了粪气。

 

前日看一仁兄(南方人)的文章,直言告之:文中类似“半毛钱”这种轻薄鄙俚之词,减轻了尊作份量,慎用。古人力戒士子作文用俗俚市井语,一经沾染即不可治。此为告诫常人而言,非常之人自会处置,用得巧妙便有巧妙之效,还不至于堕入下流。

 

今人写作用白话,难免市井气。而今之通行白话,尤对南人不公。故南人用之,尤当警谨,万不可为求流畅生动而陷于油滑,自损威重。宁可古雅,不失厚重。不可轻易,失诸轻油。

 

【二】

 

《新闻战线》总编辑胡女士意外离世。

 

网上有诸多对其离世议论的。

 

我宁愿相信她是抑郁症。

 

尽管我对抑郁症有自己一贯的看法——世上有一种文化,与抑郁症绝缘,那就是中国传统之学。

 

有关与此,容后再论。

 

我的感慨是:文字工作者的苦累极少有人能体会。

 

我经常劝年轻文友:天下最不可为之事,无过于写作,尤以为人做文胆为最。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做别人的枪手和文胆。因为,他若懂,他能写,就不需要你,也看不起你;他写不了,才让你写。你之精彩,他不懂,就不知你之可贵,因眩而厌,因厌而轻之,是以羞辱至矣。

 

其实,为文可以养生。唯无艰难劳苦而已。

 

辛苦生涯本业儒——写作之人,就不要指望能过多么富裕的物质生活。再说,物质生活丰富,会挤占精神的空间。美国总统约翰·亚当斯,在任前两次去欧洲,他以清教徒的身份见识了法国王室的奢糜,但他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他说:“我总认为,生活越奢侈,道德越败坏。”

 

所以,写作人但凡家有咸菜窝头,所谓仓有余粮,齑缸未罄,即可为自己写痛快文字,不必贱卖立身之本,以谄事他人。

 

心中若有一丝在意他人之心,则为文必自损身心。

 

写作者若想在这世上少受伤害和算计,就需要保持一些耿介和清高,甚至负担一些“坏名声”即汉武帝下州郡求贤诏所言“士或有负俗之累”,这是可怜的书生艰苦生存的保护色。

 

听过一个真实故事——

 

有大学同学三人,皆平民子弟,在校时即加入文学社,爱好写作。毕业后皆以文字优异入职,三人工作勤恳,所写文字,屡蒙嘉赏,均获进身,惟缓慢耳。其中一人,于某次转行后,履新之始,凡有文书,皆峻拒不写,谓己向不擅文字,新单位即不以文书之劳相付,不数年,连升三级,今已侍勋爵而入要枢。其余二人,依然操笔墨生涯,仕途如蜗游龟行,十分缓滞。

 

闻之者,无不叹息……

 

官场就有这个规律:会写的升不了官。

 

原因大概是:

 

一、提拔了你,后面谁写?用你用惯了,换个人不顺手。

 

二、骨子里认为你们写东西的人没其他本事。

 

三、骨子里认为写东西不是好事,要是好事,他们早全力以赴了。

 

四、写东西的人为人役使,如牛耕田、狗看门,离不了你们,但轻贱你们。

 

五、……少儿不宜,故略。

 

“文运关乎国运。”

 

太多人不理解这句话了。

 

天下万事,所有世俗功业,无论多么显赫,欲使其德布当前,传诸后世,只有一条途径:成于乐,化为文。

 

今人轻文重利,毁坏国家天下之根本。

 

从前请人写东西,先奉上润笔,请作者赐题赐作。

 

今天,还有不给稿酬让人白写的,好像作者欠他的一顿白乎似的。

 

区区不才一直有个愿望:办一份高档刊物,约稿时即奉厚酬,真正尊重作者。

 

其实,越是好作者,你礼敬他,他越诚惶诚恐,非常好合作,绝对超值回馈佳作。什么文人的毛病,一扫而光。

 

可是,你看这世界大趋势,还能实现吗?

 

【温馨提示】——

 

若对此问题有更多兴趣的,可阅读本公号早前的一篇《世上有三种职业,自带神性,不可轻侮》。

 

请自己找,我还没学会链接。

 

2018年11月7日立冬

 

责任编辑:姚远

 

 

 

许石林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