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根勤】金庸的“汉唐气象”

阅读数:563发表时间:2018-11-08

金庸的“汉唐气象”

作者:刘根勤

来源:《今晚报》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九月三十日癸卯

           耶稣2018年11月7日

 

 

从新文化运动到金庸去世,差不多整整一百年,能够对接传统、继往开来的作家,凤毛麟角。以当代而言,只有汪曾祺与金庸二人。他们两位都出生于江浙腹心地带,人文渊薮,年龄也只相差四岁。都是家学渊源,更兼禀赋非凡,知识上淹贯四部,会通三教,人情世故更是左右逢源。二人都遭逢世变,汪老北上京华,金庸南下香江,都经历了无数故事,创造了一番辉煌。汪老是明清小品,金庸则有汉唐气象,从这两位的作品入手,可以开启国学的便捷之门。


用金庸小说的话评价金庸,金庸不惟内功深厚,更有招式惊奇。他的国学修养不算深厚严谨,但胜在广博灵动,如同《九阴真经》,从纯内力修炼角度可能不如《九阳真经》与《易筋经》,但内外兼修无所不备,准入门槛低可以速成,成长空间也极可观。招式层面,金庸的外语基础、政治与法学功底都是可圈可点,最了不起的是他在香港做过编剧,办过报纸,写过评论,对政策、市场与读者心理洞若观火。所以他写连载小说,技法圆熟,应变无穷,犹如“独孤九剑”。以九阴内力驱使独孤九剑,沛然莫之能御。

 

金庸不必加入中国作协,但中国作协倘若要有所作为,一定要学习金庸,积累极厚知识基础,树立极优服务心理,培养极高应对技巧。

 

让我们回到以前的一段公案,金庸小说第一次选入教科书,是2004年人教版高中必修的语文读本,节选自《天龙八部》,有人认为这标志着流行武侠小说正式进入殿堂。“……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毡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虎,马如龙,人既矫捷,马亦雄骏,每一匹马都是高头长腿,通体黑毛,奔到近处,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闪闪,却见每匹马的蹄铁竟然是黄金打就。来者一共是一十九骑,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

 

但我认为下面这一段更好:

 

这匹癞马初时脚步蹒跚,不是失蹄,就是打蹶,那知却是越走越好,七八日后食料充足、精力充沛,竟是步履如飞。杨过说不出的喜欢,更是加意喂养。

 

这一日他在一家小酒店中打尖,那癞马忽然走到桌旁,望著邻座的一碗酒不住鸣嘶,竟似意欲喝酒。杨过好奇心起,叫酒保取过一大碗酒来,放在桌上,在马头上抚摸几下。那马一口就将一碗酒喝乾了,扬尾踏足,甚是喜悦。杨过觉得有趣,又叫取酒,那马一连喝了十馀碗,兴犹未尽。杨过再叫取酒时,酒保见他衣衫破烂,怕他无钱会钞,却推说没酒了。

 

饭后上马,癞马乘著酒意,洒开大步,驰得犹如癫了一般,道旁树木纷纷倒退,委实是迅捷无比。只是寻常骏马奔驰时又稳又快,这癞马快是快了,身躯却是忽高忽低,颠簸起伏,若非杨过一身极高的轻功,却也骑它不得。这马更有一般怪处,只要见到道上有牲口在前,非发足超越不可,不论牛马骡驴,总是要赶过了头方肯罢休,这一副逞强好胜的脾气,似因生平受尽欺辱而来。杨过心想这匹千里良驹屈于村夫之手,风尘困顿,郁郁半生,此时忽得一展骏足,自是要飞扬奔腾了。

 

杨过与黄马,都是风尘困顿,相逢相知,毫无“违和”,堪称“倾盖如故”。只此一段,足以进入经典文学行列而无愧色。

 

凭着这样的文字与心性,以及独一无二的生平,金庸的文本与历史价值也就不言而喻了。他不需要什么外交官、职业学者,他构造了一个系统的世界,亿万读者,跨越百年,或者更久。


责任编辑: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