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习近平思想的儒家根源 ([美]万百安)

阅读数:1434发表时间:2017-11-17

习近平思想的儒家根源

作者:万百安 著 吴万伟 译

来源:联合早报

时间:2017年11月15日


评论家们已经注意到,最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确保了习近平主席在未来若干年牢牢掌控国家的权力。不过,很少有人关注习的世界观的儒家根源。习主席本人已经坦率地表达了他对中国传统思想的崇敬以及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儒家传统和谐一致的观点。正如我在新著《哲学上的拨乱反正:多元文化哲学宣言》中所说,习主席对中国传统思想的修改偶尔是出于机会主义的动机。不过,美国许多政客对待圣经的态度也同样如此。无论如何,至少在以下四点上,习近平思想是真正符合儒家精神的。


首先,习主席的任期见证了坚定不移地反腐败运动。有些玩世不恭的观点认为,他这样做部分是出于巩固个人权力的动机。虽然这种说法有一定合理性,但同样真实的是,腐败越来越成为中共需要认真对待的严峻问题。习在对共产党员的讲话中引用《论语》鼓励党员在担任公职时要清正廉洁:“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为政第二第1节)。其要点是提高执政水平,同时忠于儒家传统:如果政府官员期待民众“尊重”政府,很显然,他们必须值得信赖,并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幸福而努力。换句话说,他们必须表现出儒家美德:仁和义。


虽然儒家相信统治者执政必须为普通民众的利益服务,但他们并不认为民众能很好地判断政策的好坏。孔子表达了他对民众辨别能力的高度怀疑,他说,“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论语》卫灵公第十五第28节)。这与习执政的另外一点一致,即他反对“西方价值观”,这常常被等同于反对西方的自由民主。美国等西方国家理所当然地认为,直接民主是最好的政府管理形式,普通人的角色在政府管理中越积极越好。但是,在很多中国人看来,英国脱欧、法国和奥地利新法西斯政党的崛起以及上次美国大选中候选人相互抹黑和攻击等事件简直就是人民统治的归谬法(reductios ad absurdum,说明某一命题的反面为不可能或荒谬,以证明该命题正确---译注)。蒋庆等儒家思想家甚至认定“儒家宪政”是比西方自由民主更加适合中国的政府管理体制。


虽然儒家质疑普通民众的政治悟性,但他们认为民众的幸福和满足感是检验政府成功与否的最高标准。这非常吻合习主席旨在建设小康社会的“中国梦”。“小康”这个源于儒家经典的古老术语比标准的英语翻译“比较繁荣富足的社会”更激动人心。谈到小康,人们会联想到普通人生活舒适,并无需腐化颓败的高消费。如果使用美国人的习语,那就是“人人的锅里都有鸡吃”,但不是每家的停车位都停着一辆保时捷(Porsche)。


  


(照片说明:2014年9月24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国际儒学联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大会,这是继2013年参观曲阜孔庙并发表讲话、2014年“五四”到北京大学牵手中华孔子学会会长汤一介之后,习近平第三个亲近儒家的“大动作”,引发巨大关注。)


习的政策中与儒家思想惊人一致的最后一点是其经济管理方式。在西方,新自由主义已经越来越多地被二战后即主宰经济政策的凯恩斯主义共识所取代。具有反讽意味的是,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顾问弗朗斯瓦·魁奈(François Quesnay)是自由放任经济理论的创始人之一,他从圣王舜实施的“无为”理想中获得灵感(“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已正南面而已矣。”《论语》卫灵公第十五第5节)。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1988年的“国情咨文”中引用了《道德经》中对“无为”的描述来支持其自由放任政策。但是,儒家的共识一直是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层次上的财富积累都必须受制于道德价值观的束缚。孔子解释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第四第16节)他警告“放于利而行,多怨。”(《论语》里仁第四第12节)毫无疑问,在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中被整肃的中国亿万富翁已经认识到,他们生活在价值观更加接近孔子而不是亚当·斯密的国度。


世人认识到习近平思想中的儒家根源非常重要,因为国际局势很适合中国的崛起。美国一直是中国崛起的有效制衡力量,但是,特朗普总统在外交上缺乏经验的问题显而易见,这令美国人深感痛苦。今年7月,白宫新闻官曾提到习近平是中华民国总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在4月份与习主席的简短谈话后,特朗普对习的敬畏之情溢于言表。在谈话中,习温和地向他解释了朝鲜半岛的地缘政治局势。


20世纪是自由放任经济学胜利的时代,也是民粹主义民主战胜经济和政治极权主义的时代。随着苏联的垮台,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等评论家骄傲地宣称历史已经终结,这未免言之过早。他的意思是,我们已经发现了社会组织的最佳形式,资本主义体制将永远占据支配地位。结果,这个预测就像黑格尔预测19世纪的普鲁士国家是人类进步的顶峰一样狭隘武断。或许,我们在21世纪将看到儒家社会的胜利,在贤能政治领导下,为了公共利益而实现经济的稳定增长。


作者简介:万百安(Bryan W. Van Norden),瓦萨尔学院哲学教授(美国),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观音堂佛祖庙访问教授(新加坡),新著《哲学上的拨乱反正:多元文化哲学宣言》(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2017)。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