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陈昭瑛:应以“一国良制、王道中国”来完成统一大业

作者:陈昭瑛阅读数:7974发表时间:2016-03-18
陈昭瑛

作者简介:陈昭瑛,女,民国四十六年(西历一九五七年)出生,母台湾台南市人,父台湾嘉义民雄人。现任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曾任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人(1998—1999),曾获第二届五四文学评论奖(1999)。著有:《台湾与传统文化》、《台湾儒学》、《儒家美学与经典诠释》、《台湾文学与本土化运动》等。


【儒家网专访之十】


专访陈昭瑛:应以“一国良制、王道中国”来完成统一大业


  


受访人:陈昭瑛,女,民国四十六年(西历一九五七年)出生,当代台湾儒家代表性人物,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台湾与传统文化》《台湾儒学》《儒家美学与经典诠释》《台湾文学与本土化运动》《台湾诗选注》《江山有待》等。


采访人:齐义虎,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讲师,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博士研究生,儒家网义工。


受访时间:西历2015年12月19日


【儒家网按】2015年初,由李明辉教授的一篇访谈引起了两岸儒学的持续争论,期间有多位学者参与了讨论、发表了意见。为了使讨论进一步深化,我们觉得有必要更广泛了解台湾儒学界的主张。陈昭瑛教授作为一位台湾的女性儒者,一定有着与大多数男性学者不一样的视角和关注点。此时,齐义虎刚好在台湾进行学术交流访问,于是我们委托他代表儒家网对陈教授进行了一次专访。访谈在台湾大学陈教授的办公室进行,斗室之内,相谈甚欢,不知不觉持续了将近五个小时。文字整理稿经陈教授亲自删改定稿,限于篇幅不得不舍弃了许多采访提纲之外的精彩话题。现公开发表,以飨读者。


【提要】


◆两岸儒学应该是合作而非较劲的关系

◆台湾的民主尚不完善,还需要由代议民主向审议民主的进一步提升

◆只要有诚意,一党制下同样可以实现民主

◆在目前的反中国化巨浪中,台湾的「新儒家青年」是最顽强的中国文化守护者

◆儒学对台湾的政治和社会仍然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儒家在现代社会只能成为多元文化中的一支,不可能独尊

◆立儒教为国教不可行也不必要,儒家转进到公民社会才是最好的「战略位置」

◆国学热是儒家自身生命力的展现,少儿读经运动是两岸儒学界一次成功的合作

◆台湾在中国文化中浸润很深,但社会运动的政治能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会产生变化

◆文化经典进教材和官方祭孔的台湾经验,值得大陆借鉴

◆台湾年轻一代反中国情绪强烈,国民党、民进党、共产党三家都有责任

◆大陆应该多做一些事来改变自己在台独论述中非常负面邪恶的中国形象

◆大陆的经济让利政策已然失灵,应该用仁义来完成统一大业

◆只关注经济数字的成长,违背社会主义的初衷

◆一个中国应该是一个行王道的中国,一国两制不如一国良制

◆「与其建立台湾为新而独立的国家,不如建立中国为新而独立的国家」


两岸儒学应该是合作而非较劲的关系


儒家网:首先要非常感谢陈老师接受我们儒家网的采访。前一阵由台湾的李明辉教授的一篇访谈引起了大陆新儒家与港台新儒家之争。作为一位台湾的儒家学者,不知您怎么看这场争论?或者说就这场争论,您还有什么要补充或进一步澄清的地方?


陈昭瑛:我最近才把访问稿和一些大陆朋友的响应看了。大陆方面将港台新儒家和大陆新儒家界定为一边是心性儒学,一边是政治儒学,这确实会让港台新儒家后辈们有分家的感觉,感到大陆学者想划清界限。所以李明辉的谈话中确实有一些复杂情绪。但大陆新儒家着重政治儒学的用心,似乎也没有得到多数台湾学者的了解。


分家就要另立祖先,也像另立党中央,分派系。大陆新儒家另立的祖先是康有为,这不易在台湾得到共鸣。因为台湾人认为中华民国是正统,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在中华民国历史上,康有为是一个保皇复辟人士。保皇党与儒教结合之后,可能对儒家产生负面影响。日据时代的台湾也有孔教会,也是保皇党,保天皇,与大陆孔教人士也有来往。当时在台湾提倡孔教会的人,是与当时在文化上、政治上反对日本殖民统治的一群人是对立的,这些台湾孔教会人士中有些甚至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歌颂皇军的罪行。所以「孔教」在台湾带有负面形象是有历史因素的。我希望双方都能调整一下态度,尽量让两岸的儒学是一种合作,而不是较劲的关系。


儒家网:我们知道,港台新儒家,比如牟宗三先生,其实也有判教。牟先生觉得朱子学是歧出,阳明学才是正统。同样,大陆有些儒家学者认为,现代新儒家从熊十力开启的路径也是儒学的歧出,其表现就是在学问方式上有过于哲学化的倾向,这就偏离了儒学传统的经学模式。


陈昭瑛:这是比较敏感的问题。台湾的儒家学者未必都同意牟先生这种判教。这些年朱子学研究在台湾更受重视,不同意朱子是别子为宗的学者越来越多。不过对朱子的态度不同还谈不上是台湾儒家学者之间的门派差异。另外台湾还有一些人在做东亚儒学。我觉得有一些不同多元的发展比较好。 


儒家网:历史地来看,可能这也是一个契机。因为在宋明理学的发展中,恰恰是通过一个判教,把儒家中孟子这一系提升起来,确立了一个道统的谱系,然后才有了宋明理学后来那么大的成就。我们今天的判教,某种成度是不是在重复又一次儒学复兴的前奏呢?


陈昭瑛:我没有这么乐观。我认为宋明理学家建立道统在当时有不得不然的理由,也取得很高的成就。但从宏观的角度来看,道统观对儒学的发展不是没有负面影响。如果我们现在再继续使用同样的方式发展儒学,有可能使儒家自绝于多元的现代社会。


台湾的民主尚不完善,还需要由代议民主向审议民主的进一步提升


 


儒家网:李明辉教授认为台湾的民主政治体制已经落实了儒家的政治理想,很多大陆学者不能同意。不知您对此怎么看?是否同意李教授的观点?


陈昭瑛:我不同意,但是我的立场可能和大陆学者也不太一样。台湾一些儒家学者长期支持台湾的民主化,包括我在内。我和许多年龄相仿的朋友一起经验了70年代、80年代的党外运动、民歌运动、美丽岛事件、解除戒严与解严前后的公民社会的兴起。我们为台湾的民主化感到无比兴奋,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