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吹剑】蒋庆提出要收取“儒家思想资源使用税”?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07-05-16 08:00:00
标签:
杜吹剑

作者简介:任重,曾用网名“读书吹剑”,笔名杜吹剑,儒家网创办人暨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研究员邮箱:rujiarz@126.com


蒋庆提出要收取“儒家思想资源使用税”?

作者:杜吹剑

来源:儒家邮报

时间:西历2007年5月14日

 

     

蒋庆何许人也?是所谓的“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在网络上的公开简介是:“蒋庆,1953生,字勿恤,号盘山叟,江苏徐州人。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2001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任山长。”根据一篇《注定做不了旁观者》的文章介绍:“这一时期最受关注、也最具争议的是以儒学传人特别是公羊学传人自居的大陆学者蒋庆。蒋庆因于1989年政治风波后不久在台湾《鹅湖》月刊发表有'大陆新儒家宣言'之称的三万五千字长文《中国大陆复兴儒学的现实意义及其面临的问题》,受到方克立的激烈批评(《评大陆新儒家“复兴儒学”的纲领),同时亦引起国人的注意。其后,蒋庆继续著写《公羊学引论》(1995)和《政治儒学》(2003),宣扬其一贯力主的“政治儒学”。

 

退隐山林构筑书院招徒讲学的蒋庆,以“道在民间”自负,耗费时日费尽心思地主编了一套《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认为中国人应该读中国经典,尤其是儿童应该诵读儒家经典,呼吁恢复“全民读经”传统。这套儒家经典《诵本》于2004年出版后,引发了一场遍及全国的“读经大讨论”,蒋庆也成为这场风暴的中心。

 

不仅如此,蒋庆在2005年写就一篇《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长文,又引发了一场思想地震。蒋庆根本不去理会学术界聚讼不已的“儒教是不是宗教”这个“伪问题”,而是直指问题实质:中国该不该建儒教?儒教应该怎么建?当然,蒋庆对这个问题给予了肯定回答和提纲挈领的建议。2005年底,在另一位“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陈明主办的“第一届儒教学术研讨会”上,蒋庆公开宣读这篇文章,引发了轩然大波,当即招致与会的“自由派”学者袁伟时、徐友渔和基督徒何光沪等人的激烈批评,也因为话题的敏感和问题的重大,媒体们也是纷纷报道,推波助澜。

 

可是,媒体,尤其是大众传媒的报道往往采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标题,断章取义,哗众取宠,以图吸引眼球的注意力,但往往掩盖了问题的实质,这在对蒋庆呼吁“重建儒教”的问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蒋庆在《构想》一文中提出中国儒教的复兴涉及到的十个方面的内容,其中第六项是:

 

儒教的财产形态——历代书院建筑与地产,文庙建筑与地产,孔庙建筑与地产(“中国儒教协会”代管,所有权属孔子后人),历代圣贤儒士之祠庙、地产、故居、坟茔、遗稿、遗物,历代圣贤儒士过化之文化古迹与各种文物,历代古圣王陵墓、陵寝、陵园,历代帝王之祠庙与忠烈祠、文昌阁、城隍庙等均归“中国儒教协会”所有、管理与经营;儒教接受国家土地与实物等馈赠及定期财政拨款以维持儒教日常运作;另成立“中国儒教复兴基金会”接受儒教信众与社会人士广泛捐款为复兴儒教提供经费支持;国家代儒教开征“儒教遗产使用税”:凡以各种方式出版的赢利性的儒教古籍、使用具有儒教内容与人物形象的商标、广告、公司企业名称、经贸旅游活动、以招商为目的的节庆活动、以儒教内容为题材的赢利性的文艺作品与影视作品,均须向儒教交税。

 

蒋庆为什么要提出征收“儒教遗产使用税”?是因为儒教在当下的中国是个待建的东西,力量微弱,而且来自外来宗教的压力实在太大,蒋庆忧心忡忡地指出:“当今中国,信仰空虚,道德崩溃,传统文化式微,价值虚无主义盛行,为各种邪教的产生提供了温床。凭借国家权力打击邪教只能表面上奏效,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国家权力只能解除邪教的组织,不能解决邪教赖以产生的信仰、道德、文化、精神、价值诸问题。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邪教问题,就必须复兴正教。在中国正教就是儒教,儒教就是中国各种邪教的天敌。在中国复兴儒教邪教自然就会消亡,费不着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去对付邪教。所以,儒教复兴,邪教消亡,在当今社会反邪教是传统儒教反淫祀的继续。”“儒教就是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的载体,是中华民族道德精神与生命信仰的体现,儒教与中华民族、中国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儒教兴则华族兴中国兴,儒教衰则华族衰中国衰。”可以看出,蒋庆对重建儒教的心情急迫和用心良苦。

 

当然,媒体只是抓住“儒教遗产使用税”大肆炒作,攻击者更是乘机混淆是非,妄图把蒋庆彻底抹黑。尽管面对铺天盖地地误解和攻击,蒋庆在回答《晶报》记者的访问中仍然表示“我对儒教复兴信心十足”。在回答记者提及的“儒教遗产使用税”问题时,蒋庆以儒教徒的身份来回答这个问题:“现在对儒教遗产在商业上的滥用非常离谱。我的一位山东朋友带给我一包印有孔子头像的烟,在西方你能够看到耶稣头像印到香烟上吗?还有各种以儒教人物注册的商标、广告、企业名称,最重要是他们利用儒教遗产渔利却从来不回馈儒教,儒教想要为社会做好事的时候却没有财力支持。而且现代国家代宗教征税也是有的,德国就是这样的。”蒋庆的反问很有力,为什么别的宗教别的国家有这个权利,唯独儒教就不能有呢?

 

至于有的攻击者唯恐天下不乱,死死抓住“儒教遗产使用税”不放,更是采取偷梁换柱之卑鄙手段,说蒋庆要收取“儒家思想资源使用税”,要借机为个人“敛财”等等,鼓躁一气乃至上升到人身攻击。这一类言论,如果不是有意为之,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蒋庆所言,这些极端的批评者根本不了解儒教人物的胸怀。尧舜尚且视名利如浮云过太虚,孔子要参政也不是为了自身的权力,而是为了振救天下;董仲舒重建儒教不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而是为了中国文化的复兴。孔子与董子一生追求儒教的理想,他们自己得到了什么权力和利益?

 

蒋庆虽然很自信儒教在中国能够重建,但非常悲观在他的有生之年不能看到了。其实,退一步讲,即使今生蒋庆能够能看到儒教在中国重建,岂是为他的个人权力、富贵着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谬以千里,非常可笑,也非常可憎!


1、蒋庆《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中国儒教网http://www.zgrj.cn/pages/p1_001.htm)

2、《我对儒教复兴信心十足——蒋庆访谈录》(中国儒教网http://www.zgrj.cn/pages/p1_018.htm)

   

2007-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