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吹剑】应该把清明祭祀确定为国家礼仪

栏目:谏议策论
发布时间:2011-04-07 08:00:00
标签:
杜吹剑

作者简介:任重,曾用网名“读书吹剑”,笔名杜吹剑,儒家网创办人暨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儒教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邮箱:rujiarz@126.com


应该把清明祭祀确定为国家礼仪

作者:杜吹剑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美国)《侨报》2011年4月6日


    清明节是中国人极为重视的传统节日,与春节、中秋节并列为三大节日,深蕴中国传统文化价值。清明节主要的活动是扫墓,即墓祭,到墓地祭祀逝去的先人。这种习俗由来久远,大约始自周代。唐玄宗在开元二十年颁布诏书:“士庶之家,宜许上墓,编入五礼,永为例程。”自此,清明祭祀正式由民间习俗确定为国家礼制并历代沿革,尤其是对华夏人文始祖黄帝的祭祀,由历代朝廷规定为最高礼仪,极为隆重。

    近代以来,随着西方文化的入侵,中国文化受到全盘性批判,传统礼仪也受到冲击。即便如此,深受反传统的新文化运动影响且以打到“孔家店”起家的革命者们,在某些特殊时期,依然重视传统价值凝聚人心的作用,譬如在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多次共同祭祀黄帝陵,毛泽东还亲自撰写了《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人民抗日红军总司令朱德祭文》。 

    共和国成立后,在破旧立新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一切源于传统文化的价值全部被抛弃,所谓的礼仪,更是无从谈起。在破除迷信、移风易俗的口号下,很多地方公开的祭祖活动被迫停止。若无外在的礼仪程序,内在的精神情感也难以表达和传承,祭祀活动的社会教育功能被大大削弱。而且,因强调政治性而忽视文化性,清明节等传统节日也未能列入国家法定节假日。直至2008年,在社会各界的强烈呼吁下,政府顺应民意,方将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三个传统节日定为法定节假日,赢得了一片好评。

    可是,随之而来的尴尬是:节日是法定假期了,可怎么过节却成为问题。因为历史的原因,很多国人对清明节的价值内涵感到隔膜,甚至有人认为祭祖扫墓很不“现代”,很不“文明”。内容既然虚化,形式也随之而消失。度假休闲,似乎成为人们在清明节期间的被迫选择。这种情形,想必是当初呼吁者和决策者们都不愿意看到的。这让人不禁想起在2005年,国民党主席连战回大陆访问时,回乡扫墓祭祖是其行程安排中的重要一项,此举极大地震撼了大陆民众,因为,自共和国成立后,大陆没有公开报道过领导人清明祭祖扫墓活动,连战此举,促使更多的人思考祭祀祖先的意义。

    近些年,伴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全国各地公祭人文始祖、古圣先贤、英雄烈士的活动也日益兴起,其中政府和领导人的逐渐参与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但也有人指出,在经济效益与功利主义的驱动下,产生了争祭、乱祭等现象,缺乏文化内涵,祭礼不古不今、不中不西,庄严感和神圣性明显不足,并且也因修建祭祀场所和举行公祭活动耗资巨大、劳民伤财,失去了祭礼“宁简勿奢”的古意。 

    出现这种乱象的根本原因,是因有着“礼仪之邦”之称的中国“失礼”太久了,故在今天亟需重建。在1935年,国民政府就将清明节定为“民族扫墓节”,同年4月7日派代表至陕西的黄帝陵谒陵,举行首次民族扫墓典礼,此后每年都派代表谒陵。至今,台湾每年清明节都会在忠烈祠举行“遥祭黄帝陵”典礼,并且由最高领导人出席主祭。

    其实,任何民族、国家对祭祀祖先、先烈都极为重视。欧洲的法国有万灵节,亚洲的日本有盂兰节,非洲的突尼斯有全国扫墓日,美洲的墨西哥有亡灵节等等。在这些特殊的节日,政府和民众或祭扫先人陵墓,或纪念英雄烈士。广为人知的是美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已经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祭扫日,并且被定为国家假日。美国人起初在这一天仅仅祭奠所有的战争死难者,后来在民间逐渐演变为一般家庭祭奠去世的亲人,而且在纪念日这天,总统或副总统会发表演说并在坟墓上安放花圈,仪式极为肃穆隆重,影响也极为深远。

    中国清明节与众不同的最大特色是重在祭祀祖先,不仅在纪念追思亲人的活动中培植感恩之心,强化亲情和家庭责任,而且也通过追慕先祖功德,激励后人不断上进,投身社会建功立业以回报亲恩,从而将家国天下有机勾连在一起——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清明节祭祀活动因其所具有的深刻内涵和礼仪形式使之成为最具有宗教性的中国节日。

    君子之德风。社会精英的言行和政府的行动,对民众具有巨大的心理暗示和示范效应。在汶川大地震头七之日,中国最高领导人集体悼念遇难同胞,是建国以来首次对普通民众举行的“举国哀悼”,同时,自2008年起,国家领导人于国庆日当天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祭奠先烈,俱为国家级典礼。在弘扬传统文化、培育民族精神的今天,政府如能在承续传统的基础上,借鉴国外的做法仪式,重建国家礼仪,除了继续在国庆日祭祀先烈,还应该明确在清明节祭祀黄帝,在孔子诞辰日祭祀孔子,并且在适当时候恢复祭祀天地日月山川、古圣先贤,均将其上升为国家大典,必将有力强化民众敬天法祖、孝亲感恩的心理意识,大大促进文化认同、民族团结,从而推动社会和谐、世风清明。
    

     写于孔子二五六二年(耶稣二〇一一年月)阳历三月二十三日 

 

    发表于《侨报》(美国)2011年4月6日,标题被改为“清明祭祀有深意,应确定为国家礼仪”,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