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榛 冯兵】人性无道德善恶乃告荀正理、儒家常说吗?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10-13 02:06:30
标签:人性、道德善恶
林桂榛

作者简介:林桂榛,贛南興國籍客家人,曾就學於廣州、北京、武漢等及任教於杭州師範大學、江蘇師範大學、曲阜師範大學等,問學中國經史與漢前諸子,致思禮樂(楽)刑(井刂)政與東亞文明,並自名其論爲「自由仁敩與民邦政治」。

人性无道德善恶乃告荀正理、儒家常说吗?

作者:林桂榛 冯兵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琅琊康成書院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八月十五日壬申

           耶稣2021921

 

【冯兵】荀子人性论的三重内涵.doc

 

【冯兵】林兄,这篇小文章希望能得到你的意见。原本考虑补充成一篇长文,但实在是有些那个,于是就先把大意写出来算了。

 

【林桂榛】冯兄直抒胸臆不繁琐,挺好!冯兄大作里承认性朴(值得点赞,真诚面对文本了),然后说欲求下人会作为、体现恶……那个后者是伪恶啊,不是性恶啊(因为不属于荀子的性范畴了),人性恶与人恶两回事啊。性是材之性,性是不事而能而有的机能、属性、内情、里况,性里无正礼义/仁义(善,即伦理价值>〇的情况),当然也无负礼义/仁义(恶,伦理价值<〇的情况)……因为承认性恶(<〇,伦理恶),又承认性朴(=〇,无伦理善恶),于是难免诡辩了(即不讲概念逻辑了)。

 

这类巧解很多,廖晓炜兄《中国哲学史》上发过论文了。但我以为事实就是:刘向团队看到篇中“善是什么什么,恶是什么什么”,刚好汉代流行“善—恶”对言(从质朴论的董子往下看,很清楚的事),荀子论性篇开篇驳“性善”言“不善”及“资朴“的章句里,“人之性不善明矣,其善者伪也”句式大笔一挥,一改为“人之性恶明矣,其善者伪也”……但荀子论性篇末尾对言“善(人)”类的“不善(人)”字样及篇中“不直—不利—××~使直—使利—使善”的喻说措辞还在,该篇中讲“材性资朴”及“性—伪”定义的句子还在,羼入《礼论》篇的“性者本始材朴”的章句还在,刘向改其他书的“不善”为“恶”的前科或旁科也在,跑不了的,生吞抹隐不了。(如果荀子讲“性恶”,那“性恶”命题是什么意思,定义很清楚,内涵很明确,照章句定义、界定去理解判断逻辑或命题内涵,别拐弯抹角没逻辑强按“性朴—性恶”两牛头共和称王。)

 

【冯兵】廖兄的大作尚未仔细读。我也是想超越“善—恶”对言的。我是说基于人性自然而有朴、恶、向善、伪等属性,朴属于第二层,自然才是最基础的,这不算诡辩啊。

 

【林桂榛】作善恶、可以作±礼义,还有伪,这都不是性范畴啊,冯兄瞅准荀子“性”概念啊。

 

【冯兵】是的,±礼义是在朴上加减的。

 

【林桂榛】性本来没有±仁义/礼义(或善恶),告荀常识或正理也,人性论被孟轲及好孟者牵鼻带偏了,不好,得注意荀子。

 

【冯兵】嗯,这点我也赞同。

 

【冯兵】朴是对自然的性状的描述。我是觉得在朴之上还有一个自然。由自然才有朴,就像由道才有一。

 

【林桂榛】冯兄自然说,亦是开辟新说,不算错。自然的状态即未加工未伪的状态(即资朴无人为文理[伪])。

 

【林桂榛】社会朴即无礼义文理,无论±文理。材器朴即无加工文理。荀卿言朴,从孔子来,从孔子性论来。(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HdazWJOWa9MPg4Ar7ErkvQ

 

【冯兵】我同意。

 

【林桂榛】孟轲高调,抬高了,过犹不及,要敢于学术批评孟子,如荀卿,如章太炎,不要迷信圣人云云……近代于上帝都怀疑,何况于红衣主教,才有走出中世纪固执。(参见https://mp.weixin.qq.com/s/Rw6U1JNC8GxRdDtXlXt4QQ

 

孟轲讲性仁义之类,高超,尊重,点赞,但可以科研不同意,不是就得同意孟轲命题才是正确、高超、真理、有德,没这回事。

 

【冯兵】是的,推崇仁义当然值得同意,但人性论可靠否可以批评。

 

【林桂榛】荀卿就坚决不同意孟子,告子不同意孟子之最先河之一(当时不同意孟子高论的时儒多着,故孟子好辩激词也,孟轲何其道德信念自负)。告子比孟子先“不动心”,人生修养境界很高的,孟轲服过。正面价值推崇毫无疑问,但价值论一切命题,就真理可疑,必须反省批评,这才是科研理智。

 

孟朱讲道义本有,道德高超,敬佩,赞赏。基督徒或日本神员讲上帝或神灵,境界高超,也敬佩,佩服。但科学式科研上,对不起,不赞同,对塔利斑等伊斯兰勇猛教徒也一样,精神佩服而不立场赞同。

 

混淆价值信奉与宇宙事实,罗素或陈康先生他们最讨厌的事,科研门外汉一样。冯友兰先生等都比较清醒,今人反而多糊涂。

 

【冯兵】林兄高论有启发。

 

【林桂榛】咱们不一定口笔同意孟轲理论,但得干起来如孟轲仁义志气才是儒者本事。嘴皮孟轲,多是伪孟轲,好多好孟的怂人且多欲样(孟轲不缺钱的,豪车队伍几十辆,今天哲学教授都缺钱,缺乏豪宅几百平与豪车几十辆,养不起团队),哪有孟轲冲天/齐天的气象,大声说孟轲的“天赋仁义礼智道体性命”论就没自个的生命底气!

 

谁说荀卿讲“材性资朴”就是还是没有道德立足或起点,就是还是不学术高明,那是《性恶》篇都没有好好读透或陷入“材性里有道德”之异质本原论的信念套子里……荀卿曰“好好干,善恶都是在干在伪”(从心/忄的爲与从人/亻的爲),道义跟材性里有道义否没有关系;正常材上性能正常的话,人去积极虑为(爲+心)作伪(爲+人),性伪合地积极正向干出来道德,负向干就是造乱作恶了,±礼义或道德善恶在伪不在性,荀子说得很清楚。

 

【林桂榛】摘:20世纪以来,关于荀子的人性论,在传统的“性恶”论的基础上涌现出了“性朴”论、“性危”论、“性向善”论以及“性恶心善”论等等不同的说法。我们则认为,荀子的人性论内涵丰富且复杂,上述的种种分析都只是把握住了荀子人性论的部分性质,事实上荀子的人性论具有“自然”“朴”“恶”“向善”“伪”等多重属性与面向,而其核心与基础就在于“自然”。……三、“恶”。人初生时其性“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若“不事”而顺其自然发展,作为其现实表现的情及由情而来的欲就会导致各种乱象,最终只能被赋予“恶”的道德评价。

 

——冯兄,你大作里这个恶内容是伪恶,不是性恶,不要于荀卿概念跳跃,迷糊了荀况本人,我认为此是伪而非性,照荀况定义,别勉强于“性恶明矣”牵强附会。

 

“材性资朴,作为善恶”,荀子性论要义可八个字说完。符合荀卿定义及章理,孔荀一致,告荀一致。孟子高超,朱子高明,俗人难及,难为外人道也,得道者可与言也。孟朱他们标榜的是“圣学”,很好理解,孟朱不这样讲,还是圣吗?告荀非圣谤圣,俗人世界恰是最人性真实,社会底线事实就是如此(别拿高超得不得了的君子圣人德性世界看地球,此法眼反而会看歪世界真实生灵图景)。

 

我手头有一串讲告子是而孟子非的作古者名单,讲荀子正统、孟子飙高的作古名单也不少。扭转成见,何其艰难,欧洲近现代化也化了几百年,还两次世界大战惨祸才明白生灵底线与人权事实之真谛。中国××学界基本没有走出中世纪思维,还处处沦为大锅之锅盖说辞(抨击科学观天与民权立地很常见的),可悲。

 

【冯兵】荀子讲的性有广义狭义之别,其讲性恶之性是广义的性,包括了心、情、欲多方面要素。我讲的恶,也是指其后天的情欲之恶。由情欲之恶,荀子自己就说性恶。我没有区分荀子的哪些篇章是伪作,我觉得这个太难有定论,所以就只是根据其现有文本去梳理其逻辑。

 

【林桂榛】冯兄,情欲不是恶啊,《性恶》篇有“性”、“恶”定义啊。戴镣铐跳舞,不如干脆不承认资朴章句说法,还不陷镣铐而自在;承认《荀子》资朴章句,则越陷越深,越来越复杂。

 

情欲下作为乱暴不是性恶(是伪恶嘛,很明白的),性情下作为正理也不是性善(是伪善/作善)……坚信“性恶明矣”,就必镣铐乱舞了,说不清的,又总觉得自己说清了,这就是残酷现实。

 

情欲本身没有什么偏险悖乱(都在心理层面尚未以行为触物造乱呢),情欲下行为不节制才有偏险悖乱(《性恶》开篇说得一清二楚),后者乃伪恶非性恶也,恶是作伪,善亦同然,皆社会中伪也靡也,性伪之分若习性与本性之分,若子曰“性近习远”也。

 

作为或德性(习性)有好孬,当然也有中性无谓伦理好孬情况,并非一切行为与品德都有伦理善恶问题,哪有这么简单化的圈圈划框的事,大森林里独居或孤岛一人随地尿尿不是善恶问题,大城市街道巷口随地尿尿就是善恶问题(侵犯他人正当利益了,荀卿曰犯分乱理无礼义也)。

 

【冯兵】我再考虑一下,谢谢林兄!

 

【林桂榛】玩味《性恶》章句,但愿能看出破绽,不要迷信里镣铐跳舞,要坚信文本与逻辑的推理或反省,否则难免2000年成见俗学,要勇敢怀疑成见。我坚信文本推理下孟子是坚定的性仁义论/性本善论者,可不是什么向善/能善/可善/情善/善种子/善因素/生长善……之论者,即使孟子与时儒辩难窘迫中支吾过“可以为善”一句,也遮蔽不了他的思想主心骨,他的大义彰然,章句显然,岂容歪曲或释偏,坚决不同意这种于孟子的学术歪曲或章句生吞,要勇敢挺立与辩护!

 

【冯兵】情欲本身没有偏险悖乱,这句我也赞同。性为自然,作为其实质内容的情和情之应的欲本身也为自然,恶的评价是后起的,善更是。

 

【林桂榛】这个我赞同。

 

【冯兵】荀子评价性为恶,也只是因应情欲的后天价值判断,并非是说性本身为恶,但因为他将性情欲混同为一个,所以才笼统讲性恶。

 

【林桂榛】这个冯兄自己超越荀子概念逻辑解套。性恶非性自身恶,那还是性概念吗?伪也,伪啥都可能的,人类的伪啥都能干出来了,包括善情况,何况恶况……纳粹屠杀和及至文革,动物牲口干不出来,人口干出来了,还以道德高尚、人民尧舜的名义。荀卿论材性资朴不善,曰所谓善恶非性也乃伪也,但冯兄至今不可能相信之耳,因为“文本俱在”,故曰“性朴—性恶”乃至“性善—性不善”皆无矛无盾也。概念游离,没法辩论。

 

【冯兵】只能是说狭义和广义之别。

 

【林桂榛】自设概念套子,然后解套。《性恶》定义了两个性么?读者设法演绎耳。周启荣老师曰荀子“性恶”是“性粗恶”,演绎耳,非文本内推。真诚讨论,冯兄莫怪!

 

【冯兵】是的,只能是读者各自演绎。

 

(2021.09.20)

 

【林桂榛】荀子人性论再辨正https://mp.weixin.qq.com/s/4MAiMupcnh8_fC7myCT83Q

 

【冯兄】老兄中秋愉快!

 

【林桂榛】冯兄节日好!

 

【冯兵】性不善=性朴?

 

【林桂榛】前转讨论已说过了。逻辑上,性不善=性的情况是〇美德+<〇美德;语境上,当兼说“性不善+性资朴”时则驳“性善”曰“性不善”特指〇美德,即荀卿论性文本曰“性无礼义、礼义在伪”,即荀卿论性篇开篇先驳孟子“性善”曰性不是善的,论证一堆即证性不是善的,证性是无礼义(仁义)、无正理平治、无美德固有的(否则作恶/伪恶何以可能及多见?逻辑不通,情况证伪),后面接着马上又说“材性资朴”云云,后云善恶皆出自人作为(制作),非出自人性生转。——朴材上功能机制以做功作为,性伪合而作而积,礼义出自人作为,非出自人性生,荀卿论说得一清二楚,毫无滞碍或什么玄乎或矛盾或歧义。如果掉汉儒论坑里,掉宋儒理坑里,就必会善恶、太极等等八卦无穷。

 

【冯兵】性无善无恶/非善非恶=性朴?

 

【林桂榛】然,概念逻辑上如此,我以为如此。告荀儒派正理,先秦儒家常说,后半句是陈来大师承认的,前半句是本小人揭发的。努力揭发,接着康有为、章太炎及说告子对的江户儒继续揭发。

 

【冯兵】呵呵。

 

【林桂榛】性仁义等故曰性善,没有什么逻辑不逻辑,立场坚定。驳论揭发者,得讲逻辑,否则告荀等更说理混乱嘛。

 

【冯兵】是这样,尊重文本的前提下揭发其逻辑。

 

【林桂榛】性仁义礼智类→性善,这个扩大性转语,基本没有问题,虽然二者之间逻辑不是全=(等号),但伦理表述转词不算错,毕竟“善”是个简洁好词,孟轲用心良苦。而荀况既驳性仁义类曰性无礼义,也驳性善曰性资朴不善,措辞不同,实质一个问题而已,无非A与非A立场而已,一点都不糊涂,亦立场坚定。

 

【冯兵】我觉得其中也有林兄立场坚定这一因素。荀子有些表述,其实是模糊的。

 

【林桂榛】照冯兄看法,荀子当然如此。照今天一些孟子论文看法,孟轲也是模糊的啊。

 

【冯兵】所以大家才都想去替他们整理清晰并确定,所以也才众说纷纭。这也正是经典之为经典的魅力吧。不过说句实话,要研究荀子,林兄是不可被绕过的。

 

【林桂榛】我对孟荀就性里有无礼义曰“性善—性不善”的战国辩情坚信不移,自己都不坚定,则非科学研究。当然,坚定的关于历史事实的命题可能完全是错的,而坚定的价值判断命题则其实也可谓无所谓不真实,因为某人信某价值本身就是事实。价值判断事实不是宇宙事实,实是心理事实,孟子讲他的心理事实,信不信由你,有人就同感而坚定赞同孟子嘛。

 

【冯兵】你讲你信的价值事实也是信不信由人。

 

【林桂榛】对错判断,也都是信不信由你,没错!不过心理事实与宇宙事实还是后者不容易信不信由你的,否则容易成了扯淡科研或学问扯淡。爱因斯坦或伽利略理论,照样至今有著名博士教授驳之,进化论照样被说原则荒诞,世界就这么奇怪。没办法,人类就是聪明过物。

 

殷宗军:古生物学的征程也是星辰大海https://mp.weixin.qq.com/s/SBaTTGCwt6V_0tT6Kk3hxw

 

看看云南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神话家、宗教家、哲学家,往往比地壳、地质、化石、物证还聪明,可惜多是自作聪明。

 

【冯兵】不自作聪明,哪来那么多的文字?

 

【林桂榛】也是哦,满球地壳竟然生物化石不如人类论文多,离开地壳化石与太空望镜大谈太空宇宙、地球人类的智者哲人超多。

 

(2021.09.21,讨论实录,5000字,有编校)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