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朝明:始终以弘扬孔子儒学为己任

栏目:当代儒林
发布时间:2022-06-10 11:57:25
标签:大学、知中国、读经典
杨朝明

作者简介:杨朝明,男,西元1962年生,山东梁山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博士。现任孔子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一届山东省政协常委,第十四届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兼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等社会职务。出版《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八德诠解》等学术著作20余部。

原标题:大学要读经典、知中国

作者:杨朝明

来源:人民政协报教育在线周刊

时间:孔子二五七二年岁次壬寅五月初九日辛卯

          耶稣2022年6月7日

 

我在一个传统的农村家庭出生,也在农村长大。我的祖辈、父辈都是非常崇尚读书的人,他们常引导我理解读书的意义。因此,虽然我之前连自己的县城都没有离开过,但通过自己的努力,我很幸运地考上了曲阜师范大学——这所孔子故里、全国几乎唯一设在农村的山东省重点高校。在那时,我当然没有意识到,这一有意或无意的选择,会让我这一生与孔子结下不解之缘。

 

缘起:

大学老师让我感受到了孔子的魅力

 

我是1981年上的曲阜师范大学。1980年10月以前,中学时代读的还是理科,后来转入文科,竟然考进了大学历史系。

 

那是个比较特殊的时期,由于文化大革命刚结束不久,大学教育和现在还不太一样。我们入学时,曲阜师范大学有五个年级同时在校,很多的老教授都出面上课。很幸运,给我们上中国历史文选、中国古代史、世界上古史的老师等等都非常博学,也是非常令人尊敬的老师。

 

我记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中国女排夺冠后形成了“排球热”,许多年轻人的偶像是排球运动员或者数学家陈景润、苏步青等等。对于我而言,我的偶像则是我“跟前的老师”。我觉得自己的老师们都太优秀了,我作为他们的学生,感到非常骄傲。其中,让我记忆最深、永远铭记的是郭克煜先生。他是我的本科老师,也是后来我的硕士生导师。郭克煜老师国学根底很深,在学界同行中颇受称道,正是郭老师带我走进了孔子的世界。

 

著名学者、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曾说:过去的一切文化都蕴含在历史中,除却历史,无从谈文化。因此,一座城市之重要,不在其面积有多大,而在于其历史有多久远,有多少文化内涵。曲阜是圣人孔子的故里,两千多年来深受儒家文化的熏陶。正是这种深厚的历史与文化底蕴,让曲阜这座在地理上本来很小的城市变得“很大”。刚入学没多久,郭老师就利用周末的时间,带领我们全班同学到了当时的孔府孔庙参观。老师在现场给我们详细讲解孔府、孔庙所蕴含的历史与文化意义。老师的讲解非常生动,十分透彻。从老师的讲解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老师对于孔子由衷地敬佩和对于儒学文化深深地认可。记得我当时听得入迷,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有一次,南京师范大学古文献专业的师生到曲阜来参观,郭老师给他们讲解了孔府、孔庙。那天晚上,带队的两个老师还特别跑到学校,来到老师家里,对老师表示感谢。当时,恰好我在老师家里。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两个老师,对郭老师的深深敬佩,简直可以用五体投地来形容,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们说,郭老师太厉害了,太博学了,能对各种知识融会贯通,了如指掌,烂熟于心,真是令人敬佩不已。

 

受此影响,后来到了周末,有时间我就和同学、朋友一起,到孔府、孔庙、孔林、周公庙、少昊陵、孔子出生地尼山等古迹去走走,翻看相关的图书。以至于后来,我们学校里来了客人要去参观孔庙,让我去给当导游。除此之外,郭老师更是像父亲一样对待与教导我,“如师亦如父”。这些与我从父辈们那里得到的熏育交织在一起,真正启航了自己的学术追求,铺染了自己的文化生命底色。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我对自己的民族文化产生了认同,开始觉得中国文化真的博大精深。

 

缘深:

选择孔子儒学作为一生的使命

 

“文革”期间,在文化上,整个社会氛围是反传统的。“文革”结束后,人们又开始崇拜西方。比如,那时候就有人认为“中国的黄土文化不如西方的海洋文明”。到上世纪80年代,也就是我们入学的时候,虽然传统文化开始复苏,虽然学术界、传统文化界在研究传统文化,但我觉得整个社会氛围对于孔子、儒学与传统文化的认识存在很大偏颇乃至误解。正是这些误会,让我们无法了解真正的孔子思想与儒学精神是什么样的,无法真正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而曲阜作为孔子的故里,在研究儒家文化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因此,在曲阜师范大学的文化氛围以及老师的影响下,我选择了孔子、儒学与传统文化作为学习与研究的中心。我想去了解真正的儒家文化有什么,真正的儒家文化是什么。

 

那时候,曲阜师范大学可以说一直走在了弘扬传统文化的前头。曲阜师大在1979成立了孔子研究所,1983年成立了孔子文化学院。因此,很多全国性的学术会议都在曲阜或曲阜师大举行。我自幼被熏陶了对“学问”“学者”“读书人”的崇敬,因此,一听到了哪里有学术会议,我就喜欢凑过去看看。听讲之外,我还有时会读这些学者的文章,买他们的书,甚至冒昧去拜访他们。后来我读研究生了,也跟我的老师们参与许多在曲阜举行的重要学术活动。我也是从那时开始认真地学习文化问题,思考我们为什么会对孔子、儒学等传统文化产生了错误认识,也开始思考古代历史文化典籍中的价值体系与价值观,等等。

 

不过,学习与研究孔子儒学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由于我们的中学时代是在“文革”后期度过的,没有学到多少真正有用的东西,所以底子薄,知识面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更加努力,更加踏踏实实地学习。在大学期间,我几乎没有什么星期天的概念,除了听课、听讲座以外,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在学校的图书馆度过的。因此,大学期间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也是图书馆、阅览室。在学习与生活中,也认真体认《论语》《孟子》等书的格言,感悟其背后所蕴含的深刻思想。许多话,在我的生活中都进行了检视与印证。

 

选择了曲阜,选择了历史,选择了孔子儒学,又遇到了很好的老师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学友,这应该也是一种缘分。现在想起来,这时期的生活是清苦的,但我觉得自己始终乐在其中。这让我想到了《学记》里的一句话,“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从这些博学的老师和勤奋好学的学友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如从容宽厚、踏实读书、严谨治学等等。更重要的是,让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敬意。不过,由于原始儒家在漫长的中国帝制时代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异化或扭曲,导致了很大一部分人对于儒学产生了误解与抵制。因此,我觉得应致力于原始儒学的正本清源工作,以还原其本来面目。

 

随着对孔子儒学越来越深入地思考,我认识到:了解中国要从孔子开始,不懂得中国的孔子和儒学就很难真正了解中国。用我后来写的文章的话,即“读懂孔庙,读懂中国”。一个人,虽然是中国人,即使生活在“很牛”的城市里,如果不懂得自己的文化,也很难理解中国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文化是在不断的传承中发展的,孔子儒学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主干,它深深影响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与文明的进程,孔子儒学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因此,身处“圣城”,我常想孔子儒家的深邃思想怎样才能让更多人真正理解。

 

从大学入学到现在这四十多年,我从学生到教师,再到后来的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学院院长,以及离开学校做孔子研究院院长、尼山世界儒学中心副主任等,职位虽然有所变动,但我一直没曾离开孔子故里曲阜,也一直从事孔子儒学的工作,心底里始终以弘扬孔子儒学为己任。我的个人奋斗的理想一直是:让孔子照亮人心,让儒学温暖世界。

 

寄语:

年轻人要“择善人而交,择善书而读”

 

四十年的儒学生涯,给我留下了许多人生心得与人生感悟。我感到,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好时代,也是一个在部分地方存在困境的时代;现在的年轻人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代,是非常可以大有作为的一代。习近平总书记在激励青年人的时候常常说到价值观问题,说到学习、创新、奋斗与担当,谈到年轻人要立志,要多读书。因此,我有一些人生建议想分享给年轻朋友。

 

作为学者,我与书打了几十年交道,因此,我想谈谈读书的问题。在现在这个多元与多样的时代、知识爆炸的时代,“读什么书”“怎么读书”成了重要的问题,也成了年轻人的一大困惑。我认为,就读书而言,读什么书比读书本身更重要。记得金克木先生在《书读完了》这本书里谈到了这样一个故事,说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去看望另一位前辈历史学家夏曾佑先生时,夏曾佑先生就和陈寅恪先生说,在中国,要读书就那十几本。这十几本书就是传统的四书五经,再加上《荀子》《老子》和《庄子》。读了这十几本书,就是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因为,我国最核心的书就这些。这些书的成书,是此前我国数千年文化的沉淀,而这些书又影响了我国此后的数千年。

 

很容易发现,在这些传统国学典籍中,绝大部分都属于儒家。儒学的核心是那些经典,而经典是我们国人最应该读的书。这些经典教我们如何为人处事、安身立命,教我们如何与人和谐共处。因此,读书要去读经典。要了解中国,了解中国思想,更应该读那些儒家经典。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山东曲阜,来到孔子研究院考察时,看到我们研究成果中我主编的两本书《孔子家语通解》和《论语诠解》,总书记说“这两本书我要仔细看看”,我想习近平总书记的意思是,作为中国人,必须要了解自己的文化经典。

 

我建议年轻朋友:一定要读最该读的书,一定要先读必须读的书。还有,只有先了解中国,才能了解世界;只有文化自知,才能文化自信。孔子儒学告诉我们,要培养爱心,就要从孝敬父母开始;要有能力爱天下,要先爱自己的家国。我以为,现在不少年轻人不缺少世界眼光,但缺少的是中国意识、中国文化。中国文化讲修行、讲自律、讲和谐。自律的人永远不会太差,生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它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自律的人,最终一定是出众的人;放纵自己的人,一定会被社会淘汰。领会了中华经典里面的言论,它都能指示健康的人生路,“不怨天,不尤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如此等等。年轻人要“择善人而交,择善书而读,择善言而听,择善行而从”。

 

最后,我想把我提出的孔子研究院院训送给年轻朋友,与大家共勉,即“博学于文,行己有耻”。“博学于文”,为人要有知识,要博学;“行己有耻”,个人行事要有荣辱感、有底线,要有是非之心。

 

(卿前进采访整理,贺春兰指导)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