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朵生】“习李新政”试图接续“中华道统”

栏目:谏议策论
发布时间:2013-12-20 22:45:54
标签:道统
慕朵生

作者简介:慕朵生,男,独立学者。中国儒教网主编,儒教复兴论坛总版主。

  

 

“习李新政”试图接续“中华道统”

作者:慕朵生

来源:中国儒教网

时间:20131130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在山东曲阜考察时称,要细看两本和孔子有关的书籍,其中透露的消息和韵味,受到海内外各界的广泛解读。

 

“习李新政”已近一年,其广受关注并引发争议的一个举措,是提出以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为旨归的“中国梦”。笔者认为,“中国梦”的提法体现了中共对于以儒家文化为主体的中华文化的自觉和自信,流露出其试图重新接续“中华道统”的朦胧意识,值得欢迎和期许。

 

所谓“中华道统”,是指儒家关于中国古代圣王之道传承统续的理论,用唐代韩愈的话说就是“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近代以来,人们更多的将“中华道统”的问题,视为执政者是否传承和弘扬以儒家文化为主体的中华历史文化传统的问题。

 

众所周知,“打倒孔家店”、激烈反传统,是中共历史合法性来源之一。但经历“独立建国”、“继续革命”、“改革开放”三大阶段90多年来与中华文化的复杂纠结之后,中共开始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自任。此中的转换或会令人诧异,但并不难理解,因为中华民族复兴虽未必以中华文化复兴为基本前提,但肯定以之为最高标志,亦即中华民族更要在精神上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观察发现,新世纪以来,大陆学校和民间方兴未艾的“国学热”、“读经热”、“私塾热”、“孔子热”等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即使没有受到中共的直接支持,至少也得到其默许和鼓励。习李新政之后,中共接续“中华道统”的步伐明显加快,意向越来越清晰,最新也最具代表性的例证,是拟将教师节日期由毫无任何文化内涵的910日,改在身为儒家文化集大成者和中华文化象征符号的孔子的诞辰日。

 

习近平8月中旬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中的一段讲话,可视为中共试图接续“中华道统”的理论表述。他说:“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

 

这段讲话,把中共对中华文化的重视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可视为中共重新阐释和建构自己历史合法性的一种尝试。但是,大陆民众尤其是各级党政官员是否都听懂了习近平讲话的深意,以及是否都有了接续“中华道统”的自觉,仍然需要存疑。因为,长期以来教科书式或意识形态化的教育和宣传所造成的历史惯性,常使人们不假思索认为中华文化就是封建、专制、愚昧、落后的代名词。

 

不过,形势比人强。“中国梦”理应也必然会与“中华道统”对接:首先,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民族如蔑弃并割断自身历史文化传统,必然会得历史失忆症和精神分裂症,只会有民族沉沦,不会有民族复兴。其次,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国力日渐强盛,中国人正在走出“事事不如人”、“拼命往西走”的心理阴影,重拾对本民族文化的自信是大势所趋。第三,全球化越是深入,民族性越是凸显,而本土文化无疑是呵护民族特性和表达民族诉求的最重要资源。第四,两岸政治内耗稍息,但文化竞争愈烈,马英九已有台湾要做“中华文化领航者”的倡议,大陆不会将此道德优越感拱手相让。

 

更重要的是,马克思和孔夫子并非水火不相容。事实上,中华文化的某些思想,如哲学上的唯物论倾向和辩证法色彩、政治上的以民为本诉求、经济上的平均主义主张等,尤其是“天下为公”的大同理想,无不含有某些社会主义的原始因子。所以清末民初的许多人,如维新派的康有为和梁启超、革命派的孙中山和朱执信,当然也包括像郭沫若这样的社会主义者,几乎异口同声地认定“社会主义本是中国自古有之”,而康有为写的《大同书》甚至“比社会主义还社会主义”!

 

因此,马克思和孔夫子水火不相容,实际上是人们自生分别心。当然,这并不说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差异。不过,两者之异并不是坏事,因为它既丰富中国政治思想和社会实践的资源,也为人类文明拓展创新提供了一种可能。香港著名学者甘阳就曾提出“通三统”之说,即将孔夫子的传统(中华文化),毛泽东的传统(社会主义),邓小平的传统(市场经济),视为同一个中国的历史文明连续统续,从而构建了一种“儒家社会主义”的理想模式和实践形态。

 

甘阳的提法并非完全创新。事实上,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即意在融合中华文化、西方政治和社会主义“三统”为一体,强调“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认为根据“三民主义”建立的社会,就是“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特别是,中山先生明确指出:“中国有一道统,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相继不绝,余之思想基础,即承此道统而发扬光大耳。”

 

有意思的是,国共两党皆崇奉中山先生,一曰“国父”,一曰“革命先行者”。当此中华民族复兴展现出前所未有光明前景,且急需更上一层楼之际,中共如能像中山先生那样,以更加自豪礼敬的态度对待中华文化,以更加清晰明确的方式接续“中华道统”,将有助于重新阐释自己的历史合法性,并加快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