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09-25 11:35:05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南华早报中文网2014年9月25日

时间:甲午年九月初二

           西历2014年9月25日

 

前不久本人在微博上说“习近平有一定儒家修养”,遭到疯狂吐槽乃至谩骂,或以为过度抬举,或以为有意谄媚。其实这是如理如实的铁判,无论习近平将反腐斗争引向何方,都不影响这一判断。

 

判断习近平有一定的儒学修养,不需要什么法眼,也不需要观其行,只要略察其言,浏览一下他几年来的文章和讲话,就足矣了。将儒学义理引入核心价值观的做法,更是历代领导中绝无仅有的。在这一点上,梁漱溟想都不敢想。而某些名儒则将儒学与政治割裂开来,反对儒家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水平还不如习近平。

 

中共建党以来,习近平破了天荒,在马主义立场上倾向于中华文化,在中共历代领导人中是最有儒家修养的。陈独秀、胡耀邦和赵三位也不错。陈独秀晚年对苏俄极权主义有所反思,胡赵相对开明,但都与习近平不同。他们有一定的西学修养,坚持马主义立场而倾向于自由主义。

 

有人把习近平与毛相提并论,更是荒唐。毛氏是马主义和法家的杂交,马体法用,文化、政治立场全都背儒而驰。他对厚黑学、商韩法家、野史和江湖黑幕小说深有研究,于史子集就浮皮潦草,论经学修养还差的远。

 

或谓习近平“铁腕治吏,大得民心”,却又不承认习“有一定的儒家修养”。殊不知铁腕治吏是需要内在道德力量的,尤其是恶性既得利益集团盘根错节、盘​​踞全国的情况下,这么做,除了仁爱之心,还需有相当的智和勇。一定的儒学底蕴就成​​了习近平最好的内力源泉。

 

很多马邦人不明白,领导人和领导团队的德养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政治大变革、社会大转型时期,直接关系着变革的成败和转型的方向,与国家命运和国民福祉密切相关。是汤武得位还是嬴政当道,一切将大不同。文化底蕴深浅,政治立场正邪,政治道德优劣和智慧高低,都属于德养的范畴。

 

注意,有儒家修养未必是儒者。儒者首先第一点是以仁为本,为最高信仰。即使儒家学者,如果没有建立这一信仰,就不能称为儒者。各门各派的学者和信徒,最有儒家修养,也不可能是儒者,因为文化立场和基本信仰不同。所以,说习近平有一定儒家修养,完全正确,但不能进一步,将习近平说为儒者。

 

曾子说:“夫子见人之一善而忘其百非”,孔夫子这个人啊,见到别人有一种善德,就忘记别人的一百种不好了。本人没有忘记中共文革期间倒孔灭儒的错误,但我也不会将中共与习近平完全等同起来而否定之。何况习近平的儒家修养摆在大量言行中,是实实在在否定不了的。只要有一定的仁智勇,习近平是有机会别开政治生面的,至少可以为历史性的大转型打下一些基础。

 

作为中共领导人,能有一定儒家修养,这就足以让人喜出望外了,故很多年前就对习近平有好感。习近平任职浙江时曾经化名哲欣发表专栏文章,2009年东海读过几篇,认为“颇有儒味”。在体制内高官中,习近平是儒家修养最高的,没有之一,故在海外媒体写过《勉习近平先生》一文。

 

习近平说:“群众在我们心里的分量有多重,我们在群众心里的分量就有多重!”东海引申说,负有相当社会、政治责任的政治家,如果真正把群众放在心里,必然会从精神、物质、思想、文化、道德等各方面关心群众,把群众疾苦放在心里。这样的人,自然吉凶与民同患,以天下之忧乐为忧乐,以天下之吉凶为吉凶,自然会致力于不断开明政治优化制度,争取让每一个群众都获得最大的自由发展的空间,获得最大的满足和幸福。把群众看得极重,也终将会被群众、被社会和历史看得极重。

 

儒味,意味着一定的道德内力。为人为政,反腐打恶,都有赖于这种内力。儒味高于人味。有一些领导人有人味,也能说人话,干人事,但没有儒味,故智低力弱,持而不坚,故而一遇风浪马上翻船,口头有禅手足无力,根本原因就是内力不足。用百姓的话说,水上浮萍风中草,无根。

 

习氏风格的反腐行动,就是道德内力的体现,其“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豪言,让我想起张纲“豺狼当路,安问狐狸”之名言。张纲少明经学,东汉名儒,常慨叹:“秽恶满朝,不能奋身出命扫国家之难,虽生,吾不愿也。”汉安元年,朝廷选遣八大臣巡行天下。张纲被选中,他埋车洛阳都亭,说了那句名言后转身上书朝廷,声讨大将军梁冀。

 

至于打虎行动能否通向良制建设,取决于国内外形势和条件,也取决于领导层的整体文化立场和德智水准。如果领导层是坚定的马主义、唯物主义者,“党内权斗的胜利将是更严厉整改的开始和新一轮极权的开始”就有可能,因为符合马主义逻辑。但只要习李团队有一定政治道德和智慧,那就绝不至于。

 

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习近平不是我的君,我没有侍事的义务,我也不可能完全认同他,对他有肯定也有异议。但我认为他值得尊重和欣赏,值得以礼相待。其儒家修养在这个时代本来难得,在体制内更是凤毛麟角。在现中国恶劣的文化道德社会生态中,在反儒势力依然猖獗的环境中,没有人能够比他做的更好,更有儒味。

 

对习近平有好感,也有个人原因。 2005年林樟旺案,为了救助蒙冤的乡亲,我多次返回浙江,将省市有关官员骂得狗血淋头,又到北京召集数十位名家大开研讨会声讨龙泉市政府,上蹿下跳几尽疯狂,居然一路顺风,乡亲们冤情得伸。朋友们都诧异,盖当时几十人的大型民间集会是不允许的。但想到当时习近平主政浙江,就不奇怪了。

 

习近平的德养,是传统文化的熏陶,也与家教和父泽有关。流传着不少关于习仲勋的好人好事故事,相信并非空穴来风,相信习仲勋确实是毛帮中难得的好人,值得国人铭感。这也是“为善由己”的明证,即使在极端恶劣的环境里,也可以做一个善人,为自己积德,为后人造福。光明虽然微弱,黑暗吞没不了。

 

大约在胡耀邦下台后的一个晚上,习仲勋与人民日报总编辑秦川在中南海散步,走着走着习突然转过头来对秦说:“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在当年那种政治氛围中,习老能够做到这两点,非常了不起。习家最有后福,良有以也。希望习近平将这面善的旗帜继承下来并越举越高,更好的造福于民,造福于国,成就中华文明和道德良知的双重辉煌。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