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吹剑】吹剑声声(集十一)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5-03-09 16:10:59
标签:
杜吹剑

作者简介:任重,曾用网名“读书吹剑”,笔名杜吹剑,儒家网创办人暨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儒教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邮箱:rujiarz@126.com



吹剑声声(集十一)

作者:杜吹剑

 

 

作者按:主要选辑作者发表在微博上的短语

 

【莫袖手旁观,要奋起弘道】有年轻朋友来信,对儒家复兴很是悲观,我问为何?答曰:“现在人们对儒家偏见太深误解太多,正面宣传儒家的很少。”我问:“你为何不去宣传?答曰:“我人微言轻,没人听,也不知道怎么宣传。”我说:“从你身边力所能及的事做起,例如,动动手指,转发微博,即是弘道。”(西历2014年9月4日)

 

【与儒门青年后生共勉】或许我对一些儒门同仁尤其是青年后生的要求过于苛刻,但无论是批评还是其他,都是恨铁不成钢意义上的。希望儒门后生,涉猎要广泛,视野要开阔,胸襟要广大,意志要坚定。既要会读书,也要会做事,二者要齐头并进。要做秀才,莫做学究,与诸君共勉。(西历2014年9月14日)

 

【读余英时获唐奖致辞有感】余英时的时代即将结束,蒋庆的时代即将来临。(西历2014年9月20日)

 

【劝诫于丹们】于丹成名之后,有些得意忘形,不知轻重。当然,于丹从来没有以儒家信徒自诩,她只是个传统文化的消费者而已,跟易中天等人一个性质。传统文化给了于丹们很多,于丹们又给传统文化回报了多少?这是于丹们需要自问和反省的。不然,轻则行之不远、贻笑大方,重则自取其辱、身败名裂。(西历2014年9月21日)

 

【自我表扬】昨天,习大大在人民大会堂正在讲孔子的时候,@儒家网 官方微博第一时间发布消息,抢占全世界第一,引发巨大关注,也主动发出了儒家声音。或许,儒家被动应战的境况,今后将会有所改变。感谢儒家网编辑部的同仁们。(西历2014年9月25日)

 

【重发:习近平在曲阜的讲话】去年11月,习近平公开到儒家圣地曲阜孔府考察并发表讲话,释放的信号极其明确,很有象征性。尽管许嘉璐认为习近平“曲阜之行”与邓小平“南巡”具有同等意义,但该讲话官媒却不发表,颇诡异。儒家网及微博率先发布,却遭删除。今日重发,感慨无限。(西历2014年9月27日)

 

【信号】今天的新闻联播头条,是国家主席习近平致信,祝贺全球孔子学院建立十周年暨首个全球“孔子学院日”。李克强总理也致信祝贺。而中办国办军办联合发文,要求搞好烈士纪念日活动的消息,则排在了第二个。很有意思,耐人寻味。看来,回归中华道统的信号越来越明确,信心也越来越坚定。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西历2014年9月27日)

 

【答友问】@coolhot 问:“老兄尽忙着帮同道出书、发文章,什么时候也出本自己的专著?我很期待。”这个问题有很多朋友私下问及过,对大家的勉励,愧不敢当。这些年来,在下时断时续写的那些小评论,大多是“不平则鸣”之作,没什么学术含量。目前,当务之急是帮助民间儒友出书,助人为乐,天下至乐。(西历2014年9月29日)

 

【游湘江橘子洲头】昨天,在长沙湘江橘子洲,遇到两位宣传汉服的妹子,拍照,称赞。其实,橘子洲最有文化深蕴的是朱张渡,而非本朝太祖像。如果有一天当地政府认识到朱张渡的文化意义,当地民众开始津津乐道朱张渡及岳麓书院、贾宜故居等等,长沙也就恢复到了历史常态,中国社会也就步入正常了。(西历2014年10月3日)

 

【讨论并征求意见:关于高铁“孔子号”命名】据说,北京经曲阜至上海的一列高铁车组,要命名为“孔子号”,大家怎么看?请见附图。不知还有没有以其他命名的机组,诸如商业性的全聚德号、蒙牛号等等?据在下所知,从北京到武汉,就有一列高铁车组命名为“周黑鸭号”。除了孔子号,若同时还有老子号、墨子号,可以理解和接受;若孔子号只和商业字号并列,不能接受。——大家对命名孔子号,怎么看?(西历2014年10月16日)

 

【要转型,不要革命】有红二代发微博说,若中国发生前苏联之变,就“拼了”。在下好奇的是,他们跟谁拼?清末,八旗子弟满清贵族,都高喊要“拼了”,结果,众所周知。目前,红色贵族们需要反省的是,清末宪政转型为何被革命浪潮吞没,前苏联执政党为何丧失民心?殷鉴不远。(西历2014年10月26日)

 

【幼儿园、中小学不宜有组织地过西方“万圣节”】今天是西方万圣节,身边一位朋友子女所在幼儿园组织小朋友过“万圣节”,要求家长参加晚会并要自购面具。朋友对此非常不解和无奈。眼下,很多人对西方洋节趋之若鹜,是崇洋媚外心理支配下的集体无意识,不但助推文化入侵,也起到了“去中国化”的效果。(西历2014年10月31日)

 

【推荐大家关注儒家网微信公众号(rujiawang)】儒家网秉持公益性质、独立身份、民间立场,是由中国大陆(内地)民间儒生主办的公益性思想文化网站。儒家网还主持出版《儒生》集刊和“儒生文丛”,编发《儒家邮报》,主办“儒门会讲”,组织、支持开展文化活动。欲知新儒家,请到儒家网。(西历2014年11月4日)

 

【高铁“孔子号”命名,要谨慎】据说,北京经曲阜至上海的一列高铁车组,要命名为“孔子号”,希望有关部门认真研究慎重考虑。西方人以冠名为荣,中国以避讳为尊。孔子是中国圣人,孔子的名,轻易出口,恰是失敬于孔子了。尤其是把孔子名号与跟一些商业字号并列,是滥用孔子之名,实则是庸俗化孔子。(西历2014年11月6日)

 

【不要把周小平当金鱼养】周小平是靠自己本事在互联网上拼杀出来的,某部门看中的也是这一点,那就别把他养在鱼缸保护起来,而应该让他重回大海,与方舟子等海怪面对面近距离搏杀,才能发挥“正能量”。年轻人犯过错没关系,只要认错改正即可。不然,再这样下去,不但自欺欺人,亦是欺君罔上。(西历2014年11月7日)

 

【期待新国服】这次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与会领导人穿新款中式服装亮相,是为中国文化复兴的标志性事件。衣冠是文化的象征,可是,近代以来,中国陷入文化迷局且一度西化,西装霸占中国且成为国服,实为国耻。这次的中装,融合了清代与民国的服饰特征,尽管不尽人意,但精神上可谓通三统,值得肯定。(西历2014年11月11日)

 

【儒家网年度十大好书评选启动,征集大众类图书名单】从今年起,策划“儒家网年度十大好书”项目,暂分思想类(如蒋庆《广论政治儒学》)、学术类(如郭晓东《戴氏注论语小疏》)、大众类(如@吴钩 《重新发现宋朝》)三类。网站对思想学术专著比较了解,对大众著作关注不够,欢迎大家推荐。(西历2014年12月14日)

 

【警惕西方“圣诞节”入侵中国】最近,所走过的大城小市乃至农村,商场宾馆超市社区纷纷布置过西方“圣诞节”,匪夷所思。非其鬼而祭之,崇洋媚外,丢人现眼。窃以为,此风不可长,尤其不能任其继续在中小学和幼儿园蔓延,否则,文化投降精神阉割而不自知,中国彻底亡矣!(西历2014年12月16日)

 

【邯郸黄粱梦,该醒了】到邯郸,当地朋友津津乐道的景点是“黄粱梦”,初以为又是如西游洞、三国城之类的山寨景观,到了后,方知是始建于宋代的道观“吕仙祠”。诺大一所古观,没有一个道士,只有把门卖票的和兜售恶俗读物的,香火怎会旺盛?再次呼吁,政府别再继续霸占不放,该让八仙归来各显神通了。(西历2014年12月20日)

 

【今日有感】刚才,在扣扣上再一次跟陈明老师催要儒门会讲录音整理订正稿,他罗列了最近一系列的“重负”,并且说明天要做个小手术,去外地买票也要自己弄。我再一次强烈建议“你太需要个得力助手了”,他答曰“哪有”!甚感慨。前天《原道》二十周年,他还说已有一百单八将。袖手者多,出手者少。(西历2014年12月22日)

 

【民主价值,岂能反对?】刚才看到朋友转发的北京高中的一道政治课考试题:“请从党争、寡头政治的铁律以及经济发展角度简要论述对民主价值的反对意见。”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若不是脑子是浆糊,就是头颅已经成为化石,难道真不知道“民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吗?阳奉阴违,误人子弟,罪莫大焉。(西历2014年12月27日)

 

【衣俊卿与郑家栋,“待遇”差距咋这么大】因女博士常艳落马的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著名马哲学者衣俊卿复出了,这事要是搁在某位儒学研究者身上(如当年轰动一时的郑家栋事件),孔孟程朱肯定要被连坐鞭尸几百次,儒家伦理要被批倒臭骂上千回。可见,国人对儒学的偏见和仇恨之深。(西历2015年1月15日)

 

【儒家年度十大热点有感】尽管已经做了三年的儒门年度大事记,但年度十大热点,还是第一次做,经验不足,希望得到同仁们的理解和支持。今年,我们着手做年度好书榜和十大好书评选,正在紧张进行。极为感慨的是,做这些事的,全是儒家网的义工,皆是利用工作、学业之余,尽心尽力,而且还要遭受我的苛责,心甚歉之。(西历2015年1月22日)

 

【统一答复】有的朋友很关心,有的朋友很不解——你们编辑部不发工资吗?现统一答复如下:在下创办并主持的儒家网、儒家邮报和儒生文丛,皆是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做的,没有办公场所,没有固定资金,没有专职人员。编辑人员皆是义工,我每月从募捐款中,给他们每人象征性发点生活补助。本人则分文不领。(西历2015年2月4日)

 

【英语统考,滚出研究生考试!】昨日,全国研究生考试成绩公布,一位极出色的同学因英语成绩不理想而未能如愿,我在为其深感遗憾的同时,更多的是愤愤不平。中国在特殊历史时期强迫全民学英语,乃一时权宜之计,而非长久之计。时至今日,举国学英语所带来的弊端不可胜数,呼吁政府有司立即调整。(西历2015年2月13日)

 

【惊闻北京天坛再次举行“皇帝”祭天表演:无知、无畏、无耻之极!】今天上午,戏子假扮的“皇帝”在天坛又一次举行祭天表演,震惊之余,莫名悲哀,在下完全同意学者@齐义虎 对此举的评论:“这哪里是祭天,分明是渎天,说到底还是当朝对天命的无知。”祭天是中国最为庄严隆重的礼仪,岂可如此亵渎?(西历2015年2月20日)

 

【从柴静《雾霾》争议想到《河殇》批判】这两个电视纪录片,都提出了中国人最为关切的问题,表现手法很成功,但若以此为契机,对政治与文化、政治与环保的关系,进行深入讨论,澄清一些认识误区,纠正一些常识,可谓好事。可惜,当年对《河殇》的政治大批判,效果却适得其反,值得今天的批评者借鉴。(西历2015年3月2日)

 

【该如何批评柴静《雾霾》片?】以批《河殇》为例,不是说不能批判,而是要注意批判的方式,政治性大批判的效果则适得其反,当年官方批《河殇》有这个问题,今日民间批柴静亦是。要依理据实批驳之,不能简单扣帽子打棍子。当年给《河殇》冠一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难道《河殇》的遗毒就肃清了?(西历2015年3月3日)

 

【封杀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柴静的雾霾片被封杀,重蹈了当年处理《河殇》的覆辙,极为不智。无论对方背后是否有“敌对势力”,或者居心如何不正,要消除“影响”,最有效的办法是针对问题讨论之,澄清之。政治大批判和封杀,凭空给了对方道德制高点,增加了观众同情分,己方再有理,也大打折扣了。(西历2015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