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对曲阜建大教堂答三记者问

栏目:曲阜建耶教堂暨十学者《意见书》
发布时间:2010-12-28 08:00:00
标签:
陈明

作者简介:陈明,男,西历一九六二年生,湖南长沙人。哲学博士(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系),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儒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1994年创办《原道》辑刊任主编至今。著有《儒学的历史文化功能》《儒者之维》《文化儒学》《儒教与公民社会》《浮生论学——李泽厚陈明对谈录》;主编有“原道文丛”若干种。

 

 


一、与《环球时报》某记者的网络聊天记录

时间:2010-12-23 
来源:儒学联合论坛


记者:您好,陈教授,我们今天看到了您和其他九位学者联名的意见书,有一些问题想要采访一下。

陈明:欢迎。

记者:首先这个意见书是什么时候开始商议发表的,因为这个基督教堂在7月份的时候奠基,似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

陈明:曲阜建基督教教堂的事我也知道有一阵子了,但当时只是觉得不妥。因为有关报道把它跟尼山论坛的多元文化对话勾连在一起,我只是觉得荒唐而不妥——周边很多的事情都是这样,加上我目前正在台湾大学客座,也就只是一声叹息而已。

陈明:并没想要多说什么或多做什么。

记者:建议书上说,“曲阜建造耶教堂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时下耶教在中国的炽热,而在于中华文化主体性的沉沦。”这个是指现在已儒家为首的中国文化在中国的发展与继承状况并不理想么?

陈明:毫无疑问,中国大陆社会在文化及其他一些问题上的发展很难说理想。文化方面,不只是儒家或儒教的发展状况非常糟糕,其他,如佛教道教或其他文化形态的发展状况显然也是很不尽人意。我认为,以儒学为主干的传统文化的发展状况不好,既是整个社会文化状况不好的表征,也是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记者:意见书上说,“政府宜尽快承认儒教的合法地位,赋予儒教与佛道回耶等宗教平等的身份,努力培育包括儒教在内的中国各宗教和谐相处的宗教文化生态。”想请教,现在儒教在中国是一个怎么的地位?为何说“政府宜尽快承认儒教的合法地位”?

陈明:这是我特别强调的一个主张。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的政府只承认佛道回耶和天主教的合法宗教地位。这个历史原因既有政治上的,也有知识上的。政治上的我们不谈,知识上的则是因为五四以来的主流学界倾向于怀疑儒教的宗教属性。这实际是一种历史的误会。很巧,昨天我正好到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史语所跟黄进兴所长就儒教的问题交流,有很多的共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儒教的宗教属性、文化特点和近代以来学界对它的“去宗教化”、“非宗教化”的活动或努力的清理反思。他给我们《原道》的一篇文章就是“清末民初儒教的‘去宗教化’”。

记者:经您这么解释,比较明白了,那么意见书说“彻底摈除其现行商业和旅游的色彩。须知,古今中外尚未闻有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其宗教信仰场所由文物部门或旅游部门把持,并向前来朝圣礼拜的人们收取门票费用的做法。”在您觉得,政府应该怎么做来振兴儒教这个中国正统宗教呢?

陈明:简单的说,近代以来否定儒教之为宗教,主要的原因,一是以基督教为宗教的标准范式,这导致对具有特殊文化风格的儒教的盲目不识;一是认为宗教是一种落后的文化形态——当时作为人们进行文化理解和评价的进化论认为人类文化是按照“宗教-哲学-科学”的阶段发展,宗教作为低阶文化,不适合定位我们自身的传统。当然,还有很多的其他原因,这里就不说了。总而言之,现在这个五大宗教格局的局限性显然是有目共睹了。例如犹太教就不被视为合法,这是说不过去的。再一个,到处建什么孔子学院,弘扬传统文化,但是,传承下来的孔庙、书院却没有一个有生机。这不是很荒唐么?不只是荒唐,还会很要命的!

记者:对,孔子学府在四处修建,但是在中国儒学的氛围却丝毫感受不到,让人很诧异。

陈明:你刚才说的这些文字,应该从属于我这里说的这些。就是,只要承认儒教的合法宗教身份,这些问题自然就会得到较好解决。反过来,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些问题也没有解决办法。

记者:明白了。

陈明:是啊,到联合国讲孔子、哈佛大学讲孔子,中南海讲不讲?人民大会堂讲不讲?电视校园讲不讲?我没听到。除了荒唐,我不知还有什么词适合评价。

网址: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replyid=51317&id=39190&page=1&skin=0&Star=8






二、与《羊城晚报》某记者的网络聊天记录

时间:2010-12-24 
来源:儒学联合论坛


记者:陈明老师,我们羊城晚报想采访下您反对孔庙3公里处建耶教堂的理由。

陈明:反对的理由,在我并不完全与呼吁书所表述的一致。我的很简单:各个宗教应该保持一定程度的互相尊敬。这种尊敬不是很好用语言具体描述。但是,在对方的重要象征区域建一个超大规模的己方建筑,显然显得不是很礼貌,因为它会给对方带来心理和情感上的不适。 这种东西很微妙。 

记者:我们在山东的调查,是当地耶教十分兴盛。

记者:曲阜一地有1万多基督教徒,这是今年初基督教给的数据 

陈明:我参与签名,除开表达对许多儒教中人表达感受,希望有关方面在呼吁宗教对话的同时考虑建议一定仪则,更重要的是,希望政府和社会对儒教的存在与发展给予关注。 

记者:1万信徒的确需要地方搞活动,教徒们认为要建教堂,就要建在核心位置。

陈明: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儒教的合法宗教身份之承认。

记者:恩,我想跟您讨论下:儒家思想,你称的宗教身份,与现代性是怎样对接?又是怎样融合。按照现代性的要求,科学、理性才是至高的价值,儒家的仁爱、亲亲尊尊都是需要才思考的。

陈明:我知道耶教在地方上的兴盛程度。我不是基督教排斥者,但我希望政府和社会也能给予儒教合法自由生存发展的空间。 

记者:明白 

陈明:我的宗教身份?儒教价值的信奉者,儒教理论的研究者,儒教复兴活动的推动者。 

记者:儒家的核心价值又怎样与今天的现代社会相互契合?

陈明:曲阜的基督教徒需要宗教活动场所建教堂,这是正当的。但是,地址的选择、规模的设计等等,应该考虑到更多的因素。 

陈明:我再强调一下,他们这样做,法律上也许没有什么不妥,我也不赞成简单点将其与与夷夏之辨、文明冲突论勾连起来,与其他政治想象勾连起来。这是一个礼貌问题,一个风度问题。有的基督徒网友已经指出了这一点。 

陈明:所以,我积极参与此事,实际是希望借此机会提请方方面面对于儒教问题的重视。今年所谓的尼山论坛,是官方大张旗鼓操办的。但是,其学术委员会主席却断然否认儒教的宗教属性与地位。我想请教:儒耶对话,耶是宗教,儒是什么?文化?有既不是苹果也不是西瓜橘子的水果么?岂不是鸡同鸭讲?

记者:陈明教授,冒昧提一句,我之前在北大求学也无数次参加儒学在当代有没用的争论。公元前135年…… 

陈明:到处搞孔子学院,到处唱和谐社会,它的基础难道不就是儒教?这里我只能想到这样几个成语:叶公好龙、自欺欺人。 

陈明:儒学有没有用?是对你?对政治还是对社会?还是对外交流?一句话?你有什么需要?就是所你希望一种文化譬如儒教有什么用,有了这种意识,然后才能讨论儒教有什么用?如何使它发挥这种用,对不?

陈明:这是我给杨凤岗教授的一个邮件,或许可以参考:

凤岗你好!

看到你对“意见书”的评论,作为连署者之一,被老兄划归遗老遗少义和团,觉得冤枉。

现在这个稿子比以前大为和缓,主要是采纳这些意见(附后)。
这事错综复杂,因为宗教问题本就如此,在中国更加如此。前天跟黄进兴聊儒教,他也很认同公民宗教说。过几天要去东海大学演讲,就是讲儒教与中华民族意识塑造的关系,这内在的包含着超越ethnic的需要。这里就不多说了,我希望可以见面深谈。因为琐事缠身,普度申请的事就耽搁下来了,实际我还是很希望去多了解一些东西的。
匆匆祝好!
陈明
 
(我同意连署。我建议考虑呼吁书实际应该是指向两个目标:表达对三孔附近建基督教堂一事的反对;表达对儒教合法身份给予正式承认的要求。长远看,前者事小,后者事大。所以,整个论述要有策略,就是前虚后实。这样,就要考虑论述话语的说服力。这两点希望拿捏好,一是反对这事,参考奥巴马对911废墟建清真寺的说法,本质上是一个心理感受问题,一个“礼貌问题”,而不宜过于上纲上线,援用夷夏之辨及文明冲突论,诉诸政治权力;二是儒教身份诉求,应该定位在与佛道回耶平等的法律地位,而不是政治性的国教地位。)
 
记者:汉武帝鼎力支持儒家对道法二家胜利后,也是出于自己需要。

陈明:汉武帝在诸家之中选择儒家,确实是出于自己的需要。但是,我们要思考的是为什么儒教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它的理念被广泛认同、它的社会组织有效发挥作用。对于汉武帝的为政目标来说。这是一种比秦朝霸道体制和文景休养生息政策更好的治理手段。

陈明:儒教与现代性的对接,实际上就是一个儒教如何满足现代社会之个体与社群之政治、人生诸需要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现代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下形成的,所以,儒教需要既从其内部出发也从其外部出发设计问题解决方案。这自然也就会形成不同的观点主张,是儒教的理论和实践发生新变化。这应该就是你所说的与现代性对接吧?这样一个过程至少从康有为就开始了。应该承认的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一过程儒教开展得并不充分,效果也不理想。但是,随着社会对常态的回归,这一过程近些年来又在重新开启。某种意义上,这次“意见书”的出现以及社会的反响会应,就是这一过程生命力和影响力的表征和见证。

网址: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39215&page=1





三、对美联社某记者的采访书面答问

时间:2010-12-24 
来源:儒学联合论坛


您好!我是陈明,对您提出的问题谨回答如下:

问:首先,您能否证实该信的内容确是包括您在内的多位教授、民间学者所签署并发起的。

答:是。

问:贵方有没有和相关的政府官员(比如曲阜宗教局官员)或曲阜基督教堂负责人直接取得联系。如果有,是否得到了答复。

答:我没有。其他人我不清楚。我感觉或判断,应该也没有。说实话,我个人是很愿意进行这种沟通的,毕竟沟通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我希望在通过媒体诉诸公众之后,有关方面会作出回应。如果能与我们进行沟通,我想不仅对问题的妥善解决有好处,也可以成为所谓和谐社会的一个证明。

问:您能否简单地回顾一下在曲阜修建基督教堂的历史(比方以前是否曾经有过类似提法后未能实现的)。

答:抱歉,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对这方面的情况不了解。泛泛地说,清末的教案即导致义和团之乱的洋教与地方社会的争端,就是起于山东。当然,我既不赞成排外,也不认为对本土文化的必要尊重可有可无。

网址: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39215&page=1



(整理人:丛伟 吹剑)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