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愚】台湾陈伯元先生的心愿

一,嘱咐百余亲传弟子,如南阳语言文化学院有教学需要,须鼎力相助,不可推辞。二,将平生所藏万余册图书,捐赠给南阳语言文化学院。三,将灵骨交付友人带回南阳,安放于南阳语言文化学院。

【孙海燕】逝者李泽厚——谨以此文送别一代大思想家李泽厚先生

我大抵将李泽厚定位为一个卓越的、有着极强的学问头脑和理性能力的思想者,一个情系中国并关心人类命运的公共知识分子。“理性”是我描述李泽厚生命世界的第一个关键词。

孔子77代嫡孙女孔德懋逝世,侄孙孔垂长致唁函哀悼

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孙女,袭封三十二世衍圣公孔德成之胞姐,至圣孔子基金会孔垂长会长之姑祖母,全国政协第六届、七届、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孔德懋女士,因病于2021年11月15日上午8时5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5岁。

【梁文道】悼念李泽厚 ——这个时代让他寂寞

北京时间11月3日,李泽厚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家中逝世,享年91岁。消息一出,国内的知识界一片哀悼。李泽厚是八十年代极具影响力的青年导师,思想和著作传播甚广。但是,在思想史、学术史上,他到底处在怎样的位置,是位怎样的哲学家,好像不太容易下结论。

【陈来】一张照片小忆李泽厚

这张照片的珍贵处在于,它正是记录了当时的现场场景,正是李泽厚问我“你认为你自己的哪本书写得最好”“不算编的”的那一刻。所以我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会发出会心的微笑。人生中这种有典故的照片是很少有的。《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一书我记得是1992年秋天在哈佛开会时当面送给李泽厚先生的,当时他对我说“你是张先生门下的龙···

【杨泽波】“积淀说”的传承 ——纪念李泽厚先生

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特征,与这个特征相对应,在思想界都有若干领军人物,他们肩抗大旗冲在前面,引领着千军万马,代表着那个年代,代表着那段精神。在中国哲学史界,上世纪20年代的胡适,40年代的冯友兰,60年代的侯外庐,皆是其例。上述人物的地位或有争议,但说李泽厚先生是80年代的代表人物,相信很少有不同的意见。

沉痛悼念李泽厚先生 ——岳麓书院的几则追忆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岳麓书院恢复办学以来,承蒙先生一直关心和支持当代岳麓书院的建设与发展,书院上下感念至深。先生已逝,余音犹在!兹回顾先生与岳麓书院的几段重要往事,以追思先生、勉励后学!

【郭齐勇】怀念李泽厚先生——一位同时开启两道闸门的思想巨匠

李泽厚先生的批判性对我们这些爱护文化传统、从事创造转化的学者来说具有刺激意义,即今天讲传统,不是抱残守缺的讲,而是要回应现代社会、现代生活。继承李先生的思想遗产,我们在李先生那一辈人的基础上,理应更加重视经典,杜绝浮泛,扎实下功夫,力争在对古代哲学思想的创造转化方面,更上层楼,以此告慰李泽厚先生的在天之灵!

【陈嘉映】谈李泽厚:作为思想家,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中国没人能超过他

李泽厚或许是将很多人引入哲学殿堂的第一人,在李泽厚之前,那些令人感到陌生的哲学理念或许只是一鳞半爪地被偶然拾取,李泽厚之后,随着他的那句振聋发聩的“该中国哲学登场了”,中国哲学开始逐渐蔚为大观。作为中国思想界的一位先锋人物,他所著的《批判哲学的批判》《美的历程》等,曾在中国知识界产生广泛影响。李泽厚无疑引领了一···

【杨国荣】世间已无李泽厚——怀念李泽厚先生

离开了马克思主义,则李泽厚先生将或近于康德、罗尔斯,或近于牟宗三式的儒家,马克思主义是李泽厚思想中不可或缺的构成,也是使李泽厚先生区别于康、罗、牟等辈的根本所在。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曾提到“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近二百年后,在世界范围内的意识形态领域常常可以看到另一番景象,这也许构成了李泽厚先生试图脱钩···

敬挽李泽厚先生丨林安梧

泽悦众学,启美思,讲康德,开批判,西体中用,说物说心,启蒙本体,莫非情也;厚生群机,诠三史,释论语,作今读,彻幽通明,究文究史,救亡功夫,诚尔哲耶。

【朱杰人】我认识的朱高正及他的阳明学研究 ——《本体即工夫:走进阳明学》序

高正兄的新书《本体即功夫——走进阳明学》要出版了,他要我写个序。我很为难,因为我不懂阳明学。但是他认为我能写,而且应该写。我想想也是,我可以不写我不懂的东西,写一点我懂的事情。

绝世华章 天纵豪雄——痛悼朱高正先生丨温海明

成性存存,易道继圣统,乾坤吟绝代华章;行天健健,玉帛止干戈,两岸悲醒世豪雄。

慟悼朱高正先生丨林安梧

高哉危乎,念彼年,拳打老賊,无我无人, 任才任氣,闢迷途,倒法統,成就民主,康德未康,哀无進步;正也奇矣,思今日,筆誅群邪,用志用心, 惟肝惟膽,開王道,建太平,追求共和,孔丘有孔,盼有先機。

孔祥楷先生讣告

衢州市政协原副主席、党组原成员,衢州孔氏南宗家庙管理委员会主任孔祥楷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9月28日21时在衢州逝世,享年84岁。遵照孔祥楷同志生前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遗体于10月2日上午在市殡仪馆火化。

孔氏南宗孔祥楷逝世,孔垂长会长唁文致哀

观乎天道有恒,人世迭为荣谢;川流如逝,中行执在贤良。自有澹泊为儒,名高阙里;宗亲用穆,敦叙彝常。遽料鲁殿重光而哲人萎瘁,麟书再瑞而乔木凋丧。

【林安梧】敬悼余英時先生嵌名輓聯

英奇有餘.史識史才.天下景從.故國招魂.雖賓四夷.求道乎諾,時正不測.知幾知勢.萬方爭睹.新邦顯魄.未宗三教.論學也思。

【陈明】哀悼余英时,超越余英时——答儒家网问

他对儒学的肯定,也是以现代价值为视角和标准。这些不能说没有积极意义,不能说没有学术贡献,但今天看来,已经远远不够了。余英时先生的逝世标志着五四一代与我们渐行渐远。他们值得尊敬,值得缅怀,但时代将在一种与他们的期待不尽相同的方式发展前行。

【余东海】哀悼余英时先生

惊悉余英时先生逝世,遥致哀思。对先生某些说法不尽认同,曾作有《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与余英时先生商榷》、《儒家应不应该政治化》等文章,某些微言对余先生也有观点异议。但这不影响我对先生的品德的敬佩,最喜欢先生一句话:我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李泽厚】敬挽余英时兄

著述之精,助人之勤,我愧不如兄長;和而不同,交淡如水,同期無負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