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仁富】王康与《唐君毅全集》(大陆版)的编辑出版纪事

明白根本,善得始终,知所先后。这便是王康在《唐君毅全集》简体本编辑和出版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多么期待上天假以时日给他,让他完成他关于以唐君毅为中心的长篇小说的梦想啊!如果他写出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让人惊异!可是,现在只有永远付诸阙如了。想念老康!怀念老康!

【蒋庆】嘉江波涌哭斯人——深切怀念王康兄

滞美期间,康兄因海外自由派学人多不解儒家,常为儒家辩护;又因海外学人多误解本人,亦多为本人辩解。呜呼!今日康兄往矣,洋洋乎而在其上矣,吾何得重闻康兄之语,再觌康兄之面乎?康兄尝言,其一生宿命,是走不开故国,亦不想走开故国,奈何如今却等是有家归未得,嘉江波涌哭斯人,痛矣!

【林安梧】哀挽王康先生

作真豪傑,是君子儒,爲大丈夫,通天地人爲王;居據亂世,思昇平世,盼太平世,望老朋少皆康。

讣闻丨王康先生逝世

王康先生是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唐君毅先生的外甥,推动了唐君毅先生著作在大陆的出版和传播,并为《唐君毅全集》的大陆版撰写了总序,为儒学的当代复兴贡献了力量。

【郑文泉】印尼孔教精神领袖徐再英逝世四周年

印尼孔教(Agama Khonghucu)是印尼开国以来的六大官方宗教之一。自1979年起其官方地位被撤销,迟至2006年才再次获得国家全面的平反。在孔教最艰难的这一段时期,徐再英发挥起孔教问题一把抓的多面手的引领作用,其精神领袖形象由来有自。

【余东海】学富中西一代豪——悼王康君

在王康心目中的文化地位,道家高于儒家,俄罗斯文化和西方文化又高于中华文化,归宗耶教是迟早的事。甚感遗憾,可以理解。在我心目中,王康不是儒者,却是一个优秀的儒家学者,更是一代豪杰,值得我、值得所有有志之士尊重和怀念。

【林安梧】敬挽方克立先生

克讓允恭 論知行 中體西用須乘馬;立國安邦 迴天地 古往今來有新儒。

【陈明】回首向来萧瑟处——方克立先生与我的一些往事

随着方先生的离去,一切又都告一段落了。行文至此,居然突然想起一句《圣经》里的话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方先生于我是不是多少也有点这个意思?

【鲍鹏山】怀念兄弟王大千

2018年6月8日,济南的一个熟人给我发来微信:鲍老师,大千秘书长出事了!

儒家网师友沉痛哀悼李文亮医生

李文亮只是尽了一个医生的本分做了一个普通人该做的事却成为英雄,说明这个社会和时代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正因为对此形成了共识,不满而又无力改变,大家对李医生之死的悼念和歌颂才不约而同,才在忧戚之中包含许多的愤怒和恐惧。

【何光顺】敬悼石立善教授

敬悼石立善教授

【玉笔】怀念我的老师——石立善先生

此刻,上海阴雨连绵,寒风呼啸,夜漆黑漆黑的。我认识的一个老师离开了,从此世界上再无此人。

【讣闻】石立善先生逝世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古典学集刊》创办人暨主编石立善先生,于孔元2570年岁次己亥十一月廿三日己丑暨西元2019年12月18日因病辞世,享年四十七岁。

【程苏东】立善兄杂忆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北大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邀访学者石立善先生,于2019年12月18日因病逝世,享年四十七岁。北大中文系程苏东老师连夜草写了这篇文章,追忆与石立善老师的学术交往,让我们得窥石老师质直、朴实的君子之风。我们特别在此发布,以寄托哀思。

【刘长焕】北李南刘,黔人之光——集句四首悼念著名美学家刘纲纪先生

刘纲纪(1933年1月-2019年12月1日),男,贵州普定人,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应当时的武汉大学校长李达教授的邀请到武大工作至今。

【郭齐勇】怀念张岱年先生

我的老师萧萐父、唐明邦先生等都曾在北大读书或进修,听过张先生的课,是张先生的学生。我作为晚辈,通过老师们的真情回忆了解了太老师的人格与学问,又读了《中国哲学大纲》等著作,对太老师非常仰慕。1983—1984年前后,我因研究熊十力哲学,开始与张先生通信,向他老人家请益。

“大成国学基金”创办人冯燊均逝世,生前致力推动国家返本归元

报道提到,冯燊均此次捐资创设国学基金,不以自己名字冠名,而是取孔子“大成至圣文宣王”圣号冠于基金之上,以示对圣贤之推崇。他说,成立这一基金,“是为报答父母恩、师长恩、国家恩、众生恩,不求任何回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本人只愿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鞠躬尽瘁,无愧于国家民族。”

【刘克敌】“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纪念陈寅恪先生逝世五十周年

2019年,是陈寅恪先生,这位20世纪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标志性人物、20世纪中国文化大师逝世五十周年。

【讣闻】冯燊均先生逝世

冯燊均先生1932年出生于香港,既接受过私塾式教育,也接受了新式教育。香港沦陷时,父亲不甘为日军维修舰艇,曾举家迁至广州。在父亲言传身教下,冯燊均胸怀国族情怀并坚持推动国学教育。2008年,冯燊均夫妇发起成立非营利慈善机构“冯燊均国学基金会”,资助内地学校建设项目、设立奖学金等。

【赵伯雄】纪念汤一介先生

我是因为参加了《儒藏》项目,才认识了汤一介先生的。此前我只闻其名,知道汤先生是北大哲学系的名教授,再多一点儿,就是知道他是汤用彤先生的哲嗣,其他的就无所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