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月枝】独峰书院:碧涧修筠传文脉

栏目:庙堂道场
发布时间:2020-10-10 23:22:13
标签:独峰书院

独峰书院:碧涧修筠传文脉

作者:赵月枝
来源:《学习时报》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八月廿三日乙酉

          耶稣2020年10月9日

 

独峰书院位于浙江省缙云县仙都街道,面朝好溪,背靠好山。它以其独特的人文地理与变迁历史,传承着一方水土的文脉,诠释着文人墨客的志向,见证着传统书院文化在时代转型与发展中的探索。

 

(一)

 

谢灵运《游名山记》载,缙云山旁有孤石,屹然干云……顶有湖,生莲花……古人云,黄帝炼丹于此。谢灵运所说的“孤石”,就是缙云县境内名“石笋”的独峰或鼎湖峰。这块高170.8米的火山流纹岩巨石在九曲练溪边拔地凌云,不仅是世界罕见的单体石柱,而且有特殊的文化意义。相传,轩辕黄帝置鼎于峰顶炼丹,丹成后“驭龙升天”。随着“缙云山”被唐明皇李隆基敕封为“仙都山”,以“独峰”为标志的诗画仙都神秀山水,吸引着历代文人墨客在这里流连忘返,使仙都成为瓯江山水诗路上名胜遍地、诗文满山的重要节点。南宋理学家和教育家朱熹曾先后两次来缙云。淳熙九年(1182年),朱熹因公务第一次巡视缙云。在壶镇讲学一天后,他在仙都停留了六天,一边寄情山水,留下了“碧涧修筠似故山”佳句,一边传道讲学。朱熹讲学在缙云及周边县成为缙云文化与教育史上影响深远的大事,而壶镇美化书院和仙都独峰书院的建立,就是重要见证。

 

当然,创建书院并非一时一人之功,独峰书院尤为如此。嘉定元年(1208年),在“庆元党争”中寂寞而终的朱熹得到平反,宁宗皇帝赐谥号“文”。朱熹弟子们在他讲过学的地方,开始了创建书院活动。也正是在这一年,朱熹在仙都讲学时事其左右的缙云学子陈邦衡和陈邦钥兄弟在仙都建立读书堂弘扬理学,为独峰书院埋下了一块奠基石。宝庆三年(1227年),理宗皇帝赠朱熹为太师,并追封“信国公”。一年后,迁居缙云的青田籍进士叶嗣昌在读书堂的基础上创建讲学之所礼殿。咸淳七年(1271年),朱熹的弟子、官至户部尚书兼临安知府的缙云进士潜说友拨款扩建了礼殿,定名独峰书院。扩建与翻修后的独峰书院,“气象聿新,有天然泉石之境”,当时堪称一流。

 

到了元朝,朝廷直接派官员管理书院,称为“山长”。独峰书院也因有孔家世孙孔林任山长,并在书院内立孔子像,而在江浙名声大震。在县内同为纪念朱熹讲学所建的美化书院,也达到鼎盛时期。然而,到了明初,朝廷重点兴办官学,民办书院开始衰落。明洪武三年(1370年),缙云知县朱成远在县城新建了官办的五云书院,而独峰书院中的孔子像,则被移到县城学宫内供奉。

 

(二)

 

到了明代,位于独峰之西的伏虎岩下的独峰书院由于地势较低,不断受到洪水的侵蚀,逐步被湮没。但是文人墨客们讲学论道热情依旧。在独峰书院的旧址,明代缙云进士樊献科建立过“仙都草堂”。然而,这都无法代替历史上独峰书院更为广博的文脉传承功能。终于,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在前后两任知县的努力、乡绅的倡捐以及缙云百姓的踊跃捐助下,一座崭新的独峰书院在独峰西面的好山脚下落成。它坐西朝东,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主体部分三间三进,左右各有十间厢房,由圆洞门和小门相连,花园、天井与厢房浑然一体,古朴典雅,简约大气。

 

不过,因天时地利人和而得以重建的独峰书院,也在30多年后的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迎来了科举制度的终结。当然,也正是这一制度的终结,使这座精英与乡民勠力同心兴建的晚清传统书院建筑,真正进入了服务于更广泛的民众普及教育的时代。从清末的“鼎湖学堂”“独峰学堂”到“缙云第三高等小学”“缙云县立独峰小学”,再到上世纪50年代办在这里的“鼎湖小学”和恢复高考后一度作为当时在附近的仙都中学的高考复习班课堂,独峰书院以其传统的名称,铭记于七里八乡一代代农家学子的心中。

 

(三)

 

现存的《独峰书院志》不仅记载着同治年间修建书院的历史、周边景观、书院楹联、规约与捐助名录,而且念念不忘追溯书院与朱熹讲学的渊源以及书院带给缙云“二百余年贤达迭出而科名之盛甲于浙东”的辉煌。今天,我们也许已经很难探寻朱熹的理学思想本身在缙云及周边地区的具体传承脉络。但是,从隔壁永康县出现了以陈亮为代表的“永康学派”,用经世济民的“事功之学”挑战朱熹所代表的理学家“道德性命”之学,也许可以类推,这一带的文人,并没有因为朱熹的声望而停止自己的思考。朱熹缙云讲学和此后的书院建设,使重教尚学在缙云蔚然成风,一直延续至今。独峰书院也作为缙云的文脉高地,于1985年和2011年先后成为缙云县和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而清华大学校园里那座缙云人开设的“独峰书院”咖啡屋,也默默诠释着“独峰书院”四个字在当地人心中的学术殿堂记忆。

 

现在的独峰书院与原址相隔两里地,有优越的人文地理位置。门前,是波光粼粼、鹭翔鱼游的好溪;背后,好山岩垅上一个自然穿洞,远看如月似镜,构成在书院里抬头可见的“月镜岩”奇观;旁侧,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仙都摩崖题记的倪翁洞核心区,这里布满了从唐代到近现代的名人摩崖石刻。

 

近年来,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一批批中外学者和青年学子走进书院,开展学术研讨与国际人文交流活动。这座历经沧桑的书院不仅恢复了其作为讲学之所的功能,而且正致力于讲好五千年华夏农耕文明的故事,在赓续与创新书院文化中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责任编辑:近复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