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宁】孔子的无辜与反孔者的心虚、自卑和怯懦

栏目: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
发布时间:2011-05-11 08:00:00
标签:
 
     
     
    孔子的无辜与反孔者的心虚、自卑和怯懦
    作者:罗宁
      
    
       自北京天安门广场树立起孔子塑像之后,在互联网上,反孔的浪潮风起云涌。批判、指责、辱骂孔子;攻击、斥责、谩骂孔子塑像树立者的粗暴言论铺天盖地而来。
      
      我在参与讨论的同时,对很多网民用野蛮、粗暴、无礼、失德的语言、文字,攻击孔子、攻击树立孔子塑像者,多次不留情面的提出了批评。
      
      于是,有好心的网民,在对我的文章跟帖时,就反复提示我:你认为,反孔者真的是在反孔子吗?你太天真了。
      
      事实上,对于众多网民“意在沛公”之“项庄舞剑”,我已经多有清晰的认知。因此,我曾经专门发了题为《以反为孔子立塑像来宣泄情绪不公道》,题为《野蛮、残暴反孔是无理、自卑、怯懦的结果》,题为《空洞的反孔大帽子与无力的反孔大棍子》的文章,阐明了自己的见解与主张。
      
      我之所以坚持不懈的发表文章,提出见解与主张,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认为:蒙受了无数凌辱的孔子是无辜的,而那些反孔者肆无忌惮的所作所为,则是他们心虚、自卑和怯懦的表现。
      
       在春秋战国时代,诸侯林立,各霸一方,争战不已。因此,在当时,战乱四起、社会动荡、豪强丛生、弱肉强食、杀人盈野、民不聊生。
      
      生活在战乱年代的孔子,当时只能艰难、落泊的生存在社会的边缘与底层。但是,穷困潦倒,不得志,并没有妨碍孔子持之以恒的志于思、志于学、志于教、志于述、志于“仁者爱人”。
      
      孔子坚持在颠沛流离、四处碰壁的困境中,执着的周游列国,去向当时的奴隶主阶级的领袖与代表们,宣扬、传播自己的思想、学说与治世之道。
      
      孔子坚持与世无争、温和善良的孤独向学,同时,深刻、博远的观察、认识、思考人生、人性、人伦与人情。
      
      孔子坚持以低廉的收费,真诚的为贫穷的弟子们传道、授业、解惑,得到了数千关注社会而又好学的弟子们的真心爱戴与追随。
      
      孔子坚持在简陋的教室或者树下的空地里,即席、即时、即意、即兴的谈论构成自己思想、学说的言论。
      
      孔子的言简意赅的思想、学说,寓意博大、精密、深邃,具有理性的光芒,智慧的魅力,能够有效的助益人类生存发展。
      
      因为具有深邃的智慧,孔子的思想、学说拥有了历久不衰的坚韧生命活力;因为具有博远的理性,孔子的思想、学说受到了人类的真诚信服和尊崇。
      
      智慧源自于并作用于平凡的生活,孔子的思想、学说,可以为每一个困扰于黑暗阻隔的人类送去光明;理性张扬于并升华于意识高端,孔子的思想、学说,可以为每一个茫然于知识贫乏的人类带来启迪。
      
      因此,孔子的思想、学说总是能够无胫而走,并代代相继的吸引着众多的人类,超越时空的阻隔,穿越文化的差异,真诚的、自觉自愿的去读、去学、去思、去验,并依照孔子的思想、学说去行。
      
      生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类,不论孔子及其思想与学说所受到的待遇,是盛极,还是衰尽,都始终能够过目不忘、耳熟能详、记忆犹新的去时时受教、受益于孔子的思想、学说。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人类社会的统治者们,通过学习,从孔子的思想、学说中受到启发;人类社会的被统治者们,通过学习,也能够从孔子的思想、学说中得到教益。
      
      因此,在人类社会的统治者们利用、尊崇孔子及其思想、学说的同时,人类社会的被统治者们,也在信服、尊崇孔子及其思想、学说。
      
      当然,各取所需的统治者们与被统治者们,尽管在信服、尊崇孔子及其思想、学说的形式方面,更多的具有同一的特点。但是,在动机、目的、选择、方法、追求与收获方面,却是完全不相同的。
      
      统治者为维护统治秩序、为扩大统治利益而利用、尊崇孔子的努力,并不等同于被统治者从自己的生存需要出发,对可以给他们带来启迪和助益的孔子及其思想、学说的真诚信服与尊崇
      
      统治者真诚的利用、尊崇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无疑是为了能够维护、巩固统治;被统治者真诚的信服、尊崇孔子及其思想、学说,则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维持生存、发展。
      
      所以,在以往的两千五百多年间,每当社会成员之间的贫富分化发展至极大化状态,尽管人们尊崇孔子及其思想、学说的形式是同一的,但是,基于统治者们与被统治者们在利益追求、主张方面的根本差异,立场不同的社会成员之间,便必然会陷入你死我活的尖锐对立僵局。而在此时,孔子及其思想与学说,自然就会相应的反复经历冰火两重天的艰难考验。
      
      在春秋战国时代,统治社会的奴隶主阶级,对于不合于自己统治利益的孔子及其思想、学说,不约而同的一致采取了排斥、拒绝、漠视、打压的态度。
      
      在一统天下之后,秦始皇恼怒于信服孔子思想、学说的儒生,对于自己所奉行暴政的非议,残暴、血腥的予以镇压,一举“焚书坑儒”。
      
      给明王朝、清王朝造成了巨大统治危机的李自成、洪秀全,曾经在自己一时能够控制的地区内,极其粗暴、残暴的捣毁孔庙、焚烧《论语》等书籍、打杀儒生。
      
      五四运动期间,悲哀于丧权辱国、积贫积弱、前途茫然的痛苦,国人义愤填膺的高喊出了“打倒孔老二”,“砸烂孔家店”的口号。
      
      在毛泽东主席亲自发动、领导的文革期间,因为恐惧“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中国社会的各方面、各层级的领导人,全部被造反派打倒。所向披靡的红卫兵和批林批孔的革命群众,还先后闯入孔庙、孔墓,高喊着“打倒孔老二”的革命口号,突破人性底线的断碑掘坟,曝尸焚骨,劫掠墓藏。
      
      在天安门广场树立起孔子塑像之后,反孔的网民们,基于对现实的种种不满,肆无忌惮的在运用一切可以想起的,在文革及批林批孔运动中盛行一时的各种罪名、罪过,来辱骂、抹黑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攻击、指责孔子塑像的树立者。
      
      回顾中国社会的历史,可以清楚的看到,历代的反孔者们,所运用的反孔手法、手段,是各不相同的。但是,在借助、运用并通过粗暴、残暴、激烈的言行反孔,以宣泄不满、愤怒的情绪方面,则始终是如出一辙的。
      
      自汉武帝起,统治者们在清楚的认识到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所具有的深远影响力之后,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改变了以往只是排斥、打压的粗暴、残暴做法。转而采用了从孔子思想、学说中,提取、采纳可以被用来维护统治阶级统治的部分内容,再充实以其他人类思想成果,创造出了以孔子思想、学说为标志、品牌的儒术,进而再运用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专制政策,充分、有效的维护了统治。
      
      汉武帝的政治选择与决策,被当时和后来的统治者们的统治实践证明,是富有远见卓识的,是成功的。因此,以孔子思想、学说为标志、品牌的儒术,被历代的统治者们一以贯之的运用了两千多年。
      
      不仅如此,为了极大化的利用孔子及其思想、学说在被统治者中间的深远影响力,以实现统治利益的极大化,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历代统治者们,还分别恐为人后的将孔子的神圣地位,抬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崇高境地。
      
      自孔子及其思想、学说问世以来,不论是反孔者冷漠、粗暴、残暴的打压、摧残孔子及其思想、学说;还是历代统治者为强化儒术的工具成效,而无以复加的神圣化孔子,其实,都不过是在反复的利用孔子及其思想、学说,以追求、实现、达到自己的目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崖高于岸,浪必毁之。
      
      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所具有的人生智慧、理性光芒,不仅强烈的吸引了真诚的尊崇者,也在强烈的吸引着激情的利用者与愤怒的反对者。
      
      真诚的尊崇者之所以要尊崇,在于他们感激、感念、感恩于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所给予自己的深远启迪与教益。
      
      激情的利用者之所以要利用,在于他们清楚的看到了孔子及其思想、学说,在被利用的过程中,可以给自己所带来的诸多利益与机遇。
      
      愤怒的反对者之所以要反对,在于他们认为通过反对孔子及其思想、学说,能够安全而有效的宣泄自己的不满、愤怒情绪,同时,也能够最大限度的沉重打击自己的对立面,致使其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困境。因此,运用更具震撼效果的手段、手法和言行,野蛮、粗暴、残暴的反孔,自然就会成为反孔者们的必要选择。
      
      不过,不论代代相继的利用者与反对者出于怎样的动机、目的与需要,在怎样为所欲为的利用着孔子及其思想、学说,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所具有的智慧属性,理性品质,都不曾发生过质的改变。同时,众多受益于孔子思想、学说的人类社会成员,对孔子及其思想、学说的信服、尊崇,也没有因此而发生根本的改变。
      
      因此,不论是遭受了狂风暴雨般的摧残,还是经历着至高无上的被神化,孔子的思想、学说,始终能够因为具有折服人心的智慧魅力,始终能够因为具有助益人类生存发展的理性品质,而在漫长的期间内,得以持续的无胫而走,不仅日益涉远的走出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类社会,走向东亚,而且还走向了世界一切有人类生存活动的地方,从而无有区别的教益着日益增多的人类,广泛而持久的启迪、滋养着人类的心灵。
      
      孔子是在贫困、落寞中去世的。孔子去世之后,只有贫穷而好学的学生们为孔子送葬,并为孔子守墓。当时的人类社会,没有其他人因为孔子的去世而感到失落、悲痛。
      
      虽然,在被学生及后人传播的过程中,孔子的言论难免会有一定的变异。但是,由于孔子言简意赅的言论,已经被太多的人所耳熟能详、铭记在心,所以,孔子的思想、学说才能够在定型的基础上,持久的保持着本色。
      
      平心而论,生前落寞,饱受当时的统治者们排斥、冷遇的孔子,与世无争的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底层,在孤独向学的同时,在坚持观察、认识、思考、述而不作的过程中,不断的在给学生们谈论着人生、人性、人伦、人情、社会的规律与本质。
      
      因为言简意赅、涉猎广泛的论断,具有深邃、博远的知识价值与智慧精华,因此,孔子的思想、学说在折服了众多学生的同时,在当时信息传递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依然能够声名远播,致使信服者络绎不绝,真诚不二。
      
      孔子的思想、学说,没有因为孔子的去世,而停止或者减缓流传的速度与广度。
      
      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无数曾经英雄盖世、权势熏天、功绩无与伦比的帝王将相,如同天边划过夜空的流星,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在人类的记忆中消逝的干干净净。
      
      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无数曾经令人惊叹、让人眼花缭乱、迫人肃然起敬的壮丽宫殿,如同雪原上宏伟矗立的伟岸冰山,随着时间的推移,终究化成了无影无踪的缕缕细流清风。
      
      但是,曾经别离繁华妖娆,默默苦行后顿悟的释迦牟尼;曾经在十字架上遭受酷刑,并为信徒带来福音的耶稣;曾经屡败屡战,真诚信奉真主的穆罕默德;曾经颠肺流离、穷困潦倒,却始终视野深邃、博远的孔子,却能够依据思想的无边力量,历经时间的无际磨练、检验,而得以穿越时空的阻隔,超越文化的障碍,历久弥新、历久弥深、历久弥坚的持久启迪、教益人类,并在世界范围内,为广泛的人类所真诚的信服、信仰与尊崇。
      
      不过、相比较而言,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生存的人类中间,在以方块字为符号、工具、媒介的中华文化土壤里,生长出来的孔子及其思想、学说,却格外的命运多舛。
      
      孔子的思想、学说,在持续的启迪、助益人类生存发展的同时,因为独具的智慧属性与理性品质,因为广泛的具有普适价值。因此,得以在中国社会被普遍的予以运用和利用。
      
      统治者为了维护统治者的统治利益,在不断神圣化孔子的同时,充分的利用、运用以孔子思想、学说为标志、品牌的儒术,以追求、实现统治利益的极大化。
      
      因此,在统治者们的统治终于走向失控、失序之际,统治利益达致了极大化状态的统治者们,就会因为社会成员生存利益的必然相应失衡发展,而致使被统治者的生存发展利益遭受到极大化损害。
      
      由于统治者的统治,历来是通过运用以孔子思想、学说为标志、品牌的儒术来进行的。因此,被统治者在生存发展利益,遭受到了统治者的极大化损害之后,由于不能或者不敢直接反抗统治者的统治,于是,往往只能迁怒于受到统治者高度尊崇,却没有能力自我维护的孔子,并将孔子当做宣泄不满、愤怒情绪的出气筒和发泄物,肆无忌惮的予以辱骂、攻击、打砸。
       
      然而,统治者所追求、所实现的从来都是真实的统治利益,尊崇、神化孔子,只不过是在利用孔子在人类社会的广泛影响力,以维护和巩固统治,并不是为了孔子。
      
      被统治者攻击、辱骂、反对孔子,也不是因为孔子剥夺、损害了被统治者的任何利益,而是为了向统治者表达不满、愤怒的情绪,以迫使统治者改弦易辙,以改变被统治者的生存发展困境与命运。因此,被统治者愤怒、激烈的反孔,同样也是在利用孔子,同样也不是为了孔子,更不是为了打倒孔子。
      
      在中国社会,对于利用孔子维护统治或者宣泄不满情绪的所作所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都是心照不宣,心知肚明的。
      
      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所以都会选择孔子及其思想、学说作为工具,是因为在中国社会文明发展、文化积淀的深厚背景之下,人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同时,也只有通过对孔子的充分利用,对立的各方才能够彼此听到、听懂各自的语言与心声。
      
      所以,被中国社会成员充分利用的孔子,从来都是无辜的。
      
      事实上,孔子从来都是中国社会成员相互斗争的的牺牲品。
      
      尽管孔子及其思想、学说,曾经和正在给生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类,代代相继的给予了无尽的智慧教益与理性滋养。但是,只要斗争需要,只要利益需要,人们就会立即翻脸不认人的将孔子当作工具或者当作目标物,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无所顾忌、没有任何底线的予以充分利用。
      
      所以,孔子的荣辱兴衰与坎坷命运,所证实、表现的正是中国社会只知道目光短浅、唯利是图的追逐利益,从而无视人文伦理,缺乏人性关怀、道德情操、人文信念;不能远见卓识,高瞻远瞩,不深谋远虑的意识人生、社会的精神缺陷之所在。
      
      因此,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很多人为了追逐利益,什么样丧天害理的人间恶事都能够做的出来。并且,在做种种人间恶事的时候,还会没有任何的不安与罪恶感。
      
      甚至,丧尽天良者所做的人间恶事,在被公开披露于社会之后,面对无数的受害者,做人间恶事者,都能够泰然处之,既不知道羞耻、羞愧,也不知道起码应该向社会说一声:对不起。
      
      直到当今,血管里没有流淌着道德血液的诸多丧天害理者们,继续在肆无忌惮、无所顾忌的做人间恶事的情形,依然在争先恐后、前赴后继的源源不绝而来。
      
      面对劣迹斑斑的丧天害理者们的为所欲为,国家的威权,法律的威慑,社会公德的感化,公众舆论的谴责、声讨与劝导,极其苍白、软弱、无力、虚幻。
      
      在法不责众的社会大环境当中,唯利是图的丧天害理者们,在可以快速暴富的现实利益诱惑下,在内心深处没有任何良知阻碍的条件下,还有什么人间恶事不敢做、不能做、不会做呢?
      
      因此,在很多有恃无恐的丧天害理者们的积极努力下,中国社会的财富在一些人那里快速畸形的成功积累;严重危害中国社会公众生存利益的人间恶事的层出不穷、源源不绝,已经现实的致使大部分社会成员遭受到了日益增长的损害。由此,中国社会的生存发展前景,则相应的蒙上了日益沉重的革命阴影。
      
      所以,当前很多坚定、激烈反孔并反对为孔子塑像的人们,借助、利用反孔来表达不满、愤怒的情绪,是情有可原的。
      
      当然,人们所表达的种种愤怒、激烈的反孔见解、主张与观点,不论粗暴与否,对于无辜的孔子自然一概是不公平、不公道的。对此,所有的反孔者,事实上,都是心中有数的。
      
      所以,众多愤怒、激烈的反孔观点、见解、主张,从来都不在意对孔子的言论进行批判,而始终剑指树立孔子塑像的决策者与实施者。
      
      因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反孔者们尽管怒不可遏,但是,他们的心是虚的。
      
      在众多反孔者的内心深处,因为对孔子思想、学说的很多内容,其实还是喜爱、信服的。所以,很多反孔者在义愤填膺的慷慨陈词之余,在面对孔子睿智的思想、学说时,他们的内心只能是自卑的。
      
      孔子的思想、学说,在两千五百多年间,历经了无数多个方面的正反检验、考验。因此,以自己仅有的知识,就去反对举世公认的先哲孔子,应该说当今所有的反孔者都会心存胆怯的。
      
      所以,除了肆无忌惮的挥舞各种连自己都不明白、不相信的批孔、反孔的空洞大帽子之外,反孔者们只能无奈的扩张与孔子本无牵连的天安门广场的现实政治意义,以支持自己反对孔子的主张。而这样做,则正是反孔者们内心十分怯懦的表现与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