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中国商人为何得不到尊重

栏目:公益事功
发布时间:2012-09-30 08:00:00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中国商人为何得不到尊重
作者:秋风
来源:作者惠赐《儒家邮报》发表
时间:西历2012年9月27日
 


  与华本企业家俱乐部董事长李文明先生共同拜访世嘉地产董事长朱仝先生,先生云:历史上的富人,有谁记得?但以财富投入文化,定可名垂青史。我补充说:文化可提升生命,也可让短暂的肉体生命得以不朽。

  任何一个心灵敏感的人,达到一定年龄,不可能不面对死亡问题。死亡会引领人关注不朽。肉体注定了要消散,从那个时刻起,人将寄存于何处?古人对此有过思考,人们都很熟悉。《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记载:

  春,[鲁]穆叔如晋,[晋]范宣子逆之问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谓也?”穆叔未对。宣子曰:“昔丐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其是之谓乎?”穆叔曰:“以豹所闻,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没,其言立,其是之谓乎?豹闻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绝祀,无国无之,禄之大者,不可谓不朽。”

  孔颖达正义曰:大上谓人之最上者,上圣之人也。其次,次圣者,谓大贤之人也。其次,又次大贤者也。

  立德,谓创制垂法,博施济众,圣德立於上代,惠泽被於无穷,故服[虔]以伏羲、神农,杜[预]以黄帝、尧、舜当之,言如此之类,乃是立德也。禹、汤、文、武、周公与孔子皆可谓立德者也。

  立功,谓拯厄除难,功济於时,故服、杜皆以禹、稷当之。言如此之类,乃是立功也。《祭法》云:“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於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菑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法施於民,乃谓上圣,当是立德之人。其馀勤民定国,御灾捍患,皆是立功者也。

  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记传称史逸有言,《论语》称周任有言,及此臧文仲既没,其言存立於世,皆其身既没,其言尚存,故服、杜皆以史佚、周任、臧文仲当之。言如此之类,乃是立言也。老、庄、荀、孟、管、晏、杨、墨、孙、吴之徙,制作子书,屈原、宋玉、贾逵、杨雄、马迁、班固以后,撰集史、传及制作文章,使后世学习,皆是立言者也。

  此三者虽经世代,当不朽腐,故穆子历言之。

  中国人最为古老、也最为基础的信仰,主要有二:天道信仰,祖先信仰。人受命于天,而为父母所生。若与一神教相比较,可发现其极为显著的特征:天和祖先都不负责拯救,不提供天堂;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没有末世,也没有来世。人的活动就在世间,但天提升、监察着人,祖先引领、督促着人。天让人的生存具有宇宙论意义,祖先把人的生命置于时间之流中。但人必须在世间成就自己,那就是立德、立功、立言,由此而实现天命之性,由此而荣耀祖先。

  在现世中立德、立功、立言,这就是中国人之人生信念。中国人活在世间而保持超越性。正是靠着立于天地之间的中国人,中国文明能在包容中扩展,而可大可久。而在这三不朽之中,德和言在今日人们所说的精神、文化领域中。可以说,中国人就是通过文化提升自己的生命,完成生命的意义。

  尤其是商人。商人勉强可以算如立功的范畴,不过,商人功业之公共性,并不容易体现出来。商人当然创造了就业机会,但企业经营所积累的财富,一般情况下,是由商人自己占有的。因此,商人通常会积累超乎常人的财富。商人因此会被人羡慕,而享有荣耀,如同贵族、官员。

  然而,古代君子以为,爵位、官位不能让一个人不朽,不能赋予生命以某种超越性意义,从而化解人对于死亡的焦虑,那么,财富就更加不能。因为,比起爵位、官位,财富更加虚幻,更容易消散、腐朽。

  那么,商人如何不朽?其实,中国人最为推崇的美国商人已经做出了榜样,那就是以财富服务社会。今天,中国的商人也纷纷从事这一工作。

  我想说的是,对今日中国商人来说,服务社会之最要紧领域,在文化,更具体地说,在复兴中国文化。

  原因在于,整个二十世纪,中国文化遭到持续而系统的破坏。以知识分子为主,现代教育体系培育出来的整个精英群体,都争先恐后地投入了这场自我毁灭的事业中,有的是使用思想,有的使用暴力。其恶果,在过去大半个世纪,已以最为触目惊心的形态暴露出来。

  商人群体也是这种文化毁灭的受害者:中国商人在商业领域取得极大成功,支配着巨量资源,却不能赢得人们的尊重:在国内,不能得到民众的尊重,在官员面前更是低三下四。在国际商业舞台上,也不能得到同行的尊重:你连一件具有中国文化色彩的礼服都没有。

  事实上,由于文化的匮乏,中国的企业内部普遍缺乏稳定的价值,因而缺乏凝聚力。由于文化的匮乏,过去三十多年间,如果涌现出了很多大富豪,却没有进行多少值得重视的企业制度创新,中国商人群体对人类商业文明的进步之贡献,远不如英国商人、美国商人,甚至不如日本商人。由于文化的匮乏,具有服务社会之意识的企业家并不多,而且在这方面也缺乏创新性。

    哪怕为了自己,商人也应当首先投入中国文化复兴之事业中。这样的努力可同时达成立己、立人之效果。商人将是这一努力的第一个受益者:你将会走出物质主义的迷信,让自己的生命获得新的意义。你的心灵将会充实,事实上,你将有心灵的生活。而你在文化上的努力,也一定会给你带来财富所不能带来的东西:不朽。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