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请回孔子,让中国教育有魂——对教师节改期的看法

栏目:教师节改期
发布时间:2013-09-06 22:05:39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请回孔子,让中国教育有魂——对教师节改期的看法

作者:秋风

来源:凤凰评论(2013.09.06 第53期 总第53期)

时间:2013年9月6日

 

 

 

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是没有魂。确定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重新让孔子成为中国教育之魂,或可拯救中国教育。

 

今日中国,几乎所有人,从孩子,到家长,从老师到校长,从用人企业到教育主管部门,从知识分子到官员,都在抱怨,中国的教育存在严重问题。很多人选择了躲避,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

 

这里面当然有体制的问题,比如,政府过多干预教育,教育缺乏自主性;教育资源在城乡之间、校级之间分配不公平。不过,教育领域诸多问题,也无一不与教育魂的缺失有关:教育的目标是什么?怎样教育?师生之间是什么关系?用什么教?对于凡此种种问题,教育界乃至于整个社会都处于含糊、迷茫状态,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中国教育亟需找到灵魂,而最简捷、同时也最有效的办法是,请回孔子。国务院法制办回应凌孜为代表的社会贤达之呼吁,在《教育法》修订案中,将教师节从现在的9月10日调整到9月28日,孔子诞辰日。孔子已走上重回中国教育之路,中国教育有一点更化之希望了。

 

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是再合适不过了。孔子对中国文明、乃至于整个人类文明最为伟大的贡献,正在于兴办人文教育。

 

孔子生当礼崩乐坏、也即中国古典文明衰败之时代,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也即总结古典文明,而成六经。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六经不只是儒家的经,而是整个中国的经,记录了中国精神、中国典范。转过头来,孔子开办教育,以六经教育弟子,以教育塑造新式君子,以延续、扩展中国文明。

 

正是孔子这一破天荒的伟大举动,确定了此后中国文明的样态。在所谓的轴心时代,有些文明体以宗教寻求突破,如犹太文明、印度文明;有些文明以哲学实现突破,如古希腊文明。孔子则以六经及相关教育实现突破,概言之,孔子创立了文教中心的文明形态。孔子不要人崇拜神灵,也不沉思玄想哲学,而是唤醒人的自觉,要人自我提升,尽心、知性以知天,进而以教育改良社会。

 

在孔子的文教理念中,教育居于至关重要的位置。而孔子也创造并实践了诸多伟大的教育理念:孔子“有教无类”,对所有人开放教育。孔子弟子中固然不乏贵族子弟,但更多的是平民子弟。孔子以养成君子为教育之目标,力求学生人格之完善,除传授知识,更重视德行、技艺之养成。在教育过程中,孔子循循善诱,因材施教,顺乎学生的禀赋而予以提升。孔子始终平等对待学生,坚持“教学相长”的原则。

 

可以说,孔子所创办的教育是平等的、开放的、人文的教育。通读《论语》,可以发现,孔子是有理想的老师,孔子是负责任的老师,孔子是可爱的老师,孔子甚至是幽默的老师。或许有点令人惊讶:两千多年前孔子的教育实践和理想,却完全是现代的。因而,孔子的教育思想是永恒的、普适的。

 

正是受孔子教育理念和实践的影响,此后中国文明之最大特点,就是始终以人文的、平等的、开放的教育体系为核心。在大多数文明,包括前现代的欧洲,教育专属于教会,只存在神学教育,俗人没有机会接受教育。而中国与此完全不同:每个聪明好学的中国青少年,皆可接受教育。放眼人类文明古代文明,中国建立了最为健全的教育体系,中国人的识字率也是最高的。正是依靠这样的文教体系,中国文明维持其生命力于不坠,且得以持续地扩展,蔓延至至周边地区。孔子以来的中国文明就是文教的文明。孔子之教育理念是中国人最为珍贵的文明遗产。

 

孔子既然是中国教育之父,那么,今日学校、教师、学生们尊崇孔子,实乃事理之当然。孔子开创之教育既然对中国文明产生了那么伟大的影响,所有具有正常情感和理智的中国人都会尊敬孔子。事实上,孔子在全世界获得尊敬,孔子是中国文化最为重要的象征性符号,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合理而醒目。

 

以人类历史这位最伟大的教师——孔子之诞辰日为教师节,让教师节具有了文化内涵。目前的教师节只是为了便利而随意选定的一个日期,没有什么文化内涵。也因此,在这个节日,学校、教师、家长、学生、政府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如此缺乏文化内涵的节日极容易物质化,老师们至多放个假、发点东西。甚至这个节日,变成了家长苦不堪言的的送礼日。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则每年一度的教师节,唤醒人们对孔子的记忆,对伟大的中国教育传统之记忆。

 

在这样的节日,学校、教师可以举办各种有意义的活动。如此浓厚的文化、理想气氛可以扫尽教师节的物质主义气息;有意义的纪念形态,可以净化教师的心灵,让教师对自己的职业伦理,有更深的体认。完全可以预料,孔子复归,可以更化教育之精神,从而塑造更为健全的师生关系、教师与家长的关系、学校与社会的关系。

 

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不仅可让人们更为方便地表达纪念孔子之情感,更有助于推动教育之变革。孔子的教育理念产生于两千多年前,但具有永恒性和普遍性,完全可以对治今天中国教育的种种弊端。比如,今天中国的教育目标几乎完全是功利性的,几乎完全专注于专业技术传授,而忽略人格养成。孔子以教育养成君子的理念,可以矫正此种教育之缺失。孔子的因材施教理念,也有助于人们反思、乃至于改变目前驱使所有孩子在同一个独木桥上竞争的制度安排。

 

因而,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也就等于设立了一个教育反思节。在这个日子,教师、学校、教育主管部门、立法者、乃至整个社会,都可以依照孔子的教育理念,依照中国优良的教育传统,反思中国教育所存在的问题,以古典智慧解决现代问题。

 

孔子正式归来之时,中国教育之更化有望。实际上,请回孔子,是整个教育界的共识。网络调查也表明,多数民众支持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文化上正当,民意支持,相信立法机构将顺利地完成修法程序,确立孔子诞辰日为法定教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