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定孔子诞辰为教师节的提议(张立文)

栏目:教师节改期
发布时间:2005-08-10 08:00:00
标签:
张立文

作者简介:张立文,男,西历一九三五年生,浙江温州人。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兼任中国周易研究会副会长。 著有《中国哲学逻辑结构论》、《传统学引论》、《和合学概论》、《新人学导论》、《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天道篇)》、《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人道篇)》、《周易思想研究》、《朱熹思想研究》、《船山思想研究》等。 

 

 
全国人大常委会:
 
        9月28日是我国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前551-前479)的诞辰。把孔子的诞辰作为教师节,长期以来一直是有识之士的共识。三中全会以来,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高,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不断增强,社会各界认同这一主张的人越来越多。值此新学年来临之际,我谨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特别提议:把我国的教师节改在孔子诞辰日,即每年的9月28日。
 
        我们提出这一提议,基于以下五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慎终追远、饮水思源是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中华民族之所以被称为“深沉、博大、纯朴、灵敏”的民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华民族有慎终追远、饮水思源的优良传统。这一传统的形成和发展,与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孔子十分不开的。孔子在教育上有三大创造和贡献:一是春秋时期,王官之学衰微,孔子首开私人讲学之风,设杏坛讲学授徒,整理《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并以之为教材,以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为教育内容;二是打破教育上贵贱贫富的等级,提倡“有教无类”,使人人享有受教育的平等权利,学生众多,史称“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三是主张尊师重道,“三人行,必有吾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学而不厌、“不耻下问”的学习态度,诲人不倦的教学精神和因材施教、学思并重、举一反三、启发诱导的教学原则等等,至今为人称颂和沿用。孔子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职业教师,也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教育家,他也由此被称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他的教育思想博大精深,对后世的影响至深至巨,以至古来一直有人认为“先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明,后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法”。饮水思源,我们后人以适当的方式纪念孔子,是应该的。
 
        第二,孔子是世界公认的伟大的思想家与教育家。美国出版的《名人年鉴手册》所列出的世界十大思想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孔子。1988年,世界各国诺贝尔奖得主曾提出:“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到二千五百年前,去吸取孔子的智慧。”1993年芝加哥世界宗教大会通过的《走向全球伦理宣言》,把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四条“金规则”的指导思想。孔子不仅为后世树立了集智、仁、勇于一身的崇高的人格形象,而且为后人树立了教师和教育家的光辉典范。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经常采用各种方式纪念孔子。就以教育而言,1971年,中美关系改善时,美国参众两院就以立法形式规定孔子诞辰为美国的教师节;前不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中国设立了“孔子奖”,奖励世界范围内在文化教育上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外国人都在纪念他,而在孔子故国却不能以一个节日的形式来纪念他,这是说不过去的。
 
        第三,以孔子的诞辰为教师节,有利于维系中国文化的一贯性和中华民族的统一性。四大文明古国,惟有中国绵延不断,至今仍能焕发出蓬勃的生机。中国历史五千年,政权更迭不可谓不频繁,然而文化却始终未曾中断。中国文化史的这种一贯性,是中国历史源远流长的根本原因。近代以来,中国人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发生了怀疑和动摇,甚至丧失了信心,中国传统文化出现了危机,中国的新文化建设也走了不少的弯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象征的孔子,被无情无理地批判。反孔、反传统一度走向极端,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一时甚嚣尘上。十年浩劫,中国社会、经济、文化濒临崩溃的边缘。孟子说:“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一个不尊重自己的传统文化的国家,是不可能受人尊重的。文革期间,中国国际声誉的下降,不能说与我们自己不尊重自己的文化传统无关。这是割断文化一贯性的历史教训。
 
        中国领土至今未能统一。香港和澳门的回归,除了一国两制的英明,一个更为根本的基础乃是民族文化的血脉相连。台湾虽然至今未能回归,但是台独势力始终不能得逞,其根本原因仍然是两地传统文化的统一性。国际政治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破坏一个民族的文化认同感,是煽动民族分裂的惯用伎俩。如果我们以孔子的诞辰作为教师节,就不仅有利于加强海峡两岸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认同感,而且对台独势力也会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第四,以孔子的诞辰为教师节,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一方面,以孔子的诞辰为教师节,不但会赋予教师节以更多的人文内涵和历史底蕴,而且可以表明中国数千年历史和文化的连续性和一贯性。这个意义是很重大的。另一方面,对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团结海外华人华侨共同致力于两个文明建设等,也会起到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目前的海外华人华侨有几千万,分布在世界各地。他们以自己的勤劳智慧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尊敬,也融入到所在地的社会生活之中。但是,他们怀念故土,留恋故国,讲汉语,保留着中华民族传统的风俗习惯。如果我们能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无疑会提升海外华人华侨作为炎黄子孙的自尊心和自豪感以及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也无疑会提升他们与大陆的紧密联系和亲情意识。
 
        世界各国已经陆续建起了二十几所孔子学院,不久的将来,世界各地只要有足够汉语学习需求的地方,就将设立一座孔子学院,每一所孔子学院都将成为沟通当地与中国的一条纽带。在这样的形势下,作为孔子的故国,中国若能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对所有这些国家的孔子学院来说,都将起到一定的表率和鼓舞的作用。
 
        孔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是中华民族统一的精神内核。当今之世,能将世界炎黄子孙的力量凝聚起来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的精神感召力,没有一个人可以与孔子相提并论。从这个意义上说,定孔子的诞辰为教师节是功在当世、利在千秋的。
 
        第五,以孔子的诞辰为教师节,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一方面,纪念孔子的节日古已有之,虽然不叫“教师节”,但性质与“教师节”没有任何不同。孔子作古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78年,人们就在孔子的故里兴建了孔庙,举行了祭孔典礼。唐太宗贞观年间,又下诏全国各州县兴建孔庙,于春、秋二季举行祭典,主祭者为地方首长,朝廷则由皇帝亲临主祭。此后,历代祭祀孔子的典礼都非常隆重,虽然中间朝代兴替,但是祭祀孔子的典礼却一直绵延不断。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教师节已经有2500多年的历史也不为过。另一方面,更改教师节的日期,在历史上(包括新中国的历史),不是没有先例。早在1931年,当时的教育界知名人士邰爽秋、程其保等人就联络京、沪教育界人士,拟定每年6月6日为教师节,也称“双六节”。但这个节日并没有得到国民党政府的承认。1939年国民党政府另立孔子诞辰亦即夏历8月27日(即阳历9月28日)为教师节。现在台湾的教师节,就是沿用当时的规定。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共同商定,把5月1日国际劳动节作为教师节。但这样以来,教师节的含义就被劳动节给冲淡了,以至逐渐销声匿迹,没有起到其应有的作用。“文革”期间,教师的地位极其低下,境遇极为悲惨,尊师重道的优良传统遭到极大破坏。为了恢复这一优良传统,提高教师地位,1985年全国人大才把每年的9月10日作为教师节。
 
        教师节的实行,对提高教师的地位和提倡全社会尊师重教等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9月10日”在历史上找不到作为教师节的依据。这个日子只考虑到“新学期开始”这个时间上的方便,却缺乏深厚的历史或文化的内涵。如果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就不仅有利于用孔子的办学精神和道德情操激励教师、学生和全社会,而且能给教师节赋予深厚的人文内涵。
 
        唯其如此,不少专家学者主张以孔子的诞辰作为教师节。2004年9月1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孔子文化月”启动仪式暨“纪念孔子诞辰2555周年会议”上,我也郑重发出把孔子诞辰作为中国教师节的倡议。9月27日,在京的汤一介、楼宇烈等二十多位国学专家积极响应,联名呼吁把中国教师节改在孔子诞辰日,并提议全国所有师范院校每年召开一次孔子纪念会,率先由中国人民大学和山东所有学校实施在孔子诞辰日庆祝中国教师节。这些呼吁发出不到一年,社会各界的讨论已经如火如荼,把教师节改在孔子诞辰日,几乎成为海内外有识之士的共识。人们希望,借“人文奥运”之东风,2008年付诸实现。


        我们殷切期盼这一提议获得通过。 


        此致 
敬礼 

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张立文  
2005年8月10日  



【作者授权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