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诞辰应当为“中国文化节”(冼岩)

栏目:教师节改期
发布时间:2010-03-13 08:00:00
标签:
冼岩

冼岩,男,独立学者



    孔子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怎么评价也不过分。儒道佛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其中儒家更是主流之主干。以一人之力而成就数千年文明之主干,在欧洲古有亚里士多德,近有马克思,在中国则独有孔子。此西哲二人比之孔子,其思想学问或并不稍逊,但影响力却颇有不及。这其中虽然有政治因素的作用,但几千年下来,俗世繁华已被剥尽,沉淀下来的只有历史。 
   
 今日中国急须文化与道德的重建。在物质财富快速增长的背后,中国人的精神却越来越困惑、混乱。价值重建需要有其由来,遗憾的是,当代中国并不足以为这种价值重建提供资源。无论是文革十年浩劫,还是改革二十年的物欲横流,都只是价值沦丧的原由,而不可能成为价值重建的养料。于是价值重建只剩下两个源头,要么源于古,要么源于外。

以今日中国的视角观之,无论古、西,都各有其精华与糟粕。由于近一个半世纪的落后与屈辱,中国人将缘由追溯到老祖宗的身上,乃有五四时代的灭儒反孔、文革时期的“破四旧”,传统文化的声誉、地位跌至顶点;与此同时,西方两百多年的富强彰显了其文明的优越,西方思想文化在改革开放后成为当代中国的强势话语。

如果仅仅在西方文明的源流基础上构建今日中国人的价值与文化,显然失之偏狭。不收揽中国人自己的文明传承,价值重建始终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来也浅,其去也无力。更何况西方文化的转渡中国,还存在水土不服的难题。新世纪以来波及全社会的“改革反思”,部分即是对照搬西方模式的反思。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有一批仁人志人,怀家国之忧思,痛心疾首,发出了重振国学、复兴儒家的继绝之音。

   按笔者的理解,主张在今日中国复兴传统文化的人,并非即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代表了宇宙真理、标志着人类文明的最高成就;而是认为:新价值、新文化的重建,需要多种精神元素的参与、互补,在当下西强古弱的悬殊背景下,只有放大传统文化的声音,才能保持各精神要素之间的平衡,新价值、新文化才可能既适于中国土壤,又合于时代需要。

要放大中国传统文化的声音,推崇中国文化的伟人孔子,是既直截了当又能获海内外广泛认同的捷径。在“破除四旧”的影响所及之外,孔子的形象深入全球华人心中。在当代,没有人能否认孔子的伟大贡献及其思想文化价值。

当此以儒家为主要载体的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引舟待发之际,不少海内外名人联合发起了“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的倡议。对此,笔者同意教育部有关人士的回应:把9月10日定为教师节已有20多年,这个日子目前深入人心,不应随意更改——教师节并非全民节日,它对应着一个特殊群体,应该尊重此群体已习惯于约定俗成节日的意愿。

    实际上,教育只是孔子毕生成就的一小部分,以教师节来推崇孔子,失之器局狭小。数千年以返,中国之所以成为中国,孔子与莫大焉。“孔子”这一显赫的名字已与中华民族、中国文化密不可分,孔子的诞辰应成为全体中国人的节日。以此观之,将孔子诞辰定为“中国文化节”才是恰如其分、得其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