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萍】我为什么批驳蒋庆的性别言论

阅读数:2477发表时间:2015-09-08 15:16:43

  

 

 

我为什么批驳蒋庆的性别言论

作者:张红萍(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法治周末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七月十九日庚辰

           耶稣2015年9月1日


  

 


 

8月13日,澎湃新闻独家发布了由儒学家蒋庆授权发表的访谈录《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一语激起千层浪。

 

蒋庆说的这些

 

蒋庆在这篇长篇访谈中讲了许多荒唐话,比如:中国古代社会和伊斯兰世界虽然是一夫多妻制,但它没有那么多的家庭腐败,夫妻关系也比西方好得多。西方的婚姻生活很腐败,因为前者守礼,后者不守礼。因此,即便是中国的妾,最起码也能过上一种稳定而有尊严的正常生活。

 

他说,裹脚只不过如现代女性的整容一样,是时代的美感与风尚问题,现代知识分子有什么理由反对裹足而不反对整容?“五四”知识分子批判摧残女性的“三纲五常”,其实“夫为妻纲”,并不是指丈夫对妻子的压制,而是丈夫是家庭自然产生的负责任最多的那个中心人物。“儒家礼教的根本用意,是要根据女性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给予妇女一个公正合理的安顿,赋予属于女性自身的生命意义与存在价值。这就是‘礼’的‘别异’精神,也就是所谓的‘妇道’。”

 

他接着提到,古代妇女的幸福感并不亚于现代的自由婚姻,古代妇女的幸福感并不来源于自主,而是建立在“妇礼”之上的多重的幸福感,比如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主持家庭、维护名节,这些都是妇的礼。妇做到了这些礼,就会产生很强的幸福感。做好女儿、好母亲、好妻子,才是中国女性生命意义的最基本的价值依托,才是中国女性成就感与归属感的根本所在。如果女性追求职业和与男人一样的成就与价值,就背离了女性的自然属性与家庭属性,女性就不再是女性了,而是与男性没有区别了。

 

对于怎样教化女性,他给出的答案是让女性读《女儿经》与《列女传》,这样就能教化出伟大的中国女性。

 

听了上述这些话语,你有什么感觉?

 

要为现代而儒家

 

其实这些话都是老生常谈,意思并不陌生,只是以儒家教化居高临下的口气,并以女性生命意义与价值实现的高度说出来之后,更让人有一种荒唐可笑的感觉。

 

常言道,19世纪是人的世纪,20世纪是女人的世纪。毋庸讳言,这个世界最大的变化除了人权的实现、民主制度的普及、自由的扩大之外,还有男女平等及女性走向社会。女性获得了与男性完全平等的权利,女性从狭小而无创造的家庭私领域走向了可以实现多重价值的社会公领域,也即妇女的解放。这是近代以来人类取得的最大进步、最辉煌的成就。解放了女性也就是解放了人类一半的生产力,使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加合理、公正、人性和美好。

 

为了实现人类更公平、合理的这一生活目标,女性整整奋斗了一个半世纪,通过艰难曲折和付出牺牲才赢得了这一女性共同的目标,才创造了目前可喜的成绩:女性在各个领域崭露头角、显示才华,女性在各国的议会里占有席位,女性也可以做总统、总理、总裁。

 

但是,蒋庆说这不合理,因为女性的成就感与归宿感应该是家庭。如果女性与男性一样了,在法律上实现了共同的责任与义务,那就不是女性了,“男女有别”才是这个世界对性别的安排。

 

他抱着他陈旧、刻板的性别印象不放,还要坚持早已过时的那套“男女有别”的“妇道”“妇礼”,让人闻到一股刺鼻难闻的腐尸味,而自己还以为这是天下之道。

 

因为他根本上是反人权、自由、平等的现代价值理念的,他是反人类的进步与成就的,所以他否定现代。但是任何宗教或任何传统,你必须进行变革才能适应时代的变化,也才能有自己的市场与作为,如果食古不化地照搬传统,为儒家而儒家,而不是为现代而儒家。如此,只能被人扔到历史的垃圾堆里。

 

女性需要多重价值实现

 

自文艺复兴以来,就是一个发现人、解放人的过程,就是个人争取更大的自由的过程。自启蒙运动以来就是争取人的更大的权利、自由与平等的过程,让人生活在一个更合理的制度与社会中。近代社会的最大成就就是自由与自主的选择成为共识并成为可能,生活的多元、多样性成为必须,人的价值的实现呈现多重而非单一。

 

女性是这一成果的争取者,也是这一成果的受用者。现代女性的价值实现也超越了传统的单一家庭价值的实现,而趋向多元与多重的价值实现。除了满足于由于家庭带来的生存、安全与爱的价值的实现外,女性也需要社会交际的价值的实现。

 

由于自己的创造对社会的贡献而受到尊重的价值的实现,以及自我的实现与超越自我的实现,交际与受到尊重、自我实现、超越自我实现的价值实现就必须超越家庭的范围,通过社会的创造与肯定才能实现。

 

一个完全实现了这些价值的人才能得到最大的自我满足。男性有这个愿望与权利,女性也有这个愿望与权利。这不分性别。

 

而以蒋庆的意思,女人只能实现在家庭中的满足感,没有必要实现家庭之外的更高的价值的满足感。

 

这一结论当然会激怒本已取得多重价值实现可能的女性群体。这种反进步、反人性、反自由的做法当然要激起女性的愤怒与唾弃。

 

再说,家庭不是用一个性别的服务与牺牲成就另一个性别的成就的,家庭是家庭成员为了更好地在社会中发展的成长摇篮,责任、义务、爱及成就对方是相互的,不分性别的,这才叫家人。

 

其实,女性主义并不否定性别差异,只是认为性别的差别是极小的,但它是存在的,性别的共同点才是主要的,需要特别强调的。过分强调性别的差别而掩盖性别的共性,才是别有用心或传统保守,这不利于女性成长与发展。

 

如果像蒋庆这样将“男女有别”强调成:女性的成就与价值只在家庭,只有做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才是女性的基本价值与生命实现的渠道,那就太荒谬和大错特错了。

 

有学者讲过这样一句话:许多男人本来是讲理的,但是一谈到妇女问题就不堪了。蒋庆先生大概也是这样吧!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葛灿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