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萍】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吗?

阅读数:2226发表时间:2016-08-31 19:34:43

 

 

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吗?

作者:张红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6年第7期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七月廿九日乙酉

           耶稣2016年8月31日


 

 

蒋庆的《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一文刚抛出后,女界引起一片哗然,有气愤者,有震惊者,更多的是不以为然,认为这种逆历史而动的思想荒唐可笑,不值一驳。事过境迁,再次打量这篇文章,发现蒋庆抛出此文并非随意而为,而是他及“大陆新儒家”整个儒家政治伦理治理体系中的一环,因为在儒家看来家庭是社会与国家的根基,治理国家必须从治理家庭着手,治理家庭必须从教化、安顿女性开始,家庭治理好不好关键看对女人的治理到不到家,历代的大儒都是这副腔调,蒋庆当然也要效法。此文为他的助手对他的访谈,因此抛出此文不仅是有“预谋”的,而且是“大陆新儒家”对女性必然要进行的一次宣讲与教化,也可称作“大陆新儒家”对女性的新规约。

 

蒋庆拾起已经被中国人扬弃了近一百年的儒家性别观念来安顿现代女性,而且是“原教旨主义”的儒家性别观念,可看出“大陆新儒家”的迂腐与愚顽。世界上所有被现代社会接受的传统宗教与传统文化没有不进行改造以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大陆新儒家”对于两千年前适用于前现代农业社会的性别观念采取的不是改造的态度,而是为传统的儒家性别观念狡辩、护短,不惜歧义地重新解释诸如“男尊女卑”、“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思想观念,不加区分地一味维护儒家礼教。他们不反思儒家的性别观念为何从清灭亡后退出历史舞台,而是把儒家性别观念退出历史舞台的责任推给“五四”知识分子对儒家性别观念的负面宣传,认为是“五四”知识分子污名化了儒家性别观念,这才造成人们对儒家性别观念的拒绝。现在他们打出“大陆新儒家”的招牌,希望以儒家治理社会与民众,包括女性,因此就有了这篇《只有儒家才能安顿现代女性》的文章。

 

蒋庆在此篇文章中批评“五四”知识分子,说:“他们认为儒家所塑造的社会是把妇女完全束缚在‘三纲五常’等礼教之中,并且通过这种束缚,给妇女带来强大的压迫,使妇女丧失人格,丧失自由,丧失个性。总之,在儒家塑造的社会中,妇女就不是人了。……然而,儒家礼教的根本用意,是要根据女性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给予妇女一个公正合理的安顿,赋予属于女性自身的生命意义与存在价值,这就是‘礼’的‘别异’精神,也就是所谓‘妇道’。这一‘礼’的精神是相对于妇女来说,不是对所有人都普遍适用的。比如‘夫为妻纲’是‘五四’知识分子批评的一个重点,他们对‘夫为妻纲’的解释是:夫是家庭的主宰,妇女完全要听从夫,在家庭中没有发言权,没有自主权,没有地位,完全是处于从属的奴隶地位。实际上,‘纲’的含义,不论在义理上还是社会现实中都不是这样的。……‘夫为妻纲’的意思是讲,在一个家庭中要有一个责任的主要承担者,如果家庭出了问题,就要由‘纲’来负责,‘纲’就是家庭的主导者与责任的承担者——夫。……‘夫为妻纲’是指夫可承担主要的家庭责任,而不是说夫在家中大权独揽,压迫妻子。”[1]4-5

 

其实蒋庆以及“大陆新儒家”不必为儒家的性别观念妄辩,实事求是最能以理服人。儒家的男女观念总体而言是压迫妇女的,因为在男权、父权的传统社会,家庭是按照上下长幼尊卑层级等级秩序组成与治理的,上尊下卑、长尊幼卑、男尊女卑是绝对的,这种上下尊卑贵贱的秩序是绝对不能打破的。长对幼的权威是通过幼对长的孝来实现的,男对女的权威是通过女对男的从、尊、贞节来实现的。小辈的命运掌握在长辈的手中,妻子的命运掌握在丈夫与公婆手中。女性一生被安排从属男性的命运,在家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她们没有完整的人格,没有独立的地位,没有起码的自由。男权、父权社会,以男性为世系传承家族的香火、祭祀祖先、流传他们的名字,这样的男权、父权传统社会偏好男性、重男轻女,女性没有名字,在社会上没有名分。男性是家室的“君王”,社会治理的参与者,国家赋予男性治理社会与家族的权力,女性只是从属的、服务于家庭的、为男性家族生养男性继嗣的功能性角色。这样的男权、父权传统社会制度的设计从理论到实践都是男尊女卑的。女子除了通过自己的技能管理家庭与生儿育女的服务工作外,没有财产权、没有按自己的意愿实现自己愿望与按自己的方式管理家庭的自由权利,因为她必须顺从公婆与丈夫,必须按公婆与丈夫的意志行事,因为公婆是“严君”,丈夫是“天”,属阴的女只有柔顺的份,儒家道德礼教要求于女性的就是贞节与柔顺两条法则,男性在家庭中绝对是大权独揽,家不可有二尊。男女平等是中国的国策,蒋庆还在根据女性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分出男女不同的生命意义与存在价值,岂不知这种分属与价值早已打破,贩卖这种过时的理论,只能招致唾弃。

 

以儒家思想为核心价值的传统社会,是以维护以男性为世系的男性家族利益为目的的,女性地位低下,为治理的角色对象。当然在这种父权、男权社会中,“子”也是被管制与教化的对象。纵向是“父为子纲”,横向是“夫为妻纲”,子相对于父与妻相对于夫都没有自主权,没有自由,这就是为什么“五四”知识分子反对家庭中的“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缘由。因为子相对于父与妻相对于夫没有自由、自我,不能自主,事事需要服从,没有独立人格,所以许多家庭悲剧发生。辛亥之后传统伦理崩溃,进入现代社会的“五四”知识分子纷纷批驳、控诉这种“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家庭伦理道德以及性别观念与礼教,经过近一个世纪现代平等思想的洗礼,束缚年轻人与妇女的“三纲”早被现代人抛弃,蒋庆却还在为“三纲”辩护,说传统社会的男女要比现代社会的男女幸福,这完全是没有根据的信口雌黄,被礼教限制的古代人怎么能比自主的现代人更幸福?!。

 

 

儒家创立了一套歧视妇女的男尊女卑的性别观念,蒋庆却要以儒家安顿现代女性,这不是笑话吗?如果有人还不知道男尊女卑、三从四德、从一而终、重男轻女等歧视女性的性别观念是儒家创立的,就让我们看看代表儒家的圣贤与大儒们以及由他们推崇整理编撰的儒家经典有关男女都说了些什么吧。儒家妇女观大多出自儒家经典,出自《周易》、《诗经》(由孔子整理)和《礼记》(由孔子的弟子们整理写作的孔子与弟子们的对话)中,《论语》、《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