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继明】哲学系应通过容纳经学义理来丰富和扩大自身

栏目:思想评论
发布时间:2017-06-29 16:45:12
标签:
谷继明

作者简介:谷继明,男,西历1986年生,山东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现为同济大学副教授,研究领域为易学、宋明理学。著有《王船山周易外传笺疏》《周易正义读》等。

哲学系应通过容纳经学义理来丰富和扩大自身

作者:谷继明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

时间:西历2017年6月29日


儒家网编者按:西历2017年5月23日,上海研究院“延长思考”人文社科思想交流平台召开“儒家哲学的多维形态”研讨会。来自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同济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东华大学、上海大学等高校的多位学者参与讨论,研讨会由上海研究院合作处处长朱承教授主持,澎湃新闻发表了会议记录。这是谷继明副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现授权儒家网发表。


   


我说两个方面,第一个是与“经学—哲学”相关的问题,即儒学、经学在哲学系里面的自我定位,乃至于生存问题。我们现在还没有遇到生存危机,但有些地方已经显现了苗头。


这其实也关系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目前哲学共同体的哲学是否自我设限的问题,如果严格按照西方哲学的定义来要求儒学和经学研究,这将会给学者和学科、给文化造成很大的伤害危机。

 

刚才曾老师提到了学制改革,其中一次是废除了经学科,设置了哲学门,这是令人叹息的事情。


然而从另一个方面考虑,当时北大哲学门、文学门、历史学门(还有地理学门也在文科)的设置和排列,将哲学排在首位,显然有以哲学为经学的意思。


当时中国在那样一个大变革、大危机时代所建立的哲学门,并非要完全复制西方的哲学系模式,因为它吸收了之前经学科的内容,也就被寄予了类似经学的地位,以及阐发经书义理、引领中国文化、解决中国问题的期望。

 

当然,在以哲学的眼光看经书的时候,中国哲学学者们自然会有选择性地来进行研究,从而忽视了一些东西。但好处是把以前圣人所没有说到,但可能有的义理,以一个系统性的形式表现出来,呈现出中国传统经学在人类思维中一样可以达到非常高的水平。


现在西方哲学不管是分析哲学还是现象学都到了瓶颈期,如何实现新的发展,自然有必要关注中国的思想传统和资源。


我愿意把哲学看做是“家族相似”。哲学系应该通过容纳经学义理来丰富和扩大自身,而不是通过固定、排他的标准来僵化和封闭自身。


经学中的许多义理问题不抽象,但是又很关键,哲学系的人都不研究,还指望人家中文系、历史系、政管和国政系来研究吗?

 

第二,历史上,“六经”曾居于最高地位,有政治保障,即便宋代以后当经学转向内在,五经四书仍然居于最高地位。


但近代以来,经学权威失坠,经学现在已然下降为诸子,以前毫无疑问的一些价值和立场,对如今多数人都不再不言自明。所以此时的经学自然需要自我辩护和证成。

 

然而这种自我辩护和证成,不一定非得走先悬搁、怀疑的路径。不怀疑,并不一定就是独断。


郭晓东老师刚才提到,经学并非一个僵化、封闭的体系,而是丰富、多元,乃至有一定的张力。


我们立足于当代的最关键问题,然后反求诸经典本身的义理系统(这个义理系统不是抽象虚玄的义理系统),来思考新的解决,就是对经学最好的辩护和证成。


相关链接


【集论】一儒多表:儒学经学化,还是儒学哲学化?


(责任编辑 吹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