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丁宇】悼念恩师杨汝清杭之先生

栏目:纪念追思
发布时间:2018-10-17 09:51:13
标签:悼念杨汝清


悼念恩师杨汝清杭之先生

作者:杨丁宇

来源:作者赐稿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九月初七日 庚辰

          耶稣2018年10月15日

 

作者简介:杨丁宇,男,1985年5月生,美国达拉斯大学前访问学者。

 

10月13日下午,从朋友圈处得知恩师杨汝清(杭之)先生突发心脏病逝于九江火车站的凶耗,作为杨先生曾经教导过的晚辈,我的脑子登时一片空白,整个一天心情都极其不好。有感于十年来先生的教诲,我视先生有如再生父母。现在恩师创业未半,中道而殂,其未竟事业谁来继承?一想到这里,心情就特别沉重。

 

我认识先生,乃是在近十年前的燕京读书会。当时从家舅祥平处的一份通讯录上发现了先生的号码,于是就给先生拨了电话约谈见面时间,先生通知我说让我在那个周六的燕京读书会见面。到了以后,我才知道,这个燕京读书会是一个已经成立了一年,以读四书为主业的民间读书会,大部分都是民间传统文化爱好者。就在这么一个读书会上,我不但能够亲自聆听杨先生的授业,而且认识了一批读书会的朋友们。

 

杨先生对我的要求是严格的。有一次由我来讲述《论语·乡党》中“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一章,但当时我对这一章的准备并不充分就开始演讲。结果事后被杨先生训斥了一顿,责怪我准备不充分,对许多问题都没有认真考订。这是我第一回挨杨先生批评,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杨先生的严。

 

我是个经常“过而不改”的人,所以杨先生经常不断对我敲打,有时我连续同一个错误犯两次甚至多次,杨先生不厌其烦的跟我讲了这样做的危害。如果是一个平常的人,作为外人绝对是不会对其连续犯错进行劝告的,但杨先生能够如此不厌其烦地进行教导,我打从心里感谢杨先生。

 

2010年我第一次参加了杨先生在苇杭书院的年度会讲,我因为在那次会讲中,坐姿不成样子被杨先生又训诫了一番。杨先生告诫我:“你觉得你是舒服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一个姿势别人会怎么想?他会觉得你很没教养。”我当时听了这话满面羞惭。但是我这个人有时坏习惯要改起来难度太大,所以一些毛病至今改得都不彻底,没能修炼成一个有德的人,现在想起杨先生这番教会,感到十分愧疚。杨先生对我的教育,真的不只是学习上的,更重要的是他教育了我的做人,在这一点上,他对于我真的是有如再生父母一般。

 

那年暑假,有一次我请杨先生吃饭,由于事先没有通知付费方式,又选择了一家价格比较昂贵的酒店,杨先生把我训诫了一顿,说我搞的太排场,不够节俭。当时我感到十分羞愧,但是我必须感谢杨先生,是他让我认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2011年,我随杨先生参加了第一届书院论坛,在这次论坛,我又认识了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传统文化工作者,比如七宝阁书院的马力华先生,衡水仲舒学堂的王建涛先生,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的白春燕老师等等。而他们的精彩发言,也使得我对传统文化的实践有了更深的认识。此后,我先后多次拜访他们,而能够认识他们,实得益于杨先生。

 

杨先生不仅帮助我参与了各种社会活动和文化研讨活动,而且还不断向我引荐做传统文化的民间高手,其中,曲阜国学院的院长段炎平先生更是成为了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好友。而山西儒学会的柳河东先生也是通过杨先生的引荐,成为我的又一位重要的人生导师。2012年我参加了第二次书院论坛,在那里又结识了鹅湖书院的王立斌先生,还有湖南大学出版社的雷鸣先生等前辈,这些人后来在我的考察中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2014年以后,我的学业也越来越紧,能够见到杨先生的时间也越来越少。除了一年一度的苇杭书院年度会讲和书院论坛以外,平常几乎不能见到杨先生。主要依然是靠打电话对杨先生联系。但杨先生依然对我非常关心。每次通话,他都要询问我的近况,还希望我能够真正的能够改正自己的错误,做一个合格的人才。记得有一次就关于学日语的事情请教杨先生,杨先生说:“日本汉学在世界是领先水平,所以学好日语还是十分必要的。”所以我决定把日语继续学下去。

 

今年国庆长假我和杨先生最后一次通话,杨先生问了我自己的情况,我对他说我最近也是各个书院文化基地的奔走。杨先生还叮嘱我说,走访是可以的,但是心还要最终静下来。随后他还询问了我的工作去向,我也谈了谈。杨先生说他在安庆,江南书院已经办的很具规模了,还希望我有机会去看看。

 

谁也不会想到,这竟是我最后一次和杨先生通话。仅隔了10天就得到了杨先生的凶耗。事后才证实,杨先生这几年各处奔波,每天睡眠时间严重不足,经常只睡两三个小时,而且杨先生已经被诊断为高血压了,但是他却顾不上这些,依然在为弘扬道统而奔波,他真的是为了自己的事业战斗到最后一刻。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