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义虎】关于文明宽容、孔子学院与耶稣教堂

栏目:曲阜建耶教堂暨十学者《意见书》
发布时间:2010-12-29 08:00:00
标签:
齐义虎

作者简介:齐义虎,男,字宜之,居号四毋斋,西历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教师。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和儒家宪政问题,著有《经世三论》(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

 


    最近关于曲阜建教堂事件的网上争论十分热烈,赞成同情者有之,反对挖苦者也不少。在反对的诸多理由中有一条是和孔子学院相关的。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中国在近9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280所孔子学院。所以许多人受此信息影响,本能地认为,既然中国可以向国外输出孔子思想,那为什么外来的基督教不可以在中国的曲阜建教堂呢?这不正符合儒家的“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原则吗?

    这个理由看上去很有道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足以让那些联署《意见书》的儒生们哑口无言。还有些人以儒家的包容性来责问此次《意见书》的强烈反应,二者在思维上乃是一样的。但深究之下就会发现,这种理由似是而非。这就好比有一个敦厚君子,一向脾气很好、与人为善,于是有一个人欺负了他,甚至在其头上拉屎撒尿,君子稍有微词,那人便说:你不是君子么,不是有修养、温柔敦厚么,怎么受不了气和我一般见识呢?倘若欺负人者的质问理由可以成立的话,那我们这个世界就没有公正可言了。

    对于这种无赖的逻辑,耶稣可能会告诉你打左脸把右脸再递过去,老子可能会告诉你要以德报怨,而孔子则告诉你要以直报怨。许多人在以宽容论挟持儒家的时候或许忘记了,以直报怨同样是是儒门的处事原则。儒家不是迂腐冬烘的受气包,而是自强不息的刚毅之士。遇到不平之事,据理力争、予以反击乃是再正当不过的了。所以事实不是儒家不宽容,而是基督教欺人太甚了。宽容不是指责别人的工具,而是克己自修的法宝。自己不够宽容,却倒打一耙,指责别人不宽容,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众所周知,基督教的传教热情历史上一直非常高涨,其一神教的信仰使其宗教宽容性严重不足,持剑传教的传统更是造成过惨烈的宗教战争。近代以来,基督教正是尾随着西方列强的枪炮昂然进入中国。中国人都知道“入国问禁、入乡随俗”的道理,但西方国家的武力强势却助长了基督教的宗教傲慢,使之缺少对于中国本土文化传统的应有尊重。此次曲阜的教堂事件即是一例。

    反观孔子学院,是输出中华文明和儒家思想的海外桥头堡吗?有些人把孔子学院和耶稣教堂相提并论,其实二者全无可比性。耶稣教堂乃是宗教场所,是传教组织,而孔子学院呢? 不过是一个海外汉语教学机构罢了。《孔子学院章程》第二章关于业务范围的规定是:“第十一条、孔子学院提供下列服务:(一)开展汉语教学;(二)培训汉语教师,提供汉语教学资源;(三)开展汉语考试和汉语教师资格认证;(四)提供中国教育、文化等信息咨询:(五)开展中外语言文化交流活动。”这其中可有一项是有关孔子思想的“传教”?没有。

    说白了,孔子学院目前只是冒孔子之名而无儒家之实,跟儒家教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这一点从其归口于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也可以看出。“汉办”对它的定位是:“孔子学院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给世界各地的汉语学习者提供规范、权威的现代汉语教材;提供最正规、最主要的汉语教学渠道。”可见,把孔子学院想当然地和儒家扯上关系,以此来为基督教辩护,实在是于实无据、于理不足。

    儒家与佛教、道教和谐相处了一两千年,要诀就在于彼此尊重、互相宽容,在教义上各住其位、各司其职。例如以佛修心、以道养生、以儒治世之说。与基督教的出世性不同,儒家乃是入世教,所以在内容上二者完全可以错位互补、避免冲突。儒家并不反对基督教,关键是基督教能否尊重儒家。据说今日中国的基督徒有几千万甚至上亿,而真正信仰儒家的又有几人呢?如此看来,多数是不是应该对少数更为宽容才是呢?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