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朵生】公开抗书、政治性以及大陆儒学复兴——曲阜“教堂门”事件的观感之一

栏目:曲阜建耶教堂暨十学者《意见书》
发布时间:2011-01-08 08:00:00
标签:
慕朵生

作者简介:慕朵生,男,独立学者。中国儒教网主编,儒教复兴论坛总版主。



公开抗书、政治性以及大陆儒学复兴
——曲阜“教堂门”事件的观感之一
作者:慕朵生
来源:作者赐稿




作者按:近一年来,经常收到一份叫《儒家邮报》的免费电子期刊,里面收载儒家、儒学、儒教的有关信息动态和学术文章。其中,近6期皆是10位儒家学者抗议曲阜修建耶教大教堂的专辑,资料颇为丰富,从中可以嗅出若干消息。下面是我个人对曲阜教堂门事件的观感。抱歉的是,因为话题本身的庞杂以及我个人时间和精力的限制,我只能成片段的写出来。


之一:公开抗书、政治性以及大陆儒学复兴


就我个人而言,我的关注焦点并不在于儒家10学者反对曲阜修建耶教堂事件本身,而在于他们选择了一种集体抗书的公开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然而,按照大陆官方的“潜规则”,一些学者通过个人或联名方式向有关部门表达意见,往往是更容易为其所接受。公开抗书的方式,则会使官方限于被动和尴尬,反而不利于问题的解决——面子对官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因为涉及到它的合法性问题。

我私下猜测,儒家10学者采取公开抗书方式,或许是因为其没有内部的渠道可以上达天听。事实上,缺乏建制性和合法性的团体以及公认的儒界领袖,这对当下的儒家群体和儒家文化是一个非常大的掣肘。另外,采用这种方式,也暴露了儒家学者在政治上的幼稚。

无论如何,儒家10学者采取了公开抗书的方式,并且陆续得到百余位专家学者的支持,集中说明了一个问题,即大陆出现了一群以儒家文化为己任的知识分子。考虑到就在几十年前,官方还搞“批林批孔”和“文化革命”,即使在当下,也是对儒学采取“既有精华,也有糟粕”的两分法,期间的儒家知识分子要么成为政治的共谋者,要么成为犬儒,要么成为在大学科研体制内吃儒学贩的职业者,而一直处于集体失语状态,那么此次十儒者公开抗书,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标志着儒家知识分子的文化自觉。

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知识分子不再畏手畏脚、扭扭捏捏,而是立场严正、观点鲜明,而且不惜将官方逼到墙角。通过“强烈反对刻意用在中华文化圣地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方式,来表明儒家文化的包容宽大精神和体现‘和谐世界’的理念”,严厉指责官方“对儒家文化的歪曲和利用,是在装饰门面和粉饰太平”。这种做法,在我看来,更符合儒家价值观念的要求,因为儒家向来首先是社会和政治的批评者,其次才是参与者和建设者。缺乏批评性的儒家,不是真正的儒家!

质而言之,此次儒家抗书,矛头并不是仅仅指向耶教在曲阜建教堂的,更不是整个耶教以及西方文化和自由主义的,而是指向大陆官方的,意味着批评性的儒家开始公开且集体性的浮出水面。

就意见书本身来看,我们无从判断10儒者及其附议者对整个政治和官方的态度,但窃度,他们也是不满的抗议的。一场儒家通过批评官方而参与政治博弈的时代已经到来。不管是悲歌一曲,还是空喜一场,我们说:这才是大陆真正的儒家文化复兴。因为,不过问、不参与政治的儒家,不是真正的儒家;不过问、不参与政治的儒家文化,也不是政治的儒家文化。

2011年1月7日于美国加州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