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庆】嘉江波涌哭斯人——深切怀念王康兄

栏目:纪念追思
发布时间:2020-06-05 08:29:17
标签:王康
蒋庆

作者简介:蒋庆,字勿恤,号盘山叟,西元一九五三年生,祖籍江苏徐州,出生、成长于贵州贵阳。西元一九八二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西元二〇〇一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著有《公羊学引论》《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儒学的时代价值》《儒家社会与道统复兴——与蒋庆对话》《再论政治儒学》《儒教宪政秩序》(英文版)《广论政治儒学》《政治儒学默想录》《申论政治儒学》等,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

嘉江波涌哭斯人
——深切怀念王康兄
作者:蒋庆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
时间:西元2020年6月5日


惊闻王康兄上月在美病逝,不胜哀痛之至!余与王康兄一九七九年于重庆相识,岁月忽忽,屈指四十年矣!记得当时重庆各大学思想异常活跃,康兄欲在重庆筹建“大学生联合会”,特至西南政法学院约我共商其事,其后该会虽未能成立,然余与康兄之交,自此始矣。

 

当时康兄意气风发,尤心系社会事务,尝言:“人生意义,端在完善社会之同时完善自我”。余当时未能尽同康兄此言,相与辩析,大意谓完善社会不能为完善自我之条件,否则社会可能成为完善自我之手段而伤及社会,而完善自我则会沦为自私之目的,故完善社会不当以“理”为首出,而当以“情”为首出。今日观之,当时辩析虽未有定论,然纵观康兄一生志业,乃首出于“情”也。

 

八二年余西政毕业后留校任教,康兄亦西师毕业后在渝执教,遂常有往来。当时聚会或在烈士墓(西政),或在沙坪坝(其友家),两处相距不远,有野径相通,故常结伴步行往还,边走边论天下事,真所谓“谈笑有鸿儒”,乐融融也。

 

与康兄交往中,得知其大舅唐君毅先生乃海外大儒,并知唐君毅先生在海外每出一书,必寄国内三套,一套寄其母校北大,一套寄其父执梁漱溟先生,一套寄其家中。时余幽居歌山,泛观释典,究心儒学,遂至康兄家借阅唐先生书,自此始知有所谓“港台新儒家”也。其后遂遍觅“港台新儒家”书阅之,时在八十年代初,较“国家港台新儒家研究课题组”之官方研究“港台新儒家”,早数年也。

 

当时在康兄家,见唐先生去世后引发之“悼唐风波”资料,深为唐先生之儒者人格感泣赋诗,又于书中见唐先生之学问博大精深,国内体制名家未有能及者,遂倾倒“港台新儒家”,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矣。

 

当时印象最深者,一是唐先生四九年前在国内刊物发表之众多文章,因其时无复印技术,康兄小舅在重庆图书馆用极工整之钢笔字手抄汇编装订,可见其对兄长唐先生之敬重,余所读唐先生四九年前文章即此手抄本。二是康兄当时所穿衣服,多是唐先生穿过之旧服,由香港寄与康兄者,见康兄着此唐先生旧服,余仿佛见唐先生身影,顿觉离唐先生不远矣。

 

行文至此,余欲告康兄者,在康兄家借阅之唐先生书,阅毕即奉还,惟唐先生《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一书(台湾学生书局出版之精装两巨册),不知何故未即时奉还。近年理整藏书,始见此书已带至深圳,至今仍在书柜中。康兄天庭有知,其谅我矣乎?以赠我为永久记念也。

 

余与康兄此段交往,于我今后归宗儒家,至为重要,今日思之,岂非上天所赐一大事因缘耶?

 

其后康兄在大陆筹划出版《唐君毅全集》,嘱我作序,余几次提笔未能成文,始知后生小子学疏识浅,未足以序先贤,遂罢。

 


 

大学毕业后,余与康兄曾多次至西南师范学院拜谒曹慕樊先生。曹先生者,熊先生、梁先生重庆北碚“勉仁书院”之及门弟子也,时为西师“汉语言文献研究所”教授。曹先生反右时为吴宓仗义执言,遂遭革命派打残双眼,几近失明。余与康兄至曹先生家一坐即半日,聆听先生讲述“勉仁书院”熊、梁二先生掌故。

 

印象最深者,曹先生言文革最黑暗时,梁先生常录孟子语手书条幅赠曹先生及在渝诸弟子,励其在艰难困厄中挺立儒者人格,曹先生曾捡出梁先生众多条幅给我与康兄观览,使我与康兄甚为振奋。曹先生又言文革时梁先生判定儒家已遭灭顶之灾,万劫难复,此生已兴儒无望,遂将其著述手抄三册暗中密藏,一册藏京中寓所,一册藏西南弟子处,一本藏其他弟子处,以待他日天运往还,为儒学留种子也。

 

曹先生处所藏之梁先生著述中,有《人心与人生》一册,曹先生亦捡出给我与康兄观览,余与康兄为前贤保存儒家命脉之精神深深打动。后余赴北京拜谒梁先生,正由曹先生推介,梁先生则乐意接见也。曹先生尝言,曾与梁先生至北碚缙云山“汉藏理学院”静坐,梁先生在静室中左摇右晃,不能入静,遂不复坐。盖因梁先生为问题中人,以行动为首出耶?殆康兄亦类此行动中人,故平生亦不遑居处也。

 

后康兄去渝居京,相与渐疏。时返渝偶见,觉其浸渍京中时学,心志日趋激昂,始不复言儒,且间有微辞。余知其为世事激忿所致,甚以为忧也。尔后忽罹世变,窜藏僻地,音讯遂绝。多年后忽接康兄来函,知在渝创“碚都文化公司”。后曾携其所制政论片《大道》至深,观后觉康兄淑世热情,未尝稍减于当年也。

 

二千年初,见康兄于凤凰卫视复言儒学,且多尊崇推扬,又甚以为慰也。二零一三年夏,与康兄阔别数十年后,于郑州“中原论儒”会上复执手相见,遂得叙旧长谈。其间言及康兄晚年思想定位,余谓康兄晚年一改前行,于儒家尊崇有加,实难能可贵,然其思想底色仍是自由主义,即是尊崇儒家之自由主义,康兄首肯。

 

会中康兄提议,与会者宜效当年“港台新儒家”四君子,草拟一份告世界宣言书阐明当代中国儒家立场,余则以为儒家虽尊重欣赏自由主义,亦当吸取自由主义之正面价值补益儒家,但儒家与自由主义毕竟是不同之两种思想体系,难以完全调和趋同。儒家虽对作为思想体系之自由主义持批评态度,但儒家绝不否定自由,对合乎天理人性之自由,儒家历来均高度肯定并努力追求,如孔孟、党锢、阳明、东林、梨洲、船山、康梁以及寅恪翁当年之所为,即是明证,而当今之儒家,亦应如是。由此,康兄之提议未能达成,康兄亦不以为忤。

 

数年后,闻康兄因故滞美,未得返国。滞美期间,康兄因海外自由派学人多不解儒家,常为儒家辩护;又因海外学人多误解本人,亦多为本人辩解。呜呼!今日康兄往矣,洋洋乎而在其上矣,吾何得重闻康兄之语,再觌康兄之面乎?康兄尝言,其一生宿命,是走不开故国,亦不想走开故国,奈何如今却等是有家归未得,嘉江波涌哭斯人,痛矣!

 

八六年吾儿出生,康兄特以其外婆唐先生贤母陈太夫人所作、宜黄大师撰序之珍贵线装书《思复堂遗诗》题辞相赠,而今诗册尤存,回首故人安在?睹物伤情,往事历历在目,仰望苍空,不觉怆然而泣下矣!

 

康兄安息!

 

蒋庆庚子疫中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