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一浮的儒学楷定”在线讲座举办,复旦大学何俊教授主讲

栏目:会议讲座
发布时间:2020-08-10 22:54:25
标签:马一浮

原标题:马一浮的儒学楷定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六月廿一日乙酉

          耶稣2020年8月10日

 

教化的儒学·儒学的教化

 

2020年8月8日19:00-21:00,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辅仁国学讲座经学与哲学系列之“马一浮的儒学楷定”讲座在线顺利举办。本场讲座由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许家星教授组织策划,有幸邀请到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何俊教授担任主讲人,由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田智忠副教授主持。校内外学生及学界同道约200人参与了此次讲座。

 

 

 

正式开讲前,主持人田智忠副教授指出辅仁国学研究所与马先生的特殊渊源。盖辅仁国学研究所首任所长李景林教授师承金景芳先生,而金老则曾受业于马一浮先生开办的复性书院。故此,本次讲座对辅仁国学所具有一种特殊的纪念意义。

 

 

 

何教授首先详细介绍了马一浮先生的生平事迹,并以“乘化而行,归全顺正”来概括马一浮的一生,特别指出,与同时代学人思潮相比,马一浮学贯中西,对时流对西学认识之不足、对西制学习之盲目表达出不同态度,认为“时人盛慕欧制”,“徒以其器耳”,对“上所以为政,下所以为教”以及如何进而为“道”并没有深入理解。

 

 

 

然后,何教授对马一浮的为学方法和特点做了系统概述。马一浮所谓“楷定”不同于“确定”,有“则仁智各见,不妨各人自立范围,疑则一任别参,不能强人以必信也”,但也不同于“假定”,“楷定则是实见得如此,在自己所立范畴内更无疑于义也”。马一浮“楷定”国学名义,指出“吾今言国学是六艺之学,可以该摄其余诸学”。马一浮对《汉书·艺文志》虽有高度的肯定,但他论诸子,不取《汉志》的诸子出于王官说,而取《庄子·天下篇》的诸子出于六艺说,以示学术源自学人自由的学与思,独立于官吏。马一浮学问特点可以概括为:“在出入于中西与佛学的基础上来建构思想”,“不是旧式的学问家,而是新式的思想家”,“对中国文化之前途深怀自信,对传统继承、中西交融有深刻见识与坚守”。

 

 

 

最后,何教授对马一浮的六艺论作了重点分梳。第一,马一浮明确提出“六经该摄一切学术”的观点,通过把传统中国的知识归藏于六艺、阐明六艺的性质、六艺该摄西来学术三个方面分别澄清了“六艺论”的基础、要义和气象。第二,马一浮“六艺论”是学者“优柔自得”的结果,因为义理无穷,先儒论说精详,传统知识世界层峦叠嶂、宜若紊乱,欲善会此义,必须有所抉择和入处,解决办法是“知识统类的构建”,“统是指一理之所该摄而言,类是就事物之种类而言”,“今举六艺之道,即是拈出这个统类来”。第三,六艺(六经)为何能统摄一切学术?这可以从两个角度看,从知识的角度看,六经构成了圆满的系统;从人生的角度看,六经完整地对应了人的需要。马一浮指出“六艺之学,是自然流出的”、“六艺之学,是自心本具的。”总之,“六艺之道是前进的,决不是倒退的,切勿误为开倒车”,“是日新的,决不是腐旧的,切勿误为重保守”,“是普遍的,是平民的,决不是独裁的,不是贵族的,切勿误为封建思想”。所以,马一浮深信“世界人类一切文化最后之归宿必归于六艺,而有资格为此文化之领导者,则中国也”。在那个欧风美雨、西学冲击的时代,马一浮出入其中,返归六经,构建出一套沉潜圆融、自成一体的思想体系,表现出“一代儒宗”应有的气度和高度。

 

 

 

讲解结束后,主持人田智忠副教授作了简要评论并组织了有序讨论。何教授对大家提问的“六艺、六经、五经的区别”、“如何评价马一浮六艺论”、“‘六经该摄一切学术’如何应对今天的学术、知识”等话题做了精彩回答和解释后,讲座落下帷幕。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