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兵】孔子塑像撤走,斗争并未止息

栏目: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
发布时间:2011-04-30 08:00:00
标签:

 

孔子塑像撤走,斗争并未止息 
作者:武兵
来源:东方红网
发布时间:2011-4-25  
  
    

    4月20日深夜,竖立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个9.5米高的孔子塑像终于在夜幕的掩盖下灰溜溜地撤走了!

    从竖立到撤走,总共100天,清朝末年有个“百日维新”,今日出了个“百日复古”!不管怎么说,“百日维新”虽然是个失败的记录,但毕竟通过“变法”对推动历史前进还有那么一点进步意义,而今天搞的这个“百日复古”,其性质完全是反动之举,是历史倒退!

    那些为我国的独立和解放事业而牺牲了的千千万万革命烈士们,他们怎能想到,这个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竟然还会上演复古倒退的闹剧?怎能想到,早在五四运动时期就被打倒的这个被历代统治阶级所利用的历史怪物,又被某些不肖子孙给“请”了回来,并且安放在我国政治文化中心的首都天安门广场!如果先烈们在天有灵,是绝不会饶恕干这种丑事、坏事的这帮家伙们!

    诚然,在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我国,由于阶级、阶级利益和阶级立场的不同,对待同一个历史人物,同一种意识形态,不同的阶级总是有不同的视角和评价。几千年来,历朝历代的剥削阶级都把孔夫子当作他们的敲门砖和维护他们统治的“神”供奉起来,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被剥削被压迫的劳动人民却看透了这个“孔老二”的虚伪性和反动性。毛主席诗集里不是有一首七言诗《送瘟神》吗?在劳动人民眼里,主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孔夫子就是一个应该送走的瘟神!

    很有寓意的是,有媒体在报道孔夫子塑像搬走的消息时,使用“悄悄”两个字来形容:来也“悄悄”,去亦“悄悄”。悄悄者,不让人知道也!为什么要悄悄?笔者想到三种情况。一是如兵法上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搞突然袭击。电影“地道战”里日本鬼子那句“悄悄地进去,打枪的不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二是怕见阳光,害怕群众,故而不敢声张。去年3月14日,有位领导人说过“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这里且不说他的话不像是共产党人说的话,因为这个话没有阶级性,而仅就“光辉”这个词来讲,在天安门广场这个地方竖立孔子塑像,就没有“光辉”可言,人们所见到的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是黑箱操作!三是沿袭“只做不说”或“只说不做”的改革经验。君不见,有关当局从来没有说要搞私有化,可做的却是私有化,并且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私有化程度比西方某些国家还彻底。在存在资本剥削的社会里能有“公平正义”吗?能有“比太阳还要光辉”的“光辉”吗?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人只要站错了立场,输了理,就没有资格去侈谈所谓“光辉”。

    在如何看待孔子塑像的问题上也是这个理儿。笔者从网上看到许多网友的评论就很有道理,也很有“光辉”:

    ●做决定像玩游戏。安放未公开征集公众意见,招致高声反对;现在又悄悄搬走,何必塙得这么神神密密神经质呢?是哪个部门什么人在操办这件事?

    ●偷偷摸摸地来,偷偷摸摸地去,不过是偷偷摸摸的人干着偷偷摸摸的事!毛主席说得真好!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竖立孔子塑像,多数人反对,为什么还要搞?人民网推出的“天安门广场附近竖立孔子像您怎么看”的调查中,22万多名网友参加了调查,近七成网友反对,认为“国博门前立孔子塑像不严肃”。

    ●社会主义国家的指导思想必须一元化,那就是马列毛主义!否则,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必将导致人民的思想混乱,国家失去凝聚力,给西方列强以可乘之机。

    ●堂堂的中国有关当局竟如此进退失据,朝令夕改,肆无忌惮,作茧自缚,连大方向对不对心里都没底!

    这些话言简意赅,一针见血。

    不过,国家博物馆却不同意这些网友的批评,他们另有一套说辞。

    对于为什么要在天安门广场竖立孔子塑像,又为什么匆匆搬走的问题,北京晚报记者2011年4月21日电话采访了国博工作人员。他们的解释是:“在馆内西侧南北庭院设立了雕塑园,将放置中华文化名人塑像。第一尊完成的是孔子像,但当时庭院没有完工,就放在了国博北门外小广场。现在庭院已建完,就将孔子雕塑移到西侧北庭院里去了。”这就是说,把孔子塑像竖立在天安门广场上,只是临时存放,而不是永久竖立?!

    谎言如同冰块,是经不住阳光照射的。国博工作人员现在这个说法,与他们的馆长吕章申昔日在大庭广众上的说法是自相矛盾的。《京华时报》2011年1月11日报道称:对于为何将孔子像树立在北广场,国博馆长吕章申曾说:“国家博物馆北广场有着特殊的地理位置,国博作为积累与承传中国历史文化的国家最高殿堂,理应为这一重要区域增添光彩,增加与这一宏伟而庄严的建筑相应的文化含量。”就在不久前的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吕章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振振有词地表示:“西方国家博物馆的门口都有雕像,国家博物馆扩建以后,门口岂能没有雕像?而孔子是世界公认的文化巨人,所以就立了孔子像。”对于群众的反对声音,吕章申还申辩说:“不能把孔子像与政治联系在一起,应多从文化的角度去诠释孔子像。”然而,就是他本人在孔子塑像落成仪式上特别强调:“该铜像临近长安街和故宫的地理位置有助于展示其在政治上和文化上所具有的重大意义。”请看,这与政治没有“联系”吗?他自己说出的话,怎么就不认账了?还有,举行孔子塑像落成仪式时,有那么多国家级、省部级官员参加,怎么现在改口,变成临时存放了呢?由此可见,把孔子塑像竖立在天安门广场作为一种“政治性”标志物,是早就决定了的,并且不会是国博这一级的职权范围所能决定的。再说,如果是临时性存放,就更没有必要有这些举动、演这样的闹剧了。也许,国博现在这个解释,是想找个“台阶”下,然而,如此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拙劣解释,这个“台阶”是很难下得来的。他们的辩解,可以证明两个问题:一是他们仍在固执错误;二是欲盖弥彰。这“弥彰”后面的拍板人是谁?是哪一级组织?这个幕后的“故事”又是怎样的来龙去脉?看来他们是不想公布于天下了。

    然而,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一个事件的发生与发展往往是这样的:越是遮遮掩掩,人们的怀疑就越多。例如,网上就出现这样一些质疑的评论,有的说:“是不是中东和利比亚事件带来的启示,要不,不可能会搬走”。有的说:“今年是建党90周年,作为事件标志的天安门广场也要快迎来反孔教反封建反帝反压迫的‘五四’大节。也许是让孔像暂时回避罢了”。有的说:“估计是有关当局获悉某大学联络在京一些高校学生准备在‘五四’那天在孔子像前聚集,准备推倒并砸烂孔子像。为了避免出现政治风波,提前移走了。”这些质疑是否准确,目前无法考证,还要拭目以待。

    对于孔子塑像搬走这件事,有一部分人群的心态和反映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注意。

    反华反共的动态网刊文说:“天安门孔子像搬走了,不知会不会回去。这像是体现当局在意识形态上的茫然,靠向哪一方呢:共产主义?鬼都不信;毛左?虽有红歌,已成僵尸;宗教?害怕它们的人多势众;宪政民主?法律不是挡箭牌;孔教?还拿不定主意……只好接着摸石头。”(2011年4月21日动态网)  

    作家铁流认为:“搬到博物馆里面和外面是两回事,在天安门外面是一种形象,搬到屋里面是另外一种东西了。”他说:“孔子代表和平、礼乐、人性。塑孔子应该是对的。现在搬走,就说明一个问题了。”(多维新闻2011-04-21 15:52:07)

    深圳文化界人士朱建国说:“孔子像被搬走,这意味着,高层的意识形态的斗争白热化了,激烈了。因为孔子毕竟请进来了,如果没有特别过不去的事情的话,是不会把它马上撤掉的。撤掉就意味着先前的错误,意味着认输、投降了。现在撤掉了,说明高层已经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多维新闻2011-04-21 15:52:07)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师、博士王瑞昌就移走孔子塑像一事还一本正经地致信国家博物馆领导。他说:“你们在馆前设立孔子像,是很好的举措。现在本人从网上得知,孔子像已经被移走,深感遗憾和意外!”他呼吁:“既然已经树立,不能轻易移走。希望恢复孔子像,或者将其树立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2011年4月21日凯迪社区网)

    此前的2月9日,北京几所高校的13名学者发表了《关于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的几点看法》。洋洋洒洒6条意见,主要是:“立孔子像之举,符合国人心愿,适应时代潮流”;“从政治上看,这应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体现”;“有关部门如果急于介入正常的文化讨论,甚至被少数人的极端言论所绑架,而试图将其拆除,则将在世界上产生极为不良的后果和影响”;“‘文革’思维的影响,不容低估,它不应成为弘扬中华文化的阻力。当前网上对于立孔子像有一些反对之声,其理由不过是近代以来‘反孔’思潮的重复。从‘打倒孔家店’,到‘文革’‘扫四旧’、‘砸三孔’、‘评法批儒’,孔子及儒家思想遭到无情批判,对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造成严重摧残”;“当代中国文化建设,应是马克思主义、中华文化、西方文化,三者有机地结合。……三者要互相融合而不是互相排斥,要抑制偏激主义”等。这13个人都是什么人呢?从署名和他们的自我介绍看,原来其中有11人在“尼山圣源书院”、“国学研究院”、“国际儒联”等这些推崇孔孟之道的社会群体组织里挂职。(2011-4-21 17:17:31凯迪社区)

    这些号称“儒教徒”们的观点,是尊孔反毛的,他们所宣扬的无疑都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早已臭名昭著的糟粕,没有任何进步意义和进步价值。正如一网友的跟帖所评:“这是一群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奴才僵尸,散发着腐臭的封建气息。”

    与这些尊孔反毛的“儒教徒”们相对立的另一种声音则是真正正义的声音、代表人民大众的声音、马克思主义的声音:

    ●正如悄悄地来,现在又悄悄地走。留下的是走资派的哀叹。

    ●悄悄移走孔像,一场违背民心的闹剧,草草收场了!这是全国人民斗争的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反动派走向灭亡,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前奏!

    ●孔老二还是个好东西,可以帮助人民群众认清和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

    ●翻案不得民心!百姓心里有杆称!

    ●天安门是五四以后广大劳动人民和进步分子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重要场所,孔子及其儒教是统治中国劳动人民两千年的封建意识形态,现在孔子像被立在天安门附近,寓意什么呢?孔子像即使现在不移,终将引出政治事件,最终必然被砸碎!

    ●仔细思谋,孔子塑像事件这个招牌对某势力群体太过招摇了,孔子没有帮上什么忙,反而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这一立一撤的过程也暴露了他们既猖狂又虚弱的两面性。

    ●这些年所谓精英们,打着国家政府名义,经济上搞私有化和两极分化,政治上把歪理邪说奇谈怪论以政府名义强加给老百姓。如果老百姓积累的怨气得不到舒缓,国家动乱分裂不可避免。

    ●执政党正试图更积极地看待、甚至学习孔夫子。这一过程由来已久,从孔子学院的命名,到中央媒体推波助澜的国学热,再到京奥会开幕式丰富的儒家寓意,早就可以发现此类征兆。

    ●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是有人妄想克己复礼!

    ●大办孔子学院,就是炫耀中华文化之耻!让世界都看清楚,儒家文化圈为什么缺乏公德!

    ●孔子历来受各个朝代的统治阶级所推崇。如果共产党代表人民,它的指导思想应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必要去崇拜孔子,这绝非是小事!

    ●关键的关键是从信仰上回到毛泽东思想上来。当年批林批孔为什么,群众心里都清楚。毛主席伟大,让愚昧无知的人民明白了孔老二是让人民跪下来的道理。有人把孔老二请回来是什么目的,大家心里都清楚,又这么灰溜溜的把罪恶的孔老二搬走,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罢了,滑天下之大稽。

以上选摘的两种观点,一个是拥孔反毛,一个是拥毛反孔,可谓泾渭分明,势不两立,或许这就是意识形态领域里阶级斗争的一种现实写照吧。

    从中,我们可以清醒地看到,孔夫子塑像虽然由天安门广场搬到国博院内了,但孔夫子的阴魂还未散,尊孔复古的反动思潮还在泛滥,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因此,我们与封建主义的斗争如同与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斗争一样,并没有终结,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条道路的斗争依然是尖锐激烈的。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资本主义复辟思潮的泛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被逐渐边缘化,修正主义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思想勾肩搭背结为盟友,孔孟之道和各种剥削阶级思想得以大行其道,并且已经渗透到我国政治、经济、外交、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其影响之深危害之烈,是难以估量的。

    笔者在《抬出孔夫子,救不了中国》一文中就说过:“今天,所谓‘一波被官方批准的孔子热潮’,所谓‘儒家思想获得新生’,就是毛主席当年所批评的‘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先’错误的重现。而且,这次重现的错误性质显然与郭老所犯的错误是不同的。郭老的错误是一个革命家的思想认识问题,而现在的错误,则是修正主义的错误,是阶级投降主义的错误,是复辟资本主义的错误。”笔者在这篇文章中还列举了30多年来尊孔复古思潮的一些表现。

    时至今日,这种思潮,并没有停止,而且还在继续向着其深度和广度蔓延着。

    就在拆走孔子塑像的同一天晚上,山东曲阜大型原创舞剧《孔子》经过精心改版后,在孔子故里曲阜杏坛剧场举行首映式,为期7个月的演出正式拉开帷幕。

    有报道称:“该剧从天降仲尼、礼乐天籁、仁德安邦、圣坛惊梦、车革千国、万世师表六个章节,表现了孔子以人为本、以和为贵、以忠孝为大、以智信为怀、以情义为天的思想精髓”。报道说:“这个剧还是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祭孔乐舞’表演,突显孔子的伟大形象”。(2011年04月21日中国新闻网)

还是在同一天,中新社记者从中国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国家汉办)了解到,中国为打造高素质的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队伍,提高办学质量与水平,本月启动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推荐选拔工作,拟公开选拔199人,近期分派到美国、加拿大、法国、韩国等全球各国设立的孔子学院,担任中方院长一职。据报道,目前全球已经建立322所孔子学院和369个孔子课堂,共计691所,分布在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推广汉语教学、传播中国文化及国学的全球品牌和平台。(2011年4月21日中国新闻网)

    这些还在不断发生尊孔复古的现象告诉人们,虽然孔夫子塑像从天安门广场撤到国博院内,是人民的胜利,是斗争的胜利,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胜利,是反对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的一个可喜的成果,但是,对这个胜利,切不可估计过高,更不要对修正主义和走资派们存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和幻想。有网友评论说,移出孔子像,“是xxx英明决策”,“说明xxx还是尊重民意、有所作为,不是尽由精英摆布”云云。这种判断,显然是缺乏阶级分析和路线分析,没有透过现象看本质。

    我们不要忘记《共产党宣言》所说的“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旧思想的瓦解是同旧生活条件的瓦解步调一致的。”所以,笔者认为,只要私有制这个经济基础没有改变,只要修正主义路线没有改变,只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被边缘化没有改变,意识形态领域里资产阶级与封建地主阶级思想占据的统治地位就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正如有网友的评论所说:“通过这件事,对革命者所作的努力,以及目前形势都是很好的见证和解读。马克思主义者看问题是要看本质,而不是看它的表象。不是看怎么说,而要看他怎么做。中央各部委的动态怎样,外交的动态怎样等,都可以直接或间接的说明党是否依靠了人民群众,是否认真反省了一些错误的路线和方针,是否出台了有利于社会主义复兴的政策等。许多的‘是否’,是可以作为我们判断一个政党自身发展的‘风向标’和‘指示剂’的!”笔者认为,这个分析是正确的,客观的,冷静的。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面对日益尖锐复杂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和两条道路的斗争,让我们借用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这句名言,激励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为捍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而继续奋斗吧!

           (完稿于2011年4月24日)

     原始来源:http://www.dfhsk.org/_d2714619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