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林】孔子圣诞作为教师节之意义

栏目:教师节改期
发布时间:2013-09-11 22:39:08
标签:
张晚林

作者简介:张晚林,号抱经堂,男,西元一九六八年生,湖北大冶人。武汉大学哲学博士。现为湖南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出版有《徐复观艺术诠释体系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版),《赫日自当中:一个儒生的时代悲情》(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于2009年以自家之力量创办弘毅知行会,宣扬儒学圣教,践行“知行合一”之精神。


 

 

孔子圣诞作为教师节之意义

作者:张晚林

来源:作者惠赐《儒家邮报》

时间:孔子2564年暨耶稣2013年9月8日

 

 

 

本来,中国自古即有教师节,且其意义与内涵比现今的教师节高远重大得多。

 

《礼记·文王世子》云:“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及行事必以币。”又,《礼记·学记》云:“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凡此皆表示在开学之初,学生都穿着礼服祭祀先圣先师,以示尊师敬学之诚。这种祭祀仪式是表示学有所统、道有所承。

 

汉代以后,因儒学作为了教化传统定于一尊,这样,释奠之对象亦定尊为孔子,有唐以后,释奠礼之地点一般固定在文庙或书院。一般而言,释奠礼每年春秋各举行一次,国子祭酒要带领博士以下及国子诸学生以上,太学四门博士、升堂助教以下,太学诸生,到大成殿的阶下“拜孔揖颜”。有时,皇帝亲自参入或派重臣参入典礼。由于阴历八月二十七日为孔子诞辰,因此,这一天也要举行释奠礼,不但国子监有典礼,各州、府、县的官学乃至书院、私塾都要供奉“酒、芹、枣、栗”等蔬果菜羹祭献孔子 及 颜渊 等贤哲,以示敬重与景仰。

 

以上仪典延续近两千年未有所变,虽然不名之曰“教师节”,但实际上就是教师节,且是真正意义上的教师节,因为它有悠久的历史与传统,且有切实的内涵与意义。

 

民国以后,清帝逊位,在“打倒孔家店”的喧闹中,科举废止,书院改制,“释奠”仪典逐渐消亡。中国不再有什么教师节。但“教”总是一个社会得以维系的根本与砥柱,总要有所重视。据说,民国期间曾有邰爽秋、程其保等人提议,拟以每年6月6日为教师节,尽管拥护的人不少,但因为何以定6月6日为教师节,其理不明,故未得到政府的认可。于是,又有人以8月27日(农历)为教师节,因为这一天为孔子圣诞,但因为此时正值日寇蹂躏山河,国人正奋起抵抗,故未及推行。尔后,民国政府退居台湾,1952年,学者们多方考证,认为公历9月28日为孔子圣诞,于是,议以这一天为教师节。这一提议得到了国民政府的认可,于是,每年的9月28日,台湾以之为教师节,至今不变。

 

大陆因大家共知的原因,20世纪80年代以前并未有教师节。文革结束以后,因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需要,政府与人民深知科学知识的重要,逐渐开始关注教育问题。于是,1985年,政府正式册定每年公历9月10日为教师节。但9月10日作为教师节究竟有什么来历与意义呢?有历史上的依据与文化上的意义吗?似乎都没有。原夫始倡者之用心,盖在警醒政府与社会、民众关注教育问题。而当时,正提出所谓“四个现代化”之说,因此那时候的关注教育、重视知识,其实就是指科学知识而言,别无所说,与稍后提出的863计划无异,都是强调理工科知识的重要。对这种重要性的强调,在教育层面,不妨以节日的形式落实下来,于是,教师节出焉。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之教师节之出炉,尽管也贴上了尊师重教之名,其实仅仅在于强调科学知识的重要,没有传统的绍述,没有历史的承接。于是,就随机地规定9月10日为教师节,这与民国时规定6月6日为教师节无以异。如实说来,如果教师节仅仅只是表明科学知识的重要,在这个意义上去关注教育,则选定9月10日可,选定6月6日亦可,乃至随便哪一天皆可。甚至,即使教师节改在9月28日孔子圣诞那天,但如果吾人只是在科学知识的意义上来理解教育,则9月28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与9月10日一样,只是一个标志或符号。现在既然国家已经规定了9月10日为教师节,何必劳神费力地去改变呢?

 

所以,吾人强调须以孔子圣诞为教师节决不只是在重视科学知识的意义上来关注教育问题,也不是在一般的尊师重教的意义上去重视教育问题。首要的问题,什么是“师”?韩昌黎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首先传道者,然后才是传播知识的人。且传道与专业无关,乃一个师者应尽之本分。笔者曾在《论当代中国社会的精神特征与教化中的诸问题》一文中说:

 

“一个知识分子不能只是沉迷在自己的学术研究之中,更须为社会之教化担当责任、贡献力量。如果一个知识分子一辈子只做自由的学术研究,而于社会教化未建尺寸之功,则他只是教授,而不能成为承续文化慧命的师者。尽管他的研究成绩很大,亦只是职业性的,而不是精神性的,是之谓缺乏文化意识。”

 

吾人必须在这个意义上来理解老师,理解教育。果然如此,则教师节就不能随便规定在哪一天,须要有传统的绍述与历史的承续。因为道统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基线,它有历史传统的积淀。在中国,这个道统当然是儒学,而儒学的标志当然是孔子,因此,以孔子圣诞为教师节当然也最能表达这种理念。这样,吾人力争9月28日为教师节决不只是为了去纪念历史上的孔子个人(肤浅者叫嚷这是个人崇拜,暴露其完全不知文化为何物),而是在于由此而彰显出的历史文化意义。略述其义,盖有二焉:

 

其一,强调老师的德性人格。孔子作为老师,并不在于他有多少知识,而在于他的德行。这些都是常识,不必多言。因此,吾人以孔子圣诞作为教师节,就是以孔子为“万世师表”矗立在每个老师面前,作为其德行的照耀与人格的警示,因为现在教育中的最大问题就是只传播知识而不注意自家的修行。故有所谓教授就是“叫兽”之说,各种新闻媒体关于教师之恶行与劣迹亦不胜枚举。何以故?因为大家只是把老师作为职业了,而忘记了其德行上的楷模与示范作用。如果以孔子圣诞作为教师节,或许可以把他们从这种“忘记”中拉回来。

 

其二,护持儒学道统。教育固然要重视科学知识,但科学知识是中性的。如果一个民族的教育中只有科学知识的传播,而没有道统的传承,这个民族会逐渐失去的自性,成为一个无根基且无“家”的民族。若教育果至于此,岂不悲乎?!在中国,当然是以儒学为道统。因此,以孔子圣诞为教师节,使教师明白自己的职责,不只是传播知识,且要绍明道统。其意义当然不只是一般的尊师重教,而是重大的文化问题。

 

若看不到以上两点,则教师节所提倡的尊师重教只不过:上焉者,落实在改善教师待遇,优化教学资源之上。这些都不是文化问题,而是某种意义的经济问题。而下焉者,则像一般的节日那样,放假了事。一般的节日,如劳动节,或让民众出游,或让民众自娱,总之,休息放松为务。但教师节不应只是如此,要有相应的文化活动,以彰显以上两点意义。在传统中国,每逢春秋国子监行释奠礼,皇帝或亲自参入,或委派重臣参入。其余州府县之释奠礼,或地方长官亲自参入,或教谕亲自参入。这些皆为国家或地方重要仪典,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活动,以警醒世人须在此努力,决不是放假让民众休息娱乐。如果教师节没有一种文化内涵,还容易滋生职业崇拜,因为很多人都羡慕教师,他们不但可以享受国人共有的节日,还多了一个他们自己的节日,再加上寒暑假,当教师太幸福了。于是,大家争当教师不过是争福利。如果能彰显出教师节的文化内涵,使他们明白自身责任的重大,不但于其个人是一种警醒与提升,且于国家于民族所关甚大。

 

现在有人之所以提议9月28日为教师节,乃在于这一天与国庆节相近,且多易与中秋节相接近。这样,便利于民众的节假日的安排。如果是这样来看待9月28日之为教师节,而看不到以上两点,那么,即便是国家作了更改,那么,这种教师节又有什么意义呢?则教师节日期上的改变只是为了民众生活或出游方便,无任何文化意义。假夫子之名而作此种勾当,岂不是侮狎圣贤?!

 

这样看来,教师节由9月10日改为9月28日,此种拟议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日期更换问题,而是一个重大的文化问题。尽管最近似乎炒得很热,但这却涉及到中国政府如何看待历史与传统,且如何立国的问题,关系甚大。笔者个人不是太乐观。即便有朝一日真作了更改,如何切实彰显教师节在这种更改下的文化意义,对于政府与民众的文化心理都是不小的考验。问题是:准备好了吗?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

 

责任编辑:葛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