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中秋新作《为儒家鼓与呼》简介、自序、后记

栏目:新书快递
发布时间:2014-06-11 09:34:14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叩问中国前行之道:问道书系·姚中秋《为儒家鼓与呼》

 

 





书名:为儒家鼓与呼

 

作者: 姚中秋(秋风)

选题策划:徐建新

责任编辑:黄珊珊 徐建新

书号:978-7-5334-6400-4

出版时间:2014.6  

定价:56.00

开本:16          

印张:25

 

 

作者寄语

 

两千多年来,儒家守护、传承、阐明中国之道。中国曾偏离此道,而今正回归此道。“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为儒家鼓与呼,不是为了儒家,而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向上提升,为了达致优良秩序,为了天下太平。

 



《儒家鼓与呼》学者荐评

 

对传统文化更有信心的民族才能获得更大的自由。在一个不断开放的社会中,人们重新发现了传统伦理道德的价值,这是一种正常的回归。为儒家鼓与呼,对重建一个自发的、扩展的社会所必不可少的规则很有帮助。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朱海就(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秋风先生为往圣继绝学,为儒家开新篇,不仅开启了中国人的文化寻根之旅,也试图通古今之治道、究天人之宪理。中国若要复兴,必先破解文化传统的基因密码,探究现代化转型的精神路径,完成文化复兴的中国命题。当代百家,儒为根脉。复兴之路,非儒可乎?

   ——宪政社会主义学派开创者华炳啸(西北大学政治传播研究所所长)

 

作为当代儒家中最具表达能力,也最热衷公共事务的代表,秋风先生一直饱受争议,在这本以访谈为主的书中,他正面回应了所有的疑问。与传统时代不同,儒者会长期处于更严厉、更具挑战性的环境中,因此,辩难与交流,是其不可或缺的技艺。对儒家而言,秋风先生的努力是极为重要的经验。

   ——《战略与管理》杂志前执行主编、《文化纵横》杂志执行主编高超群

 

 



 

《为儒家鼓与呼》目录

 

“问道书系”出版前言

自序:卫道

 

卷一儒家与现代秩序

 

儒家、公民与自治

一本书,一部电影,一张唱片

重建我们的人生观

宪法、传统与日常生活

文化强国,除了复兴儒家别无他路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是最重要的公民教育

我们需要怎么样的公民教育

自由儒学访谈录

19111913年:治理秩序崩溃导致民初宪政失败

以温情与敬意对待传统

温情对待传统

走出圣贤儒学乎?

追求自由的儒者

 

卷二关于《华夏治理秩序史》

 

道与自由之辨

由西入儒:秋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再阐释

:一个追求自由秩序的儒者(周绍纲)

 

卷三因为拜孔

 

秋风谈孔子之道与文化中国

秋风,重拾儒家落叶

儒者的战争

:我们血液里的儒家(曲辉、白帆)

 

卷四关于《重新发现儒家》

 

儒家本就有现代性

儒家是我们的文化空气

文化转型:重新发现儒家

儒家和自由主义:深圳对话

重新发现一个真实的儒家

回到儒家,成就健全生命

 

卷五关于《国史纲目》

价值重建,始于重新认识国史

儒家传统与中国政治走向


后记





 

《为儒家鼓与呼》自序:卫道

 

天行有道,人生有道,一个文明体也有其道。中国文明自诞生起,即由尧舜皋陶禹汤文武周公等圣贤引领,走出一条大道。至孔子,删述六经,六经载道。因为孔子,中国之道可道、可传、可学。

两千多年来,虽迭经冲击、侵蚀,然华夏-中国之道一以贯之,呈现为伦理、法律、礼俗、文章等各种形态,贯通于诸子思想与中国各种宗教信仰中,塑造了中国人的生命形态和中国式生活方式。

十九世纪末,中国与西方深度接触,中国之道的正当性遭遇严重质疑。不少中国人意欲走上他人的路,而与中国之道渐行渐远。这种偏离日趋激进,终至演变为全面的文明自戕。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偏离了自己的道,中国人终究无法走进天堂,中国人的生命也终究不得安宁。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幡然回首,重新寻找中国之道,回归自家之道。从在“野”的普通农民的不自觉的回归,到学界的系统阐述,再到官、商精英之积极践履,曾经不绝如线的中国之道,在中国人面前逐渐清晰、拓展,且有越来越多的人上道。

总体而言,今日国人尚处在“问道”阶段:人们知道有道,但只是隐约地;对于中国之道,受累于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与自以为是的骄傲,人们还有各种各种各样的疑惑、不解、误解,人们还会因为某个文化常识而争论不休。

但是,有了“问道”,就必定有更为自觉的求道,更进一步可进入《中庸》所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阶段。由此,中国人必将确立自己思想的主体性,而又具有开放的胸襟,从而恢复文化的创造力;中国文明必将在经历百年困顿之后,实现新生转进。

福建教育出版社编辑出版“问道书系”,编辑邀约,乃将两三年来接受媒体访谈之文字汇编为《为儒家鼓与呼》,忝列其中。十余年前,余有道之自觉,而问道、求道,以至于卫道,而有书中文字。嗟乎!百余年来,中国之道不绝如线,今起而卫道,正吾辈之职分。亦愿“问道书系”为中国人叩问大道、寻找大道、体认大道、践履大道搭建一个包容的、开放的平台。

 

                             蒲城姚中秋谨识于甲午初夏

 



 

《为儒家鼓与呼》后记

 

这本书,跟自己以前的书,性质大不相同。那些书都是自己一字一行地主动地写出来的,这本书的文字却由别人驱动:或者别人写我,或者别人提出问题,我来回答,或者与别人对话。

也因为这个原因,编这本书,有点忐忑。因为,这类文字似乎有点借别人之口美化自己的意思。好在,之所以在这两年突然有了这些文字,之所以媒体关心我,皆因为,我复兴儒家的种种言行引起了争议,甚至成为激烈批评的对象。在这些文字中,我可一点也不是高大全的形象,相反,常遭遇不解,被人质疑。我所说的话经常是为了自我辩护。

这些文字的意义也许就在于,它能够展示儒家复兴在今日之艰难。我愿意编辑出版这本书,其实只是希望说明,儒家复兴之路不平坦,但我努力了,当然,我会继续努力,“虽千万人,吾往矣”。

感谢各家媒体的编辑、记者,愿意采访我这个普通学者、儒者,让我有机会表白、辩解。感谢出现在这些文字中的对话者,刺激了我的思考和表达。最后感谢福建教育出版社、尤其是编辑徐建新博士,让这些零零散散的文字得以结集出版。

因为这本书的文字皆因儒家而起,故我将把本书稿费全部捐助弘道书院,也请各位朋友关心和支持弘道书院。

 

           蒲城姚中秋,癸巳岁尾,谨识于京中三里河蜗居。

 

 



《为儒家鼓与呼》第一篇

 

儒家、公民与自治(答立人之友)

 

1.魏晋风流名士张翰有歌:“秋风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悲。”闻秋风起,遂辞官还乡。您的笔名亦谓“秋风”,是否有意诫勉自己“淡泊名利,唯心是求”?近闻自《寻找中道——当自由遭遇传统》起,您将回归本姓,这又是缘何而来?

 

秋风:哈哈,我起那个笔名,其实没有什么考虑。当时在一家报社当编辑,又准备写评论发在自己编辑的版面上,怕影响不好,临时要起个笔名,本名姚中秋中有个秋,再加个字吧,那就是风。后来就一直用这个笔名发表时评,然后,大家就开始知道秋风。

不过,终究是心有不安:姓得自祖先,名得自祖父、父亲,姓名乃自己的文化生命之标志,岂可随意改变?因此,从六七年前开始,我的学术译著、论著,其实都用姚中秋这个本名,时评采用秋风这个笔名。《寻找中道》大约是我出版的最后一本时评集了,所以也就是“秋风”的最后一本著作了。

 

2.您称自己是一个中道自由主义者,从经济、政治、文化传统等多个角度来看,您认为现今中国迫切需要革新的是什么?建立公民社会又需从什么开始呢?

 

秋风:很麻烦,中国的一切都需要变革。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人们回归自身的文化,做一个正常人,一个好人,如果有可能,成为一个君子。没有君子,什么变革都无从谈起。或者,大家只是坐在那儿说啊说,没有任何意义。君子会行动。现在需要的是变革行动,而没有君子,就没有变革行动。立人的几位朋友,比如李英强先生,就是君子,他们有行动能力,这是我最佩服的。

所以,先别提公民社会,先让自己成为君子吧。有了君子,自然就有公民社会。而且,是可持续的公民社会。

 

3.关于最近对宗族的质疑。你提到“从全国范围来看,乡村应该形成不同形态的自治”,而您又多次提到“钱塘江以南,儒家式现代秩序”,认为“未来中国的历史,将是这一秩序趋向成熟,同时向北扩展,反哺江南、北方,滋润西部”。这里面涉及民族传统、宗教、社会形态等问题,统一用儒家式现代秩序,那何谈自治呢?岂不矛盾?

 

秋风:确实,自治的首要含义是民众决定自己的治理模式,不同地方的乡村,文化、社会、政治结构不同,自然应当形成不同的治理模式。现在法律强制规定了一个统一的治理模式,从根本上违背自治原则。

但是,从大范围看,中国的基层社会自治,一定是以儒家价值为基础的。自治必须有价值基础。没有价值共识,人们不可能共同生活,也就谈不上自治,更没有自由可言。

而中国就是儒家的。这一点,在知识分子身上当然看不到了,在城市也不明显。但礼失而求诸野,在乡村,尤其是钱塘江以南中国的乡村,儒家文化还根深蒂固,而且表现在方方面面的制度中。也恰恰因为有儒家价值,这里的民众还维持着较为稳定的自发性社会组织——宗族。依靠宗族,这里维持着较好的秩序。由此,这里的经济最为发达,基层政治最为民主。我们看到了一个儒家式现代秩序,当然,很不成熟。但我相信,它会成熟。

而这与自治、与宪政一点都不矛盾。因为,儒家就在那儿。不是用权力从外部强加,而是自然地存在于那儿。只是,一百年来,知识分子否定它,权力破坏它。现在,我的主张只是,不要再抨击,不要再破坏了,让人们自由地生活。

 

4.从您关于自由经济、福利社会、乡村自治、儒家宪政等问题比较另类的解读中,感觉您是一个非常重视“自然秩序”的人,比如您说“过去六十年,中国在文化上被殖民,先被苏俄殖民,后被欧美殖民”,您反对“消灭自发社会组织的国家主义”,还提及中国“大政府的现实”等。您所提倡的“自然秩序”不仅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还涉及社会组织形态。请您具体地谈一谈何谓“自然秩序”?

 

秋风:儒家式秩序就是中国的自然的文明秩序。这个秩序是高度文明的,比如,人人在人格上平等,基层社会的广泛自治,私人产权的有效保障,市场制度,宗教信仰自由,温情的人际关系,等等。确实,传统中国的政体存在严重缺陷,但总体上,中国人生活在文明之中。

……

(采访编辑小墨@甘泉图书馆,原刊于《立人之友》月刊2012年第3期)

 




问道书系·第一批书目

 

姚中秋:《为儒家鼓与呼》

蒋庆:《公羊学引论》(修订版)

蒋庆:《政治儒学》(修订版)

蒋庆、盛洪:《以善致善》(增订版)

李竞恒:《论语新劄》

丁耘:《中道之国》

任重主编:《中国再儒化》(主要作者有蒋庆、陈明、康晓光、姚中秋、余东海等)

……

问道书系策划编辑:徐建新

E-mail:xujianxin93@sina.com

 






“问道书系”出版前言

 

问道者,何也?追问华夏圣贤之道也。以孔儒为核心的华夏圣贤之道源远流长、包容广博,两千多年来,一直不乏问难与论辩,除百家争鸣外,儒家内部更有今文经学与古文经学、汉学与宋学以及更多细致而重要的论辩,这些论辩总体上说来,是在追问华夏圣贤之道。

 

问道者,何也?叩问中国前行之道也。近代以来,又有华夏之道与诸多外来之“道”的论争与冲突,华夏之道屡遭严重质疑与粗野对待,而暂居弱势;最近二十年来,华夏之道颇有复兴之势,广大之兆,而中西论辩、百家争鸣、儒门各派之问难,更显现出了许多新意,这几大类论辩,总体而言,是在叩问中国前行之道。

 

《中庸》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问道书系”对论辩各方的观点不作评判和取舍,而是兼收并蓄,并相信继续进行这些论辩,对找回中华思想与中华文明的自觉性与创新能力,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各家各派著述,无论义理派、考据派,传统派、现代派,民族派、普世派,左派、自由派、中间派,凡能够自圆其说、有根有据的,均在考虑之内,尤其欢迎对中华传统思想与传统文明有“温情与敬意”之各类优秀著述。

 

时值中日甲午海战一百二十周年,吾人所写所编,或有助于吾国走出两个甲子轮回的困顿与悲情,树立中华思想与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此其时乎?

 

                                              福建教育出版社

                                                     甲午年夏,福州

 


责任编辑:李泗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