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财贵先生日本巡讲:日本到了该恢复读经的时候了!

栏目:新闻快讯
发布时间:2015-08-28 10:50:56
标签:
王财贵

作者简介:王财贵,男,民国三十八年(西历一九四九年)生,台湾省台南县山上乡人。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曾师事掌牧民先生、王恺和先生、牟宗三先生。历任小学、中学、大学教师,鹅湖月刊社主编、社长,台中师范学院语教系教授、华山书院院长、台湾汉学教育协会理事长。著有《读经二十年》(中华书局2014年版)。

  

 

 

日本到了该恢复读经的时候了!

作者:王财贵

来源:海外读经 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七月十五日丙子

           耶稣2015年8月28日

 

 

 

  

 

按:8月26日~9月中旬,国际读经教育推广中心和日本巡讲筹备组共同组织王财贵先生和怀仁老师的首次日本巡讲。8月26日,王财贵先生和怀仁老师以及巡讲组王采淇博士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受到了筹备组的热烈欢迎。

  

  


 

8月26日晚上,王财贵先生和怀仁老师和北京大学的赵延风老师在东京共进晚餐,畅谈读经。赵老师的网名是田田妈妈,这是一个在早期读经的家庭中如雷贯耳的名字。众多海内外家庭都是在田田妈妈的影响下而开始读经的。而如今日本筹备组的几位重要成员,也是这两年在赵老师的东京讲学后知道并开始实践的。

 

  

  


 

赵老师也是北京大学著名学生社团耕读社的指导教师,赵老师希望未来北大耕读社学生也以有机会向王财贵先生请益。

 

就此次日本之行,在5月10日《读经》杂志在苏州的读者编者见面会上,王财贵先生就谈到了相关计划,现转录如下。

 

被采访人:王财贵、蔡孟曹、裴志广

主持人(采访人):方哲萱

时 间:2015年5月10日

地 点:苏州昆剧院

记 录:方哲萱 张钟程

 

方哲萱:

 

我们先跟王教授确认一个消息,听说王教授是最后一次参加我们的活动之后,以后就真得要在竹里乡不再出山了,是吗?

 

王财贵先生:

 

理论上就是这样。(众鼓掌)是这样的,其实整个中国,台湾跟大陆,在台湾有二十三个县市,大概我都走过了。几百个乡镇,至少走了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或五分之四。当然我不敢说一切地方都去过。但是有些地方很偏僻的,我都去过了。比如说那个绿岛我也去过,绿岛是在台湾之外的,在台湾东边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小岛。如果开车,大概是二十几分钟就可以在绿岛上游一圈。去的时候可以坐船,也可以坐飞机。我是坐船去,回来坐飞机。因为岛很小,飞机场也很小,当然飞机也很小,飞机大概坐七八个人。跑道这样跑跑跑,跑道尽头是海。那飞机跑跑跑,还没有升空,慢慢升空,然后跑到海岸的时候刚好是90度起飞,快掉到海的时候再升起来。(众笑,鼓掌),所以台湾算是走得很多,这个借用宋楚瑜先生的一句话说,叫台湾走透透。

 

到大陆来呢,我不知道大陆有多少个省,三十多个,我反正是一张嘴,两条腿走遍大江南北。(众鼓掌)不过呢,还有三个省没有去过,我打算是今年或是明年要去这三个省。这三个省还会去的,所以大概还要出来。这三个省就是宁夏,青海,西藏还没有去过,这三个省还要去一下。

 

还有,目前海外的读经风气正是蓬勃兴起。其实,海外我大概去过亚洲,欧洲,美洲,澳洲,还有一个非洲没有去过。(众笑,众鼓掌)所以将来,如果非洲有人邀请我大概要去一趟。但是每一个洲都有许多的国家,有些国家没有去。

 

很需要去的地方有日本,日本我是没有去过,最近有人说要邀我去日本,我可能会去一下。日本从某方面说与我们是同样的文字,至少是相通的。还有日本吸收中华文化是从早期开始,从唐朝以后就开始兴盛。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前,读经风气几乎和中国完全一样,所有读书人你不要问他读什么书,一入学读书就是读经,一入学读书就是四书五经。这是日本教育的传统,跟我们中国一样的。自从明治维新以后,才渐渐地减少。因为明治维新,日本人就讨论到底汉学重要还是西学重要。到最后呢,本来像伊藤博文他是赞成一些汉学学者的研究。其实汉学学者啊,大家也不要认为都是迂腐的。真正地读经出来的学者,真正得对圣人之道有所体会的这些所谓儒者,都是有孔子的心怀的。所谓“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众鼓掌)。做为儒者是有百世可知的这个见识,他的心中就百世可知的这个轴线,这个轴线叫做道义。

 

但是这个道不止是道,这个道也要实现的。实现是在哪里实现呢?实现是在人间实现。而人间在时空中,就要与时俱进,要因地制宜。所以儒者怎么会是迂腐呢?怎么会是抱残守缺的呢?所以当然是要与时俱进。但是与时俱进你不可以忘了道统。

 

日本学者学中国文化也有相当的成就。日本遇到西方文化的时候比中国满清早。满清是闭关自守,后来西方人叩关才开关。西方人用什么叩关呢?船坚炮利嘛。日本没有受船坚炮利的攻打,但是日本的学者也接触到西方文化,所以就希望维新,明治天皇要维新啊。但当时就有很多的大臣有一些议论,社会有一些议论,怎么维新呢?也就说怎么面对西方文化呢?所以怎么面对西方文化是东方人、东方所有国家、东方民族的在这一百多年来的时代课题,一个民族继绝存亡的一个重大的选择。

 

日本是东方民族、东方国家当中最先接触西方文化的。日本的明治维新讨论这个问题,其实他们的主流意见是相当对的,就是一半汉学,一半西学。而且呢,跟张之洞差不多,汉学为体,西学为用,就是汉学是米饭,西学是小菜啦。米饭也要小菜来相配啦,但是有主有从。(众鼓掌)不过,西方文化在现实上的作用确实是非常得实用的,发展日新月异。而且我们要知道,照佛家说人类为什么会变成人类,我们为什么处在这个世界,这叫娑婆世界。什么叫娑婆?娑婆翻译起来就是堪忍世界啦。什么叫堪忍?就是佛来看人间,你们这个世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们怎么把世界弄成这个样子,这个样子能够过下去吗?你们能够活得好吗?你看看人类还是活得蛮好的吗,一代接一代的这样子。佛称这为堪忍,就是你们怎么能忍受啊这个意思。我们人类比佛还厉害啦,佛是不能忍受我们的世界的。(众鼓掌)

 

那么堪忍的背后是什么呢?分别心,识心。识心的背后是无明。所以无明而有识心,识心而有分别,有分别而有这些议论。当然比较清明的议论叫知识,比较昏浊的议论就是意见。意见比较清明就是知识。但是知识的根源是什么?无明。人类在现实中,当然表现无明比较方便啦。你表现清明怎么方便呢?所以容易堕落,不是良知本身堕落,是我们现实的生命要提起来是不容易的。一有了这样子的知识的表现,一有了这个运用的方便,声光化电……所以你说你能够维持住一半汉学一半西学吗?维持不住的。所以渐渐往西学靠。尤其看到西方的强大,他们(日本)也要强大啊,所以军国主义兴起。再尤其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管控日本。所以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有一个教育政策,尽量减少汉文。以前的课本是汉文日文还一半一半的,有很多汉字啦。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至少从小学开始不准看到汉字。从此日本文化渐渐远离中国,远离汉学。许多的学者都为此而担忧甚至伤感。所以日本恢复读经已经是时候到了。(众鼓掌)日本恢复读经,读什么经呢?当然读四书五经,用日文读四书五经。

 

这礼讲外国人,日本人来读四书五经,不是为我脸上贴金,是刚好我们有福气,出生在中华民族这个民族里。很多人都会误会,因为许多民族为他自己的民族文化而奋斗,都说自己的文化好,这是难免的一种自己保护的心理,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为从动物本能上来说一般每一个人都为自己。很幸运我们生而为中华民族子孙,也很不幸我们生而为中华民族子孙,因为我们说中华文化是这么样的优越,别人会误解为你是中华文化当然你这样说啊。我们很幸运的是学到了儒家,我们说儒家是诸子百家的源头。别人会这样说,“你是儒家之徒啊,所以你当然这样讲啦。” 所以我们也很不幸,我们是儒家之徒。好像每一个学派都这样讲啊。各位,能够每一个民族都这样讲吗?能够每一个学派都这样讲吗?一切的源头都是主观的吗?你怎么这样看一个人呢?怎么这样看一个读书人呢?怎么这样看一个儒者呢?所以有些学问主观而有客观性。

 

所以假如我去日本,再去推广读经,劝他们读汉文,这不是为汉民族啊,不是我们要自大。假如说汉文化它不是客观的,它不是普遍的永恒的,我也不敢去叫别的民族学中国文化,甚至不敢叫我们自己的民族学中国文化。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时代啦?我们读的是什么书?我们读的是圣贤之书,圣贤难道会为他的学派而奋斗吗?所以我们要以一种“道”的精神来传播一个人间良好的教育。我一直都是这样思考的,所以我到哪里都是儒家,(众鼓掌)也都要劝他们学中国文化,何况是我们中国人呢。

 

哦,好像你还没有开始问问题,我就先讲了一个前言。那这个前言就好像就把你要问的问题都解答了,那你就不要问了吧。(众笑,鼓掌)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