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朝晖】国家可爱比国家强大更重要

栏目:演讲访谈
发布时间:2016-06-06 15:58:38
标签:
方朝晖

作者简介:方朝晖,西历一九六五年生,安徽枞阳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主要著作有:《“中学”与“西学”——重新解读现代中国学术史》(2002),《春秋左传人物谱》(上下册,2001),《儒家修身九讲》(2008/2011),《学统的迷统与再造》(2010),《文明的毁灭与新生》(2011),《“三纲”与秩序重建》(2014),《为“三纲”正名》(2014)等。

 

国家可爱比国家强大更重要

作者:方朝晖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微信公众号“腾讯思想会”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五月初二日己未

           耶稣2016年6月6日

 

 

本期方家:方朝晖(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博导)

 

采访者:李大白(腾讯思享会)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的方朝晖教授多年从事儒学研究,对于如何处理儒学与现代性之关系,在未来中华文明的方向问题思考尤多。

 

怎样才是有“中国特色”的文明复兴?什么才是“中华文明的最高理想”?文化上的“最高理想”是否要依赖于“国家强大、民族富强”而实现?我们为什么对“祖国强大”有着如此深刻的渴望与执念?针对以上问题,腾讯思享会“方家识见”栏目对方朝晖进行专访,以下是访谈实录(一),文字已经受访者审定:

 

 

 

方朝晖教授近影(照片由本人提供)

 

腾讯思享会:你在一篇文章中曾谈到“社会的瓦解”,亦即“社会信仰”缺失,让人想到顾炎武提出的“亡国”与“亡天下”之辨,“社会的瓦解”与顾炎武所说的“亡天下”有何异同?

 

方朝晖:在社会的瓦解上,我与顾炎武的思路还是很一致的。他的思路讲的是两个逻辑:一是国家的逻辑,国家代表政治;二是天下的逻辑,天下代表文明和人性。在顾炎武看来,一个社会的生活方式是否进步,是否道德,比政治需要和国家需要要更加基础。国家应当建立在文明的基础之上,当社会生活没有文明和道德的时候,人和人之间就跟禽兽一样,完全以利益为驱动,即使国家再强大又有什么意义?

 

我讲“社会的瓦解”,就是觉得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主导的思路还是经济决定一切,过于急功近利。是国家大政方针的急功近利,导致了全社会的急功近利。然而,一个社会是否有公正合理的秩序,社会生活的文明进步是更根本的,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忽略了这个更根本的东西。

 

我到国外,包括到台湾去,一些朋友讲,我们知道中国很强大,但是强大不等于可爱,可爱比强大更好。请问我们在大街上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更倾心?还是看到一个强大威武的人更倾心?一个国家和民族是否有魅力,是否让人觉得很可爱,这个才真正重要。顾炎武讲的道理,深刻的地方就在于此。

 

腾讯思享会:但“亡国”和“亡天下”的关系在顾炎武认知的基础上发生了变化,也并非只有中国存在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在当下应如何看待“亡国”与“亡天下”之间的关系?

 

方朝晖:“亡天下”代表高于国家和政治的人性理想和文明理想的破灭。“天下”意味着两件事:第一是人性的需要,生命的尊严和价值高于一切;第二个是文明的需要,在人性需要的基础上建立起进步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最后才是政治的需要。人性的需要和文明的需要都属于顾炎武所讲的“天下”范畴,政治的需要属于他讲的“国家”范畴。我们在任何时候一定要确立主次先后,那就是——人性的逻辑高于社会的逻辑,社会的逻辑高于政治的逻辑。

 

 

 

顾炎武

 

一切政治活动、国家运作都是为人服务的。即使我们讲社会的文明进步,也是为了让每一个人的生命得到价值和尊严。如果我们把这个次序给颠倒了,变成了一切为政治服务,一切为国家服务,就会想当然地认为可以牺牲个人的生命来满足政治或国家的需要。如果国家需要可以拿个人的生命随便处理,最终会让一个政权堕入反人性、反文明的可怕境地。人类历史上所有后来被认为专制或独裁的统治集团,当初都认为是自己为所有人服务的,打的旗号都很美好。但是为什么最后会走到同人性完全对立的境地?就是因为一涉及到具体问题,就自然地把政治和国家的需要放在首位了,忘记了人性的需要。

 

没有人会否认人民很重要,人性的需要很重要,但一涉及到具体问题的时候就忘记了,马上就想到如何维护统治和安定。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当局首要的考量是担心引起民心躁动和不安,于是立即把统治需要放在了首位。但是老百姓最关心的是为什么我们的基本的安全都不能保障,这才是人性的需要。一个统治集团,要走到与人性和文明对立的境地是很容易的,往往都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的。

 

社会价值被掏空,人性的价值被掏空,确实在全世界都有这种情况。哈贝马斯上个世纪就写过。他认为,我们过去讲殖民主义,是帝国主义到其他国家去殖民,而现在却是资本主义把人类生活给殖民化了。资本主义的两大逻辑,分别是金钱和权力。权力体现在政治上,金钱体现在经济中,这两个东西主宰了人的生活世界,直接导致了社会价值被掏空。

 

 

 

权力和金钱主宰了人的生活世界,直接导致社会价值被掏空。

 

在今天中国搞市场经济的情况下,这两者的作用显得尤其突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搞激进共产主义的时候,主要是权力的逻辑强大无比,但是现在金钱和权力都变得很重要了,这两者的逻辑共同主宰我们的生活,就导致了中国人生活世界的殖民化。

 

腾讯思享会:从天下到国家,再由国家到天下,你认为如今中华文化的最高理想是什么?“祖国强大”与“文化最高理想”之间有何关系?

 

方朝晖:所谓的“祖国强大”,最终都是为人服务的,全世界所有的民族文化理想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人的尊严和价值服务。文化的最高理想就是让每一个生命的价值都能够得到充分的实现,而中华文化不异于任何一个人类文化。

 

只有从这个基点出发,我们才能谈论“亡天下”的重要性;也只有以这个基点出发,才能谈论一切制度的变革,以及经济的发展和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没有从过去历史创痛的阴影里走出来。我们确实可以找到很多的例证来证明祖国不强大,我们是多么地悲惨。就好比一个小孩子被别人欺负了,家里人不能及时地保护他,让他的心灵受伤。于是他长期把强大看得无比重要,希望有一天比欺负他的人更强大,然后以牙还牙。但是他成天想这个东西,反而忘记了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报仇雪恨不能让他成为一个人格健康的人,我们颠倒了天下和国家这两者关系的主次。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