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中秋】重建斯文当从六经礼乐入手 关键要有士君子群体

栏目:演讲访谈
发布时间:2016-08-09 12:27:31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重建斯文当从六经礼乐入手 关键要有士君子群体

作者:姚中秋

来源:凤凰国学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七月初三日己未

           耶稣2016年8月5日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弘道书院山长姚中秋(秋风)

 

今天我们这个主题是重建斯文中国,我想摘出“斯文”二字,应该说是见地,中国就是斯文的中国。这个“文”是什么?想围绕这个问题稍微做一些阐述。我的老师毛佩琦先生已经把我主要的观点讲了,我主要职责就是重复一下毛佩琦的观点,加深大家的印象。

 

斯文,我自己的理解也许有两层含义。文武周公,兴起礼乐,这个礼乐就是“文”,在孔子之前的“文”主要就是指礼乐。大家都知道孔子这个时代,孔子删注六经从而成就了另外一种形态的“文”。孔子之教是学文为开端,当然所学习的包括礼乐之文,以礼乐之文塑造身心,从而成就文明之人。我们大概梳理了一下“斯文”这个词的含义,可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礼乐,二是六经。今天重建的斯文中国,应当从这两个方面入手,这是刚才毛老师讲的。在上兴起六经之学,这是根本。颜炳罡老师他们倡议儒学作为一级学科,给我们中国文化的复兴发出最强有力的声音。

 

确实,儒家在中国发挥作用,首先是以学来养成士君子。如果没有六经之学,没有四书之学,所谓重建斯文就是一句空谈。重建斯文关键要有士君子这个群体,没有士君子这个群体,空有文章不足以化成天下。怎么养士君子?从六经是不是可以衍生出类似于四书之学的学问?中国文化的根本在于六经。今天教育体系中,尤其是在高等教育体系中承建经学、建立儒学,以培养聪明的人成为士君子,这是重建斯文的关键所在。学者发出声音,我也建议我们凤凰网和在座的媒体能够在这方面多多用力,能够推动教育主管部门重视这个问题,在我们的大学中真正能够确立这门学科以恰当的位置,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意思。

 

第二,“斯文”也是礼乐。我想我们谈论重建斯文中国,主要就是兴起“礼乐”。这个“礼乐”范围非常广泛,其实它就是生活方式,士农工商婚丧嫁娶之礼。

 

经过20世纪的破坏,尤其城市化带来的社会经济结构的巨大变化,传统的礼乐确实已经崩坏了,今天这个严重程度大概超过孔子那个时代。但是没有礼乐就不足以有中华民族,就不足以塑造一个文明中国。今天面临的所谓社会建设、文化建设或者文明中国建设的任务,恐怕需要通过重建礼乐、兴起礼乐这个方面来完成。

 

当然这个方面非常广泛了,在这些方面我们已经有很多努力。比如说颜炳罡老师讲乡村社会的努力。学者要做这样的研究,全球化开放的时代,究竟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礼乐,这是我们需要探明古礼之大义,义之所在。但是同时又要重塑立意,重塑伟大。如何在两者之间折中,创作出适合今天中国人的礼乐,这是学者需要做的努力。

 

另外一方面也是建议,在座也有一些媒体,其实媒体在兴起礼乐这个方面可以做的工作更多,因为这些礼乐以影像的方式来表达,更容易深入人心。今年春节看了《舌尖上的中国》,对于中国饮食文化的发掘,尤其对普通民众的影响非常深远,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制作“礼乐中国”、“衣冠中国”的影像作品,来对老百姓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以娱乐的方式把我们今天中国人应该穿什么衣服、可以穿什么衣服的这个话题展现出来,可以引导大家逐渐回归中国式的生活方式,或者是我们创造一种能够体现当代中国人精神的生活方式。我想在这些方面,网络、电视媒体发挥的作用远远超过我们学者写文章了。这些方面希望在座的媒体发挥比较大的作用。

 

以上为作者在凤凰国学主办的“重建斯文中国—亲近国学高峰论坛”上的发言实录。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