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义虎】以古化今,和而不同:以儒教、伊斯兰教诸古典智慧化解现代化危机(中马儒回交流峰会系列演讲)

栏目:儒回(伊)对话
发布时间:2016-08-16 11:24:19
标签:
齐义虎

作者简介:齐义虎,男,字宜之,居号四毋斋,西历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教师。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和儒家宪政问题,著有《经世三论》(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

 

 

以古化今,和而不同:以儒教、伊斯兰教诸古典智慧化解现代化危机(中马儒回交流峰会系列演讲)

作者:齐义虎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七月十四日庚午

           耶稣2016年8月16日



【儒家网编者按】2016年8月13日至15日,世界青年文明论坛·中马青年回儒交流峰会在山东曲阜阙里宾舍召开。论坛主题为“不同的文明·同一个未来”。国内儒家知名学者和马来西亚知名学者以儒家与伊斯兰文明之间的对话展开学术交流。这篇发言稿是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讲师齐义虎先生从以古化今与和而不同两个维度出发对儒学和伊斯兰教在在现代化社会所发挥的积极作用而作出的高度评价,他认为,面对着现代化的偏执与虚妄,各种保守主义有必要彼此扶持,互相协作,共同补救和调适现代化的缺失,同时认为。能培养出有德君子的宗教就是正教,使人丧心病狂的就是邪教。和而不同必须立足于天道的一元化和地道的多样化,重新定于一,为人类社会确定一个坚实的价值坐标系。现将发言整理予以公开发表,以飨读者。


 

  

 


所谓以古化今,就是以古典的智慧化解今天的问题。所谓和而不同,就是各种教派法门针对不同的人群因材施教、殊途同归。

 

儒学有三千年的历史,伊斯兰教也有着一千四百年的历史。无论儒学还是伊斯兰教,都属于古典文明,在现代都会被划入文化保守主义的范畴。

 

相对于现代的趋新,保守主义更加怀旧,不愿轻易放弃昔日的传统,小心守护着古典文明的精神源头。

 

那么,古典文明除了作为一种怀旧的情绪之外,在现代化的今天是否还有价值呢?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现代化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深刻的危机,正需要古典精神的调适与补救。

 

现代化发端于西方的工业革命,在短短的四五百年里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人是一种很容易狂妄的动物,常常会被现代化高科技的成就冲昏头脑,于是过分自大,自以为是,以至于走向极端,胡作非为。

 

伊斯兰这个词本身有顺从的意思,顺从的正是天道。儒家也主张敬天畏天,谦卑谦卑再谦卑,如是才能成为一个谦谦君子。相比之下,现代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狂妄傲慢,不敬畏天,恣意妄为。

 

 


作为现代化的危机,这种妄为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1、环境——生态危机:对自然资源的破坏性和掠夺性开发

 

2、道德——心态危机:对人性欲望的无节制放纵

 

作为保守主义,伊斯兰教与儒学同样主张人应该过有德行的生活。而现代化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欲的膨胀,德性的缺失。

 

面对着现代化的偏执与虚妄,各种保守主义有必要彼此扶持,互相协作,共同努力来驯服现代性这头变异的怪兽。

 

我们今天的儒-回对话不是为了树立一个敌人,更不是拉帮结派,而是为了面对共同的问题。

 

为了避免误会,我先要谈一下古-今的关系。

 

古-今不是势如水火的对立关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连续性时空。我们既不能恃今傲古,也不能厚古薄今。既要看到现代化的问题,也要肯定现代化的成就。在肯定的基础上批评、修正现代,而不是将其一棍子打死。近代以来西方流行历史进化论,把古代视作落后,现代视作先进,现代化就是对古代的扬弃和超越,这便是一种古今对立的思维模式。有些人看到我们提倡传统,便嘲讽我们应该放弃使用电脑、手机、网络、高铁、飞机这些现代科技产品,这也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古今对立思维。在此我愿意重申:历史好比一条河流,流淌到此时此地,不可能再退回到过去,但这不妨碍我们回溯它的上游,去探寻那未曾受到污染的源头活水。我们提倡传统,并不是要否定现代,恰是要完善现代、补救现代,为现代人探寻一种更加健康合理的生活方式。所以以古化今不等于以古代今,而是要实现古今的交融和合。意图回到古代和片面的固执现代,都是不达时务的抱残守缺。

 

以上是我对以古化今的一点阐释,主要是想说明古典文明在今天依旧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接下来我谈一下和而不同。

 

古典文明不止一家,除了儒学和伊斯兰教之外,还有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东正教、佛教、道教等等。即便是在一个宗教内部也还有不同的教门划分,例如伊斯兰教内又有逊尼派、什叶派、哈瓦利吉派等分野,儒学内部也有今文经学-古文经学、汉学-宋学、理学-心学等划分。如此一来,谈到复兴传统到底谁要复兴其中的哪一家哪一派呢?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就会造成文明冲突,甚至重蹈历史上宗教战争的覆辙。这就需要我们具有天-地并举的包容性思维。

 

一神教往往强调天的独一性,而中国人讲的天常常是与地相配的。《周易》讲天父地母,一阴一阳之谓道。天代表一,地代表多。天是一元,地有五方、五土。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东西南北中,五方地气不同,人之脾气秉性也大不一样。山林、川泽、平原、丘陵、海滨,地貌各异,其居民的材质性情也各具风格。所以孔子主张要因材施教。在我看来,真理只有一个,但通往真理之路却有多条。各种宗教就是各位大德圣贤根据各地人群之秉性差异而创设的不同法门。《周易》讲一致百虑、殊途同归。虽然修行的法门不同,但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过有德行的生活。宗教说到底是自我修行之术,与其整日争论不休、试图强人从己,不如反身内向、修己安人。判断一个教派是正教还是邪教,不在于其自我宣扬的教义教理和彼此的辩难攻讦,而在于其所培养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人。能培养出有德君子的宗教就是正教,使人丧心病狂的就是邪教。

 

立足于天道的一元化和地道的多样化,正是和而不同精神的完美组合。本体之一元与显用之多样并存,一在多中绽放自身、多在一中贞定本然。正所谓月印万川、一多无碍。这与现代的多元主义完全不同。多元主义在本体上取消了天道的一元性,为了多而放弃了一,先是走向价值相对主义,再则滑入价值虚无主义。元字在中文里有一个意思就是头,多元亦即多头,就是一只类似九头虫的怪物。它以多元并存和价值宽容的名义取消了是非善恶美丑的分别,使得迷茫的人类再也分不清好坏香臭。

 

时代虽然在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即便是翻天覆地的现代化进程,也依然离不开传统当中那个一以贯之的不变的精神内核。现代人从不缺少活力,但却缺乏定力。新时代的世界青年有责任引领人类走出价值迷茫的现代化旋涡,重新定于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人类社会再次确定一个坚实的价值坐标系。只有这样,人类才有未来,人生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姚远